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梁祝》
秦晋 于 2011.09.19 15:52:54 | 源自:上海音乐家协会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08.85/115
深秋,天高气爽,阳光灿烂。双休日的下午,在家里阳台上,品着朋友送的龙井,眺望不远处,陆家嘴错落有致的建筑群,宛如跳跃飞舞的音符,汇成一曲现代城市的交响曲。身边的音响里播着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是著名指挥家曹鹏和他的女儿夏小曹1999年纪念《梁祝》创作40周年在上海商城剧院联袂演出的现场录音,这场演出的光碟没有公开制作和发行过,是曹鹏老师通过别人转送给我的。《梁祝》是我最喜欢的中国交响乐作品之一,百听不厌,这不仅仅是它有着优美动人的旋律,还因为我与《梁祝》有一段难忘的情缘。

1963年,我才8岁,在舅舅的带领下,我怀着好奇心,第一次走进了上海音乐厅,我们坐在二楼最后一排,居高临下,虽然看演奏员小了点儿,但是整个舞台却看得清清楚楚,哪样乐器放在什么位置,各声部演奏员们坐哪儿,指挥家的挥洒动作都一目了然。大部分乐器我都不认识,经舅舅指点,才知道了一些。我印象最深的是指挥那根在空中划着银色弧线的指挥棒,还有独奏的小提琴家。当日的曲目有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因为是第一次听交响乐,年龄又小,难以听懂,只是感到好听,感到优美。那抒情的弦乐、威武的管乐、震撼人心的打击乐一阵一阵地撞击着我幼小的心灵,感染着我,并使我留下了第一次听《梁祝》深刻的印象。

舅舅是位音乐发烧友,家里有一台柚木留声机和一些78转的胶木唱片,后来又买了一台上海产的206型电唱机,这在当时是很富庶的了。年幼的我,经常会呆呆地坐在唱机前,看着唱片在唱盘上一圈一圈地旋转,播放着动听的旋律。不久,舅舅“淘”来好几张33转密纹的唱片,其中有一张就是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我喜出望外,放学后,常会邀几位同学来家,做完作业,大家围坐一起,我会像今天的DJ一样,把家里那些个唱片一张一张放给小伙伴听,也算是过把瘾吧,《梁祝》是我放得最多的唱片。舅舅以后还带我听过几场交响音乐会,更增加了我欣赏音乐的兴趣。

“文革”开始后,文化受到了空前的摧残,西方音乐都被当作“封资修”,听古典音乐成了一条罪状,不少邻居家先后被抄,我看见那些胶木唱片,在戴着红袖章人的脚下瞬间就被碾碎,扔进垃圾箱。我家也没能幸免,一个夏天的晚上,红卫兵前来翻箱倒柜,把数十张唱片全部拿走,看着自己心爱的唱片被人夺走,心里的难受无法用言语来表述。劫后的家中,一片狼藉。我们开始整理房间,舅舅从床底下的废报纸堆中掏出一张唱片,正是那张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当时我像见了宝贝一样,冲了过去,把它搂在怀里,好好保护它,不让它再遭受厄运。这张幸存的《梁祝》,指挥是樊承武,沈榕独奏。这张唱片应该是我国最早的《梁祝》版本,沈榕也应该是最早演奏《梁祝》的小提琴家之一,听说后来她去了香港,不知如今怎样。还有指挥家樊承武,粉碎“四人帮”后我还听过他指挥的几场音乐会,如今约有80高龄了。

  • “文革”中,没有人再说贝多芬、柴可夫斯基,没人敢去碰古典音乐。上海当然没有交响音乐会,也见不到古典音乐的唱片,有谁犯忌听了、碰了,就会被扣上一顶顶大帽子,遭到严厉的批判。上海音乐厅一度成了电影院,我曾到里面看过电影,也去二楼找到我第一次听音乐会坐过的位子,想找回当年的感觉,可是我再也找不到了。

    热爱音乐的火种是禁锢不住的。夜深人静,舅舅和我像做地下工作一样,关上窗户,拉上窗帘,把《梁祝》悄悄地从床底下拿出,在那台幸好没有被抄走的206型电唱机上放了起来。生怕被别人听到,我们调到刚好听见的音量,随即《梁祝》那优美动人的旋律便从密纹唱片中流淌开了。春夏之交,天已有点热,在密闭的房间里,我们沉浸在音乐中,谁也顾不上擦去额上沁出的汗珠。

    不知该怎么来形容当时的感受,我觉得引子中长笛和双簧管的吹奏一下子就把我抓住了。乐曲中大提琴和小提琴分别代表梁山伯和祝英台,他们在离别前互诉衷肠,我的心仿佛也跟着倾诉。当邪恶的不协和音出现时,当祝英台跳坟化蝶时,我也满怀悲愤。乐曲结尾时,长笛和双簧管的再现演奏把我带入了仙境,我的泪水慢慢往下淌。许多年后,我还在想,在那个岁月里,和舅舅为什么要冒这个险,像地下工作者一样偷偷地听《梁祝》呢?这大概就是音乐的力量和《梁祝》的魅力吧。这种情景可能今天的年轻人是难以想象的。

    1972年,我插队落户去了安徽农村。在农村让人难熬的不仅是生活上的艰苦,还有文化生活的枯燥。我从父亲那儿要了一台上海无线电三厂生产的红旗牌半导体收音机,灵敏度非常高,虽是边远的乡村,但能收到不少短波和中波电台。一天晚上,我在短波中搜寻节目,突然从里面传来熟悉的旋律,那是《梁祝》,曲子刚刚开始,非常遥远的声音,断断续续,不很清晰,但是那旋律我太熟悉啦!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屏住呼吸,聚精会神地贴着收音机听。等乐曲播完,我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一个男播音员浑厚的声音传了出来,好像是俄语,接下来播放的音乐我不熟悉。太让人难忘了!在国内听不到《梁祝》,在国外的电台我却意外地听到了。这次听《梁祝》虽没有热泪盈眶,但我感到全身热血沸腾。后来我还试着在这家不知名的电台搜寻《梁祝》和其他好听的音乐,遗憾的是再也未能如愿。

    如今我有十多个《梁祝》的演奏版本,可以尽情地欣赏,但是最让我难忘的还是那张33转的密纹《梁祝》唱片。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202.106.086.***
    202.106.086.***
    发表于2012.03.16 14:25:54
    9
    183.019.030.***
    183.019.030.***
    发表于2011.09.26 13:25:36
    8
    210.073.097.***
    210.073.097.***
    发表于2011.09.20 09:13:38
    6
    114.091.063.***
    114.091.063.***
    发表于2011.09.19 21:26:52
    4
    221.007.131.***
    221.007.131.***
    发表于2011.09.19 21:06:01
    3
    059.056.100.***
    059.056.100.***
    发表于2011.09.19 16:52:52
    2
    161.064.121.***
    161.064.121.***
    发表于2011.09.19 16:08:52
    1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8732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