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金属 极端金属乐综述
佚名 于 2004.02.25 00:15:30 | 源自:不明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10

本文源出处已经不明,转载出于推荐目的,若侵犯您的权益,请来函告知,谢谢。

摇滚,乃其最重的一支——金属,因着对人们激情的诱发,长期以来一直是为基督教所深恶痛绝的对象。但它向那些“道德”的固定侵袭并没能取得丝毫进展,反被逐渐剥夺了发言权。毕竟,在嵌入教会伪善面具已达九年的西方社会,绝大部分音乐/艺术充其量只是精神茶会,而层出不穷的地下/极端音乐亦无非是变着花样继续着学究式的讨论。至于对象观问题的解决,它们本身是一筹莫展的。或诈有些头脑只需被注入些许幻想即可满足,但此美悲剧是所有真正的极端音乐家们所不能容忍与不齿所为的。这些战士毅然挺身而出,与“精神胜利”决绝,为唤醒每一颗受蛊惑乃至被压迫的心灵而竭尽全力。

看,那旗帜扬于地下;
看,那军团来自极北;
看,那武器名为——

黑暗金属——极端金属乐综述

“让我们注视自己的面庞。我们是居于极北的人——我们十分清楚彼此相隔多远。‘不论在陆地还是在海洋,你都无法找到通往极北的道路’:Pindar已知晓们的情况。超越北方,超越冰封,超越死亡——我们的生命,我们的快乐。……我们已然发现快乐,我们知道路经,我们且已找到脱离整个儿千年迷宫的出口。”(尼采《反基督》)

欧洲大陆的极北,炽热血红的金属岩浆遭遇了挪威和瑞典的冰封气候。浓烟烟雾与匪夷所思的黑焰中爆发出音乐的结晶刀刃。高擎着这种武器的兵士将随时准备投入瓦解基督教的非圣战,而抱全欧洲的教堂熔祷成迎接自己时代的滔天火柱。实际单凭这些举动,它十数年的丰功伟绩便足以被铭记在金属巨碑之巅。

也许这些被写下的文字并不公正,若要强行推定黑暗金属界是有组织的,倒不如把它算作基督教的一个极端分支。尽管方法略嫌拙稚,更算不上炉火纯青,但战斗的唯一目便是胜利,面对一千种反基督的理由,谁又能说它不够彻底?谁又能怀疑它的方向?唯一要被逐出大殿的是那些靠满口“反文明”、“恶魔崇拜”而四处张扬的乐评人:在大谈特谈“木日审判”、“所多玛的天火”之前,你们中间有多少人曾审地研读、参详过宗教?当“邪教”、“千禧”发自唇齿之时,也就是你们的灵魂被出卖给耶酥之际;苟活于非人的和平安宁之中,你们又何曾浅尝过哪怕一点点真正的撒旦精神?那绝非单去崇拜基督教神之子的另一化身,人只要还意识到自身的存在并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就必定成为那个所谓救世主的仇敌。基督教在每一颗心灵中都该是邪教,战争在属于我们的又一千年里即便不止于心中那毋需你们来歪曲,人要知晓首尾后自己作出抉择:是否一如既往在12月24日夜里为空虚祈祷却又不 正因祈祷而空虚?是否被未必的至福冲昏头脑而承担确实的痛苦;是否甘受繁杂教义摆布而令人生倍受束缚?尔等尚存,根深蒂固的基督势力怎会势而不见?此时此刻,合该让有史以来最为脚踏实地的黑暗金属隆重登场。它的战斗理念粘合着音乐思想,将在带给我们的听觉冲击中被逐渐抽丝剥茧般展开。这时你会发现其精妙绝伦之处。

