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102
  • 103
  • 104
  • 105
  • 106
  • 107
  • 108
  • 109
  • 110
  • 111
  • 112
  • ...
  • 114
  • 介紹 - 介紹音樂與器材
    選登的15個故事包括:不知名的好心人、一生與亨德爾無緣、偶爾暴躁、完美的結束句、木棍的妙用、只要多練,就能彈好、并不和藹的老師、挖掘乞丐身上的藝術潛力、杰出的劇院音響效果評論家、最后一次旅行和《音樂的奉獻》、《哥德堡變奏曲》、離開人世、需要被救濟的后人、巴赫的肖像、《無伴奏大提琴組曲》重見天日……
    當代著名音樂學者、音樂評論家,英國人Norman Lebrecht(諾曼·萊布雷希特)先生所著的這本《音樂逸事》便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很有意思的渠道,從這本書里我們可以了解到音樂家們以往不太為人所知的八卦奇遇、趣聞軼事,從中看到他們性化的一面。在獲得此書中文版譯者盛韻女士的授權后,本站將從即日起陸續轉載此書的部分篇章,在此對譯者表示衷心感謝!這篇《大音樂家們的小故事與人性面》選摘自諾曼·萊布雷希特先生為此書所寫的自序……
    在《2009數位相機技術盤點(上)》中我們盤點了2009年數位相機行業在高清攝像功能、超高感光度以及數位藝術濾鏡領域發生的諸多變革,在本篇中我們則將重點分析并解讀可換鏡頭數位相機在結構設計方面所發生的一些有趣變化。包括“可換鏡頭+大感光元件+緊湊型機身設計的流行”以及“創新的鏡頭-感光元件一體化設計”兩部分。
    被廣大色友愛稱為小白IS的佳能專業變焦望遠鏡頭EF 70-200mm F2.8 L IS USM今天發布了升級產品。作為佳能大三元中的一員,小白IS二代應該很快就會成為愛好者的新選擇。從外觀來看,EF 70-200mm F2.8 L IS II USM和第一代產品的差別不大,尺寸從86.2x197mm略微增大到89x199mm,重量也小幅上升20g達到了1490g。而在光學結構上,小白IS二代進行了重新設計,由之前的18組23枚鏡片進化為19組23枚,UD超低色散鏡片從4枚增加到5枚,同時還增加了一枚成本昂貴的螢石鏡片,解析度、對比度、色差等表現都有提升……
    與MPEG-1相比,晚一年發布的MPEG-2規范畫面表現更加清晰,應用面更廣泛。MPEG-1對于動態視訊的主要應用貢獻在于VCD,目前來看vcd已經退出歷史舞臺;但MPEG-2規范的應用更加豐富多樣,除了我們熟知的DVD外,數字電視廣播領域里的視訊壓縮,還有部分高清制品也在使用,所以可以說這一規范應該是對我們生活影響最為久遠的一個壓縮規范
    擁有悠久歷史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明年將迎來一張年輕的新面孔。樂團已于日前宣布,1960年出生的奧地利本國指揮家Franz Welser-Möst(弗朗茲·韋瑟-莫斯特)將擔任2011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指揮。值得一提的是,這位剛過知命之年的指揮家不經意間打破了之前由穆蒂創造的一項紀錄,得以成為自1987年這場盛會采用年度指揮輪換制后最年輕的一位……
    受全球金融危機的影響,2009年各大數位相機廠商的日子都不好過,從佳能、尼康兩大產業巨頭已經公布的階段財務報表看,無論是銷售收入還是利潤額,同比都有較大幅度的明顯下降。面對整個市場環境的不景氣,積極的經營心態與創新意識顯然是不可或缺的,銷售量的下滑從某種程度上反而會更加促進廠商在技術拓展方面加大力度與投入。因此這一年間,各大品牌在技術領域所呈現出的諸多充滿進取精神的成果值得我們一同來認真關注并細細解讀……
    1790年,海頓的舊主尼古勞斯親王去世。取而代之的新親王安東解散了宮廷樂團,這讓空有樂長頭銜的作曲家感到十分遺憾,因此便離開了工作多年的艾斯特哈齊。在機緣巧合下,海頓在維也納認識了來自倫敦的音樂會經紀人所羅門,后者盛情要求海頓去英國尋求新的發展。曾經是一位小提琴演奏家的所羅門擁有自己的樂團并親自擔任首席,他計劃和作曲家一起合作定期開辦音樂會,由海頓負責創作和指揮。雙方一拍即合,由此誕生了著名“倫敦交響曲”,也稱為“所羅門交響曲”……
    一直以來,人們總是認可這位長壽作曲家開創性的貢獻及其不可動搖的歷史地位,卻往往忽略了其作品的藝術品味與其中蘊涵著的獨特趣味,這實在是一種不公與一個遺憾。令人慶幸的是,已經有越來越多的當代音樂史學家、指揮家開始重新審視海頓交響曲的價值,并紛紛開始用實際行動復興其作品。當2009年,作曲家去世兩百周年之際,這位“交響曲之父”的傳世名作,終于在全球范圍內得到了一次全面發揚光大的機會……
