• 1
  • 2
  • 3
  • 4
  • 5
  • 6
  • ...
  • 113
  • 评论 - 评论行业、评论音乐
    十九世纪的浪漫派作曲家是古典主义音乐遗产的直接继承人和最大受益者,但是,这份珍贵的音乐遗产也让他们产生了困惑。以海顿、莫扎特、贝多芬为代表的维也纳古典乐派达到的艺术高峰实际上也对后人形成了一种巨大的挑战……
    2018年1月CES,高通首次亮相QCC5100蓝牙音频SoC方案,QCC5100似乎首次以非CSR命名,提供更高效率的apt-X Adaptive新的Codec,保证和apt-X HD一样高品质情况下提供低延迟。同时支持高通自家的双单声道真无线蓝牙技术……
    《英国病人》讲的是一场铭心刻骨的爱情,哦不,确切地说,应该是三场:飞机师杰佛与他美丽的妻子凯瑟琳原本拥有一段惹人欣羡的婚姻,却被考古学家艾马殊的忽然到访而打乱。艾马殊痴迷于凯瑟琳的优雅和知性,而已为人妻的凯瑟琳也忍不住坠入情网……
    暌违15个月,日本歌坛的常青树,集创作、演唱、音乐制作于一身的谷村新司又一次来华献唱。“纪念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 38年的星”演唱会先后在上海与北京举办,而2018年9月21日的上海大剧院则是谷村此次中国之旅的第一站……
    什么是“流行音乐演唱”,它是一种“唱法”吗?是什么使流行音乐演唱成为一门艺术?与其他艺术形式一样,流行音乐演唱及其学习应该有一定的观念。流行音乐的演唱,常被人们称为“流行唱法”或“通俗唱法”……
    生于1875年的小提琴家弗里茨·克莱斯勒是奥地利人(后来加入法国籍,晚年又入了美国籍,1962年在纽约去世),赶上了小提琴在欧洲大热的时代。不过,他不是一个勤奋的学生,演奏方法与常规要求不一样……
    这种时不我与、壮志未酬的失落,在徐冰的新书《中国进行曲——流行音乐四十年回眸》中淡了很多。歌手和他们的歌为何在特定的时候变成万千人心里的歌,又是如何下沉进集体记忆,成为后来者发生的线索,江湖不再是唯一的答案……
    2018年9月7日,著名小提琴家盛中国因病逝世,引发一片唏嘘感慨。在中国小提琴家中,盛中国不能说是技艺最好的一个,却是前后几代中最出名的一个。在国内演出场次最多的、演出足迹最广的、最受大众欢迎的、最易被老百姓接受的……
    这是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实际上不止巴赫,在录音技术没有发明前的所有经典作曲家,他们当时的演奏是不是和现在的演奏一样呢?比如贝多芬、莫扎特、肖邦……这个问题也适用他们,只是巴赫生活在400年前,他离开我们最久远。
    近两年,国内厂商也逐渐开始从供应链的组装商向供应链上游发展,但三星模式要求过于苛刻,目前也仅有华为给自家手机换上了一部分处理器以外的自研芯片,苹果模式似乎更符合产业现状,与此同时,供应链厂商们也逐渐浮出水面。
    我很奇怪,在美声唱法诞生前,人类是不是就没歌唱过?美声唱法传入中国后,中国的戏曲学院戏曲学校就只好拿美声给演唱打基础了吗?就美声唱法能训练“气息支持”?就“美声唱法”能训练“关闭”?
    上海音乐出版社新近出版的《辛丰年音乐文集》在今年的上海书展上一亮相,立刻引起高度关注,乐迷叫好,专家点赞,媒体称道。我也很喜欢辛丰年先生的爱乐文字,尽管他生前出版的书我基本上都读过,但如今得到这套重新策划、编辑的六卷本文集,重读和再品先生文章的愿望依然强烈……
    我至今没有见过能把流行歌曲唱好的美声歌唱家,就如同我至今没有见过能把戏曲唱好的美声歌唱家或者能把美声歌曲唱好的流行歌手一样。美声歌唱家觉得帕瓦罗蒂唱的《萨拉热窝小姐》是流行歌曲,但我不觉得。流行歌曲不是音量放小、共鸣减少了的美声歌曲,它没那么简单……
    中国乐派是近年来的热词,它与之前的“中华乐派”说法相似,均有指代中国境内或运用中国音乐语言创作音乐所形成的流派之意。后者已在学界进行过较为充分的论证,也开过不少研讨会和音乐会,对其概念的内涵与外延大家已有了较为清晰的认同……
    2016年iPhone7开始去掉了3.5mm接口,随后众手机纷纷效仿,这并非简单跟风。除了表面强力推动无线化之外,也给手机发展带来了哪些看不到的影响?作为过渡时期的转接线很可能在今年完全废除,后废3.5mm时代如何发展?
    1969年,窦唯生于北京,父亲窦绍儒是管乐手,母亲在北京第一机床厂上班。窦唯从小跟着父亲学吹笛子,天赋极高,什么节奏、强弱、南北派,没多久就学得八九不离十,6岁就能在幼儿园表演。由于吹得太用力,一不留神把自己吹出了肾炎……
    每到夏季,来自欧洲各大顶尖乐团的演奏家们便会齐聚琉森,目的只有一个——组成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以东道主的身份开门迎客,为整个夏季音乐节(琉森三大音乐节之一)定下基调……
    我们曾介绍过的vivo X21就提供了开发者预览版[DP]的固件,目前内核已经和Andorid 9一致,也支持指纹识别和付款,但毕竟只是针对开发者专用,在功能上仍有点小缺失而且不太稳定。但现在非发烧用户有了更好选择,例如一加6就提供了基于Android 9系统的公测版氢OS固件。
    歌剧《安德烈·谢尼埃》中的女主角,与电影《费城故事》中男主角的遭遇,颇有几分相似。两人都因为突如其来的灾难,折转了生命轨迹,不过,曲折与险阻并未消磨他们直面生活的信心。他们反叛、抗争,在看似无可转圜的悲伤境地中仍保持尊严,仍坚信爱与善的至上价值……
    2018年6月底,柏林爱乐乐团前任总监、指挥家西蒙·拉特在柏林爱乐大厅举办了两场公开告别音乐会。欧美评论界对这位在柏林爱乐执掌总监工作16年的指挥家进行了评点。业界人都了解,接手像柏林爱乐这样的一流乐团,面临着怎样的挑战。拉特之前的几任指挥家都是泰山级的人物……
  • 1
  • 2
  • 3
  • 4
  • 5
  • 6
  • ...
  • 113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