黑暗金属采用的是金属最结实的曲调架构,不逊于速度金属的迅猛冲击,且兼具古典音乐的沉稳厚实。许多歌曲中有着明显的主题,靠往复如变奏营造气氛,粘滞的声学景观常引发超过十分钟的幻境。重量与黑暗之中,某些潜意识的旋律甚至需听者聆听粘次方能彻底领悟。歌手们混杂使用的轻声细语和尖声厉叫的唱腔之死神低吼更易解放听者内心。为进一步展现黑暗的能量,他们的作品中更包括一些恰可称为“美妙”的音乐,追本溯源,则是环境电子乐、民间音乐和新古典音乐的收集……事实上,诸多音乐流派均被充当助燃这黑色火焰的能源,如揭示了黑暗与残忍美丽一面的Celtic Erost和集聚欲爆之力的Manowar。后者曾根据荷马史诸《伊和亚特》创作了长达近二十九分钟的“A Chilles:Agony And Ecstasy In Eight Parts"。细听之下你会发现这“一张一弛”正是黑暗金属股掌之中跳动的火焰。而梭撒秘药,助其把握能量的是后文将详尽介绍的哥特金属(Gothic Metal)。同样构建于基督教眼中的异教音乐——哥特摇滚(Gothic Rock)的哥特金属,无疑怀有更应被禁的种子。它的开路先锋Mercyful Eate/King Diamond(仁慈的命运/钻石王)成功传授给黑暗主宰之兵士的远不仅仅是它同样谙熟的“文武这道”,而首先是对文化的关注。

一些黑暗金属艺术家们宣称忠于撒旦——对基督从不逆来顺受的宿敌,他们绝不会为甜蜜的谎言所笼络和愚弃。另一些则自古老的异教文化中没取坚毅。像维京金属(Viking Metal)密的剑林的特牌者一样,他们宣称要继续一千多年前基督教入侵欧洲时未完的战斗——报复的方法则与那时基督破坏或基督化他们祖光的圣林、土地和资源的方法一样。又是一场眼牙之劫。

黑暗金属界还以前所未有的严肃强调了与表达思想息息相关的诸多艺术形式:使用真名的音乐家是如此之少,大多数人都采用代表自己思想与身份的名——在这种文化中可以找到欧洲诸多神祗,尤其是来自斯堪的那维亚的《奂达》(Dddi之出)。许多乐手更在脸上画着令人敬畏的脸谱,身着古装,手持刀剑,腰挎战斧,身背狼牙棒和枪械,并戴着象征与基督教势不两立的饰品,包括颠倒的十字架(对撒旦精神的拥护),一尖朝下的五角星(和山羊头同为恶魔的标志,证明自己绝非基督教的绵羊),Mjollnir(北欧雷神Thor的神锤,压碎者,象征雷火)和凯尔特十字。这些标志早在撒旦式死亡金属和厄运金属乐团中就已被大量采用,但黑暗金属更加严肃——那儿不会像七、八十年代著名厄运乐队Pentagram(五角星),两位乐手分别戴着一正一反却都无比醒目的十字架出现在宣传照上。

这一切都令黑暗金属艺术家们如神龙难现,也使得不少听过他们作品的人认为这是一种极端的浪漫主义。但事实上,这种涉及北欧神话与异教思想的音乐却是以战斗反对基督教对人性的压制并部分地以战斗反对现今美国主义对欧洲生活的侵略。能伴其舞动的唯有战场上勇者的搏击,紧张,但却光荣。当你深究歌词时,你会更加欣慰:词作内容并不像死亡金属那样令人作呕或胆战心惊,这里的美被刺目的黑色铠甲全副武装,比在光明中更清晰可见。

英国的Venom(毒汁)是最早的黑暗金属乐团,军团武器名称的灵威亦来自于它1982年的专辑。紧随其后的是瑞典的Bathory,那里的黑暗金属与鞭击及死亡金属并引发展,三者从一开始便相互交融。“哥德堡之声”也即踏入了由Abruptum(瞬)和Dissection(解剖)拓展的黑暗领域。前者的核心是Evil(恶)和It(它),凭借肆意的结构应用,他们甚至自最黑暗的深渊底层托出了超过一小时的单曲专辑!!!而后者也以同样的复杂与堂皇成为鞭击与黑暗金属间不可或缺的一座桥梁。

挪威同仁ayhem(残害)和Burzum(黑暗)具有与上述乐团同样的黑暗气氛及影响力。尽管Mayhem的主唱Dead(死)和吉它手Euronymous(死之王子)先后殒落,但这并不能动摇这支挪威第一个黑暗金属乐团的地位。Euronymous靠自己的唱片店Helvete(地狱)和录音工作室Deathlike jSilence(死一般的寂静)带动了很多死亡金属乐团向黑暗金属转化——Darkthrone(暗黑宝座),Emperor(帝王)......并且协助他们出片——Abruptum,Burzum......

