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半夜的一碗杂酱面
曹操 于 2003.09.08 19:23:02 | 源自:未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20

本文出处已经不明,转载出于推荐目的,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函告知。

幼儿园的小朋友的脚指头都知道,“幸福”是一个被说得烂得不能再烂的话题。“幸福”这个话题已经不是一个有含义的名词,它已经变成一种化学效果,谁说起它,听的人就要不自觉的干呕,效果跟武侠小说里中了暗器“一笑散”的人狂笑不止一样。谁要是在饭桌上幽幽地说起,幸福到底是什么?你需要做的就是夹起一大块肥肉堵住伊的嘴,如果一块堵不住,就多夹几块,干脆叫一份连菜盘子都冒油的扣肉,直接扣到伊的嗓子眼去,让伊知道什么叫腻死人不偿命。
我深深知道,跟大家伙说幸福是什么这么个话题的严重后果,所以我都不敢直接打出清楚的标题《幸福是半夜的一碗杂酱面》。这样做的后果是根本没有几个人会来看你在写些什么,大家一看到跟“幸福”有关的标题,2话不说,点进去,什么内容统统不要看,横着脖子直接就回帖:傻B。所以起个《XF是XXXX》,这样至少会有些人氏进文章里看几行字,弄清楚XF是什么再说--结果没看两行字就知道了“XF”原来是指“幸福”,这下不由得更加火起,回帖里要打两个“傻B”,或者打一堆“傻B”。其实这点我也考虑到了,但智商高的人氏只会有短暂的冲动,在他回帖骂了我是个傻B以后,他一定会冷静地回去看看文章看看这个顾弄玄虚的傻B到底在写些什么。就象李敖,他骂你是个王八蛋,他还要证明你是个王八蛋。只会骂我是傻B而不能证明我是个傻B的人,肯定是弱智,属于残障人士,需要照顾。而我相信看我文章的都是不需要照顾的人士,因为不管有没有骂我是个傻B,至少你都已经已经看到这里来了,说明你的态度是严谨的,不是口水发达,头脑简单之辈。如果你看完了依然要骂我是个傻B,那实在是没有办法,但就算我真是个傻B,我一定要做个幸福的傻B,这点你拦不住我。
如果这是我的一篇初中作业作文,又恰巧我爸是我们语文老师,我肯定已经一头青包,我爸肯定早已忍不住对我咆哮:你个混蛋,到底要扯淡些什么,说了半天不入正题,我看你是皮痒痒的厉害。接着省略嘎崩脆的栗凿n个。但是,幸福的是,这个不是我的作业作文,我爸更不是我的语文老师。写文章的乐趣就在这里了,你以为我要说个“严肃”的话题来恶心你,嘿嘿,我偏不说,我们来无厘头,你以为我一直无厘头,没个正经,我突然拿块“严肃”大肥肉塞到你嘴里,等你嚼巴嚼巴,发现偶尔吃个肥肉还蛮好吃的,回过味来,还想再来一块,嘿嘿,我又后现代,冷幽默--这样才好玩。你象吴宗宪那个王八蛋主持节目就是这样的,综艺现场好玩就好玩在这里,大家以为接下来要问嘉宾甲了,嘿嘿,我偏不问甲,我去问现场乐队的吉他手,吉他手如临大敌等着这个王八蛋来发难,他却笔直冲鼓手去了,鼓手顿时傻掉,在心里问候他母亲无数次,这样多好玩。当然,我这样写文章不是跟吴宗宪学的招数,象他那样还没扫盲的家伙,我怎么会跟他学呢,只是我看得起他,偶尔用一下他的招数,让他也沾沾我的光。
喝着茶,抽着烟,噼里啪啦地乱打了一通,真TMD幸福啊。
郑钧有首歌叫《幸福是颗子弹》,副歌部分,他哼唧着:哎咳~哎咳~幸福就是这样,鬼知道他的幸福什么样,他又没给我们看过照片。
窦唯在《高级动物》也唱:幸福在哪里~在香港红堪的那场演唱会上唱了“幸福在哪里”后,还要学可爱的羊叫,文字实在不好表达,基本是左右摇晃着:幸福在哪里啊~咩~~~~~~~~幸福在哪里哦~咩~~咩咩~~~~~~~其实谁都知道他那时候的幸福在王菲的眼睛里,大家去翻资料看看,中国摇滚乐势力红堪演唱会里,去捧场的有王菲,刘以达,黄耀明,黄秋生一票人等。窦唯在那次演唱会上唱幸福在哪里的时候,他的幸福就在观众席的某个角落里,在他对着台下的某双眼睛的连接线里,隔在两双眼睛中间的观众,不知道要有多少被电到手脚抽筋,口吐白沫。而台下的王菲看着台上那个宝贝对着自己咩~咩咩~~~~地唱歌,真是可爱死了,幸福得不行,恨不能冲上去抢过话筒:咩~咩咩~~~你的幸福在我这里啊,你个猪头。然后把他敲得满头都是包。后来王菲开演唱会,在开唱之前,往乐队的方向飞过去一个眼神,窦唯那边顿时鼓声大作,让人觉得有一个巨大的幸福的磁场,直叫多少旁人激动到心脏病突发,抢救过来后睁开眼睛就上气不接下气地开唱:只羡那个~鸳鸯诶~不羡仙咧~诶~诶诶谁踩到我的输氧管咧~。如你所知,我又在扯淡了;如国人所知,这对幸福已经劳燕分飞,他们两个炒的蛋炒饭已经吃完了。由此可见没有永远的幸福,这个东西本身不是个永动机,蛋炒饭好吃,也不可能一碗能吃上一个世纪,吃完了还想要你得自己炒去。幸福要自己制造,幸福也不是因为说了窦唯跟王菲就是爱情的代名词。