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者的狂欢
肖向东 于 2017.07.11 09:17:41 | 源自:深圳特区报 | 版权:转载
平均/总评分:00.00/0

《我的滑板鞋》问世已经好几年了,随着华晨宇的翻唱,这首歌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毫无疑问,这个翻唱的版本比原作精致得太多太多,但遗憾的是,改编之后,原作的韵味却一点都没有了。如果说华晨宇的重新演绎让我们看到一个都市时尚青年买到一双新鞋后急不可耐的得意甚至炫耀的话——当然这只是他无数次的晒和秀中的一次,那么庞麦郎原生态的演唱则让我们看到一个四五线小县城边缘小青年在梦想满足后的狂欢,以及这种狂欢背后深深的孤独。

到现在,最理解这首歌的依然是大导演贾樟柯。他在自己的微博中多次提到这首歌。他写道:《我的滑板鞋》把我听哭了。时间,时间,会给我答案。多准确的孤独啊。后来,在谈到《山河故人》时,他又提到这首歌:时间是解构大师,有时馈赠我们,有时惩罚我们。《山河故人》26年的跨度,就是在讲时间的力量。正如庞麦郎唱的:时间,时间会给我们答案。

贾樟柯是有多喜欢这首歌啊。如果联想到贾樟柯的生活经历和电影作品,他的这种喜欢和感动也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他的许多电影作品的一个重要主题就是忠实记录社会急速转型下一些边缘人的内心世界:他们生活在小县城,从事各种卑微甚至违法的职业,但他们像我们每一个人一样,渴望着被尊重。影片《小武》中的一个情节曾经让我非常感慨:小偷小武昔日一个哥们如今做生意发达了,他要举行婚礼却没有邀请小武,这让小武很难受。他拿着偷来的钱去送礼,却再次遭到冷遇,于是在转身离开之前,他扔下钱,拉起哥们的手臂又恨恨地甩下,骂骂咧咧地离开了。小武行为虽然不端,但他真诚地好面子,也真诚地渴望被尊重,这一点很打动人,也是很少有电影去反映的一面。贾樟柯曾说:我对一些空间是特别有感情的,比如桥梁底下是一个被人遗忘的地方,它是存在的,但又是寂寞的,完全被人忽略的,比如在四川,在桥上看到的是一片繁荣的景象,但潜入到桥下的时候你会发现是赌场,是个台球场,何人来此打球?人们来来往往,这就是他们的公共场所,但对这个城市来说它是被人遗忘的。

被遗忘的不是这些空间,而是这些空间里的人,但被遗忘不代表不存在。小武的自尊心折射出来的东西,和《我的滑板鞋》中小青年的狂欢背后隐藏的东西,其实是一样的,那就是孤独,而且这种自尊心越强,这种狂欢越热烈,背后的孤独就越深刻,甚至可以说,当他在光滑的地面上摩擦的时候,他的孤独和狂欢已经融为了一体,这种快乐不必人懂,也不求人懂,他只是在和自己对话。这些所谓的社会边缘人,不被主流认可,甚至被排斥,人们自觉不自觉地把他们归入一个群体,放到一个自己明明看得到却假装看不到的地方,好让自己的世界变得安静、体面、有意义。但事实上,正如贾樟柯所说的:你不能说我现在在北京它就不是我的生活(这里的“它”指的是他老家发生的许多纠纷)。

是的,无论我们看或不看,它都在那里:理解它包容它,不一定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但不理解它不包容它,却一定会让我们付出代价,迟早而已。《我的滑板鞋》中有这么一句:时间会给我答案。贾樟柯也曾说:时代总会为不值一提的玩笑,提供一个严肃的答案。《我的滑板鞋》和贾樟柯的某些作品一样,看起来不唯美,也没有诗意,粗粝,拙涩,只呈现真实得有点让人不适的现实,但去接受并理解它们,这本身或许就是一个答案。

转发到新浪微博 转发到腾讯微博 RSS订阅 收藏本文 本文代码
请您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我的滑板鞋》这首歌,迈着似魔鬼的步伐,从一个没有路的地方走了过去,成功了。
发表于2017.07.13 22:33:32
2
113.015.***.***
113.015.***.***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发表于2017.07.12 07:31:54
1
提示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0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5745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