Burzum是Count Grishnackh Grishnackh伯爵)的单人乐团,更确切地讲是他“只为Odin(北欧天神)而存在”的两个人计划,音乐上个体则较常出现的兄弟组合更易把握。Burzum的前两张LP:《黑暗》(Burzum)和《灰)(Aske)最初均发表于Deathlike Silence。不寻常长度的作品关于黑暗,关于冬享与战争。来自北欧神话的概念和措辞并不直接出现在正文中,但英语歌词文本自《黑暗》后便销声匿迹,代之以母语。刺激耳膜的声音暴力有如交响乐般一次又一次令人折服,唯Count Grishnackh的北欧信仰和严肃世界观才可让我们有幸目睹这些挪威野外冰美人的芳容。

时至今日,黑暗金属的军团已遍及世界:巴西的Sarc Of ago(唑人)接替了Venom且广开脸谱光河,那个国度还有混和了死亡与黑暗的Mi-Stifiel(神秘者);瑞士的Samael是支兄弟乐团,早期作品如Celtic Frost一样成功抓住了宗教仪式中摄人心魄的力量,尽管在后期同样沉迷于科学技术——一旦完美即与事魔法,别无二致;长期的死亡金属生涯磨炼了挪威Immortal(永生)的高超技艺,使其可如愿追随Bathory;巧妙揉合了Mercyful Fate/King Diamond和Iron Maiden的Cradle Of Filth(污秽的摇篮)是个英国团体,完美的“超级吸血鬼艺术”近年来颇受瞩目。“毁掉他们毫无价值的神像,泼有教堂可阻住我们的路途。诱人的邪恶,在你臂弯中饱饮耶酥的鲜血。”——一款T衫衣袖上这么印着。另一款背面则是:“所有胆敢反对我们的……小心幕色中的阴影。”这种吸血鬼电影般的宣言倒是如葡萄牙人狼群体Moonspell(月之咒语)有着异曲员工之妙。与绝妙如声、编曲一样完美无缺的细节使其在多年以后的影响必将遍及音乐、文学、美术等方方面面。

最后要提的一员大将是挪威的Emperor。纯粹、天然的黑能量由完美的交响曲式、宏大的合成管弦乐融入北欧战歌。它1997年的第二张专辑《致暮色中苍穹的赞美诗》(Anthems To The Welkin At Dusk)较以注凝注了更多的音乐技艺)。巧夺天工的歌词也不再是单纯的对自然的描绘,而是更为“精神化”,具有更为宽广的感情幅度。Enslaved(受奴役,歌词是典型的维京金属)的鼓手代替了那时包在狱中的Faust(浮士德),加之新贝司手的努力使这些赞曲不论在录音还是在现场都令人叫绝不已。

从法国名画家Gustave Dore'(1832-1883)为英国Cassell版(1894)插图本《失乐园》所制铜版插图,帝王采制了封套。随那奔腾的万马,我们沿数块界石找到逃离整个儿千年迷宫的黑暗出口。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5.239.212.***
115.239.212.***
发表于2013.06.21 15:53:59
9
183.077.***.***
183.077.***.***
蛋炒饭删除此贴于2011.06.12 12:07:20
发表于2011.06.12 10:25:46
8
061.050.***.***
061.050.***.***
发表于2004.08.07 00:51:05
7
080.134.***.***
080.134.***.***
发表于2004.03.28 05:21:21
4
发表于2004.02.25 21:06:02
3
发表于2004.02.25 14:12:51
2
发表于2004.02.25 09:49:01
1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7802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