    一個藝術家的預見力就是生產力。我一直認為別人不干的事,我就一定要干,這是我的經驗。我做音樂的時候,世界上唱片都在往外扔了,打口CD都賣不掉了。實際上當時全球的產業已經不行了,到了這幾年的時候,這幫王八蛋全都不行了。但這個時候恰恰有人聽我的音樂,因為我不可替代,因為我做了一些怪事,我的行事手段也是跟他們完全不一樣的。你這我就那,你那我就這,確實是這么玩的,就是這么回事
    直至今天,多媒體的概念已經淡化而模糊,音頻視訊以外,我們現在有UC唱歌,有互聯網路,有視訊聊天,甚至娛樂的終端也早已脫離PC,發展出了MP4、手機等等的各種形態,大家獲取娛樂資訊的途徑早已多樣且容易,對于各式的多媒體軟體已經不再那么在意。
    與其說本文是漢斯·季默(Hans Zimmer)的生平簡介,倒不如說是當代好萊塢配樂現象的探討。似乎“傳統”在看到“商業”這兩個大字的那一瞬間就變得抬不起頭來。因此,如何保持住那一絲游走于傳統技法與現代技法間的平衡,就變成了一件需要很多人關注的事情。漢斯·季默的音樂之所能成功且被熱捧,關鍵在于他的音樂表現形式不是傳統的大型管弦樂隊,而是非常具有現代感的電子合成器與交響樂的結合體,這兩者就好比電影音樂里的古典與流行,前者是高雅藝術,后者則是大眾藝術。
    這注定是一個懷舊的話題。電腦播放VCD可以以奔騰166作為分界線,低于這一配置的電腦基本上無法流暢播放VCD碟片,比如我們宿舍里第一臺電腦就是臺奔騰75,軟解壓時畫面像幻燈片一幀一幀的,必須依靠解壓卡(也叫電影卡)才能流暢播放。
    如同晶片廠商一樣,音效卡品牌也一波接著一波的更替,那些曾經讓人尊敬的品牌倒下的倒下,轉行的轉行,一個曾經輝煌的行業,為什么會淪落到如此地步,不能簡單的概括為集成化趨勢下的必然結果,其背后的原因確實值得深思
    在最近幾年里,VIA算得上是一個重要的晶片廠商,它們的Envy24系列獲得眾多廠商的大力支援,而瑞昱憑借小小的Codec,低調的成為了這個行業的無冕之王。FPGA的快速發展,也讓音效卡行業看到了新的設計方向。
    不管是獨立的、還是集成的音效卡,基本都開始支援96kHz或192kHz/24bit的采樣規格以及多聲道,從這個時候起,不支援高規格采樣與多聲道的產品或者晶片,逐漸被淘汰。但獨立音效卡市場并沒有因為采樣規格的整體升級出現新的轉機,依然死氣沉沉,而另一方面,主機板集成音效卡已經成為定式,幾乎找不到沒有集成音效卡的主機板,從這個角度說,音效卡進入到了全普及時代,促使這個時代到來的是intel等主機板廠商和Realtek等Codec廠商,而并不是音效卡市場的傳統勢力,在全普及時代,創新這個傳統的老牌廠商,卻面臨著被邊緣化的困境。
    Intel今天發布了新系列SoC片上系統媒體處理器“Atom CE4100”,SoC即System on Chip,就是將電腦系統的基本子系統——中央處理器、圖形處理器、音頻加速器等集成到一顆晶片上,實現超小型化的系統。CE4100的出現,意味著具有完整功能的電腦可以隨意的嵌入到其他家電甚至手機當中,它的意義非凡,數字化家庭時代或許進入加速發展狀態。
    有損音頻發展至今日,與之息息相關的存儲技術也得到了巨大發展,當年昂貴的存儲空間變得不值錢,現在主流的硬碟容量為1T左右,價格也不過幾百元人民幣,而隨身聽裝置的內置存儲器空間也輕輕松松上了幾個G,這使得有損音頻方案的實用空間變得越來越小,技術發展到今日,回頭看活著的或者已經消亡的各類有損音頻方案,最有技術特點的就是Musepack(MPC)與Vorbis(OGG),稱它們為最完美的有損編碼方案絲毫不過分。
    古琴的制作歷史悠久,許多名琴都有可供考證的文字記載,而且具有美妙的琴名與神奇的傳說。其中最著名的當屬齊桓公的“號鐘”,楚莊王的“繞梁”,司馬相如的“綠綺”和蔡邕的“焦尾”。這四張琴被譽為“中國古代四大名琴”。現在,這名揚四海的“四大名琴”雖已成為歷史陳跡,但對后世的影響是極大的。
    從1971年新生的“口笛”(又名俞氏笛)到1977年浙江河姆渡出土的“骨哨”、“骨笛”,人們驚奇地發現二者之間竟有如此的相似,而這個相似卻走過了七千多年的歷程。笛子在這七千多年歷程中的沿革和發展不由令世界驚嘆:中國竹笛藝術是如此地瑰麗多姿,歷代文人曾為它寫下了無數美妙的詩篇:“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促杜工部潸然腸斷,使喻成龍鬢發成霜。
  • 1
  • ...
  • 102
  • 103
  • 104
  • 105
  • 106
  • 107
  • 108
  • 109
  • 110
  • 111
  • 112
  • ...
  • 114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