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
  • 13
  • 随笔 - 音乐随笔、心得
    本文节选自余华的音乐随笔集《高潮》。余华在书中称,勃拉姆斯是一个严肃地行走在荒漠之中的苦行僧。让我们通过这篇美文走近勃拉姆斯和那个不属于他的时代……
    最先听雷斯庇基的作品,是被《为琉特琴而作的古舞曲和咏叹调(古调与舞曲)》唱片的封面所吸引,封面就是柯里尔的《戈黛娃夫人》。活色生香的艺术传奇,管弦乐如流水般轻轻环绕着她纯净低吟浅唱……
    我在芝加哥大学教书的时候,有一天,一个朋友跑来对我说:“想不想去纳什维尔?”很多像我这样的20世纪80年代中国大学生,或者自认为是乡村音乐迷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大名鼎鼎的乡村音乐之都呢?去吧,去一个憧憬已久的想像之地……
    毫不夸张的说,当李泉瞪圆双眼,在《歌手2018》的舞台上边弹边唱他那首著名的代表作《我要我们在一起》时,作为观众的我,就像摄影机捕捉到的那些被怀疑为作秀的观众一般,居然淌下涟涟的泪水……
    我相信,每个人对于糖果的感情一定来源于童年的某些记忆。而我的记忆则来自有一天爸爸带回家来的糖果是用五彩缤纷、光鲜闪亮的“玻璃纸”包装的糖果,而不是此前那种灰突突的蜡纸外包装,内衬糯米纸的老式“米老鼠”;就凭这一个外包装的改变,糖果立刻变得分外的甜美……
    学者Michael Broyles曾在其著作《贝多芬在美国》中,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即便你不是古典乐迷,即便你一生都不曾踏进那些装潢考究的音乐厅半步,但贝多芬的音乐仍会时不时地出现在你的日常生活里……
    1987年10月19日,年仅42岁的杜普蕾因多发性肌肉硬化症离世。到如今,整整30年。30年过去,乐迷仍然想念她,为她的天赋、她的倔强,以及她洒脱率直的性格。因此,当那部关于杜普蕾的半传记式电影《她比烟花寂寞》在十数年前面世,引来不少深爱杜普蕾的乐迷不满……
    众所周知,赫本非专业歌手出身,她的嗓音略带沙哑,歌声效果和唱KTV差不多,但没有技巧反而成全了自然之感,歌声里的真挚足以打动人心,最终该曲荣获第34届奥斯卡最佳电影歌曲金像奖。
    需要承认,这是一个困惑:瓦格纳耗费20多年写成的《尼伯龙根的指环》,究竟是给人看,还是给人听的;抑或看与听必须一体,不可分割。如果要看全剧,四个晚上才能完成,一场车轮大战,不仅情绪的完整性不能保证,听觉的敏感也会丧失殆尽……
    近年来许多人机交互、物联网和自动化等各类软硬件项目产品也被塞进了这个箩筐里,然而随着大数据、大联网、机器人应用深入到人们的经济生活领域,各种关于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代替人脑和工人劳力的担忧,大数据和“天网”对生活隐私的干涉等也成了月经话题。
    过了一个星期,我才真的敢提笔写Chester Bennington(查斯特·贝宁顿,林肯公园主唱),他的死仿佛一个不真实的梦,一直在一片嘈杂轰响的喧哗中抽象和坠落,一直无法真的让人相信和接受这个可怕的事实……
    《我的滑板鞋》问世已经好几年了,随着华晨宇的翻唱,这首歌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毫无疑问,这个翻唱的版本比原作精致得太多太多,但遗憾的是,改编之后,原作的韵味却一点都没有了……
    听莫扎特不用预设任何知识前提。有人做过实验,在原始部落放不同作曲家的古典音乐,只有莫扎特的作品,没有障碍地受到欢迎。可见莫扎特表达的是一种超文化的存在,与生命的本能与情感息息相关。他十分之九的玩笑里,加入了十分之一的严肃,此番变脸,激活了全部的游戏内容……
    一部钢琴史,我们一眼望到的是无数名家名名曲如星河般耀眼璀灿。可是有多少人会记住一代代的制作公匠为完善钢琴音色,穷尽各种方案,不惜一切代价,呕心沥血的努力。钢琴的制作是随着工业化的进程而不断进步,发展到今天,即以其中的钢弦而言……
    维也纳古典乐派的奠基人、交响乐之父海顿,是世界音乐史上影响巨大的重要作曲家。海顿的音乐幽默、悠闲、明亮、轻快、超脱,显现出海顿明澈的内心世界。但凡是写到海顿传记的文字,亦或是个简明的介绍,也常常会涉及他的妻子——一个河东狮吼的女子,她的粗陋形象总是与海顿紧紧相连……
    枯瘦的夜里,一个人,静静地听,在《Danny Boy》的旋律里,想念一些埋在心底的故人,黑夜就渐渐变得丰盈饱满有如一轮中秋的圆月。世上总有一些人,并不常想起,却在某一个触动心弦的时刻,悄然重现。夜色里这抹淡淡的忧伤,美得让心灵无法抗拒,只适合独自去品味……
    “南城二哥”的同名专辑,可能是今年最特别的一张专辑。虽然可以用曲艺摇滚、喜剧摇滚这样的方式来定义这张专辑,但总觉得这种别人用过的词来形容“南城二哥”的专辑,肯定就不能体现出“南城二哥”音乐的独特性……
    古老的前级放大器了,最近被有些人说成是“音色滤镜”,还富有煽动性地说,不要以为只有后级功放才需要前级,合并功放其实也要加前级,声音更出彩。嗨,有鼻子有眼的,很火呢……
    《Nuvole Bianche》(白云),我是在B站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谜样人生》时,听到这支曲的。当时它是作为BGM(背景音乐)出现的,行云流水的琴声像清凌凌的河水流淌,只听了两句,我的耳朵就被紧紧拽住了……
    对写有104部交响曲、84首弦乐四重奏、52首奏鸣曲的音乐巨人海顿而言,如今传遍世界的旋律,恐怕是我们时常听闻的德国国歌。1797年,海顿写成《上帝保佑弗朗茨皇帝》这首歌曲,并于1799年写进编号为76的弦乐四重奏第二乐章……
  • 1
  • 2
  • 3
  • 4
  • 5
  • 6
  • ...
  • 13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