《阿拉蕾》里千兵卫被阿拉蕾跟阿卡爆扁了后,阿拉蕾为了哄博士,给他买了一根棒棒糖,千兵卫流着鼻涕笑呵呵地坐在阳光下吃棒棒糖就是幸福--来得如此单纯,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总要被弄得无比玄妙,艰难。曾经有个著名的说法,大概齐的意思是这样的:就是说医院没躺咱家的人,监狱没蹲咱家的人云云,这样就是所谓的幸福了。但我不这么觉得。一个躺在医院的人,如果很多朋友来关心着你,难道你会觉得很郁闷?一个产妇躺在医院,看着自己刚下的宝宝,难道她觉得难过得想跳楼?如果我有这么一号兄弟,掀未成年少女的裙子(成年少女也不允许!),抢欧巴桑的银子,还蛮不讲理敢打老子!我跟我家人都会觉得把他送到监狱去蹲一阵子凉快凉快,对大家来说都是个幸福的事情。如你所知,我这当然是发挥“痞子”特性,又在钻空子了。但前面所说的“幸福”论断的反义词好象就是倒霉了,不倒霉就是幸福?--虽然也说的过去,但是否过于泛滥了一点,前面是说了幸福其实是件简单的事情,但谁也没说它可以烂街。有的流行歌曲很好听,很流行,但是不代表它很不品位,一样的道理。 在聊天室里,有个小妹妹问我是否成功过,我问她成功的概念是什么,她说就是感觉很好,很爽快。我回答:那我经常成功,比如,今天早上我起床后,坐在马桶上抽着烟,然后拉了一泡惊天地泣鬼神的便便,我觉得感觉好极了,爽快得很飘飘,这样,我只上了个厕所我就“成功”地拉了泡屎。这么回答当然是很扯淡了,但是如果说不倒霉就是幸福岂非更是扯淡。上一节我们说的是幸福是简单的,这一节我们说的是简单不等于烂街,谢谢。
前阵子,我飘到广州,跟朋友到全国闻名的岗顶去淘牒。谁知道这里闻名但不文明,在天河购书城的地下道横过来的时候,他们连我这样沧桑男的屁股也要摸,还以我放在后面口袋的手机硌屁股为理由,大献爱心,帮我拿开了硌屁股的东西。诶,你还别说,屁股后面不兜个手机,走路果然要舒服得多,感觉不硌不说,还没那么坠坠。然后朋友就很郁闷,我反倒要劝伊,好象丢东西的不是我。我跟伊说:东西丢了,郁闷又郁闷不回来,丢了东西还要我心情也不好,那才亏大了咧,好了,你STOP,不要再苦着个脸了。朋友听了我这么说后,果然就不郁闷了,但就显得很狂躁,实在想不通我怎么会这样。又有朋友听说这个事情,在网上碰到我,立马一脸的官司奔过来,开头就两句:我很同情你。你怎么这么倒霉啊~ 我说:你等会,1我要你同情的是什么?2 倒霉是从你嘴里蹦出来的,我自己没觉得。 不就丢了一手机?人没事就不叫倒霉。就算人有事,只要还没死,也不能叫倒霉。 退一万步,就算人蹬腿翘辫子了,只要没给大家带来不便,也不是什么特别倒霉。 我说完了,你还有什么要补充。朋友:…… 我估摸着他当时想改个名字叫“无语森”。当然,手机丢了,很多电话号码在卡里,也一并丢了,这给我带来不便。虽然我不觉得这是个什么倒霉的事情,但也不可能我觉得丢了东西很幸福,又不是丢鼻涕,我脑子又没被车挤过。只是为了小小地再喷一下“不倒霉就是幸福”的论调。
忘了在哪儿本杂志上看到讲刘德华那个作秀老男人,据说为了保持身材,再喜欢吃的东西都只能看着,默默地往肚子里咽着口水,活活,我真是同情他。眼看着已经是快奔五张的人了,想吃什么不敢吃,有爱人不敢说,演了百多部电影,得了个劳模的称号,搞到现在连好好走路都不会了,挣那么多银子,却连一顿好饭也吃不上。
他一定无法体会,我在半夜里饿了的时候,抢得仅剩的一包面,几根葱,一个蛋,紫菜少许,老干妈辣酱一调羹,吃得那叫一个爽。苦瓜,小华,阿星在旁边眼睛冒着绿光:好香啊,我要杀了你~ 横横,我看都不要看他们,真好吃。吃完面,1点多钟的样子,哗哗地洗个澡,点颗烟,撮着牙花子,打一局星际,横横,象我这样的臭手,什么都不调也可以一挑2啦,真不错。这时候,有人已经在梦里叹气,有人在醒着郁闷,刘德华们在按标准的姿势一动不动地睡觉,准备明天又要堆起满脸皱纹的笑去面对公众们,我却可以睡到中午再起来,我看到路人想笑就笑,想板着脸就板着脸皮,没人说我。
幸福就这么简单,如果你懒得去制造,你一定无法体会半夜的一碗杂酱能让我幸福得直嚷嚷,我还要跑到隔壁房间苦瓜面前去跳一段草裙舞,不把他弄得喷鼻血不算完。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218.017.***.***
218.017.***.***
发表于2006.10.26 19:40:42
6
061.052.***.***
061.052.***.***
5
发表于2003.09.09 15:49:52
2
218.022.***.***
218.022.***.***
发表于2003.09.09 14:48:51
1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4437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