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
  • 108
  • 介紹 - 介紹音樂與器材
    近年來,西方音樂史類書籍變得越來越厚。對一般愛好者來說,市面上幾乎沒有能夠輕松閱讀,進而了解音樂史流向的書。日本音樂學者、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教授岡田曉生,曾在神戶大學教授過9年西方音樂史,2005年他將自己的思路重新整理……
    最近重溫《王牌特工:特工學院》,反復看了很多遍“爆頭”段落,每次都覺得刺激極了。別擔心,我沒有暴力傾向,只是單純覺得這部糅合冒險、動作與奇幻等元素的喜劇電影好玩又過癮,塞滿眾多反諷、夸張與影射的元素……
    自有聲電影誕生之日起,電影配樂創作就為作曲家打開了一個亟待開拓的新天地,把動態影像和音樂旋律緊密結合成了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神秘技藝。奇怪的是,古典作曲大家對此甚少染指,難道是“雕蟲小技,壯夫不為”的心態作祟?唯獨肖斯塔科維奇自始至終與電影音樂有不解之緣……
    英國當地時間2018年1月15日,“小紅莓”(The Cranberries)樂隊女主唱桃樂絲·瑪麗·艾琳·奧里奧丹(Dolores Mary Eillen O'Riordan)突然在倫敦去世,才想起很多年沒聽她的聲音了。上世紀九十年代,“小紅莓”紅極一時……
    《國王的演講》當年得到四項奧斯卡獎并幫助柯林·費斯拿下影帝,并不是出人意料的事情。影片講的是男主角克服重重困難、在醫生幫助下戰勝口吃并順暢演講的故事,若是放在尋常情景中,大約是我們時常在中學課本中讀到的勵志故事,但在電影中,克服口吃的是英國國王喬治六世……
    有時候,很多人對一個人的了解,只是了解他們所希望了解的。但事實的結果,卻是因為資訊不對稱、主觀不同步,導致所謂的了解,往往只是自以為是的了解,這種了解,其實是標準又典型的誤解。這種誤解型了解的對象有很多,在公眾人物里面,韓紅無疑是最典型的一個。
    新年新氣象,節慶樂要新。希望在新年這一特定的音樂需求旺季,各家能抓住機遇,以特色、風格、形式、手法的各出新招而創造出新年音樂會的新景觀,推展出文化自信語境下的中國管弦樂發展的新境界。
    這次我們要介紹的這部舊片《生命因你動聽》(Mr. Holland's Opus),同樣選用貝多芬第七交響曲第二樂章為配樂。這一勵志又催淚的電影回溯作曲家霍蘭的一生,而他曾經歷的跌宕與曲折,與“樂圣”在第七交響曲中描摹的澎湃又動人的場面,亦十分契合……
    音樂跟其他的人文藝術在根本的理念和職責上是一樣的。人們喜歡音樂,但經常會把音樂作為一種消遣,作為一種娛樂,作為一種生活中的裝飾。但是換個角度來看,我覺得音樂是在勘測人性、表達人性甚至在探索世界。在這種意義上,藝術和科學是相通的,只是采取了不同的方式和角度……
    1986年,在臺北一家火鍋店,朱宗慶拉著幾位好友圍爐結義,成立了臺灣第一支職業打擊樂團——朱宗慶打擊樂團。那時候的他沒想到,這支樂團可以將打擊樂的種子播撒到全臺灣,甚至在海峽對岸的中國大陸開枝散葉,成為全世界研究的對象……
    村上春樹是爵士迷,年輕時曾開辦爵士吧,音樂隨筆談的多是爵士,涉及古典音樂的篇章,極其有限。他的小說里,卻時常有古典音樂的線索,比如雅納切克的《小交響曲》,是人物與故事推進的重要憑證。除他之外,昆德拉在作品里也不斷說及雅納切克……
    若讓我列舉“史上十佳愛情片”,梅姨與伊斯特伍德大叔主演的《廊橋遺夢》必在其中。初遇此片時,正是情竇初開年紀,眼見一段想得而不可得的悲劇愛情,怎能不隨之感慨唏噓?猶記得一見鐘情的兩人因世俗阻隔而被迫分別時,一場大雨傾盆落下……
    ​從《Intro》進、從《Outro》出,《小廢人物》整張專輯,就像是楊黎用人聲和音樂的組合,引導聽者來到一個隱秘、幽暗的小人物內心世界。這不是一種絢爛的大秀,而是一組略帶灰暗的小人物狂想曲,讓所有人小物從中感受到,小人物的世界可以普通,但卻不能平庸。​​​​
    中國民族器樂是中國民族音樂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加強對民族器樂理論的研究,了解中國民族器樂的音樂語言,對于弘揚民族器樂音樂文化是非常必要的。一般情況下,器樂作品的音樂是由音樂語言和器樂語言組成的……
    如今已成經典的美國電影《肖申克的救贖》于1994年初上映時,票房并不盡如人意,在奧斯卡“最佳電影獎”的角逐上,又惜敗給當年大熱的《阿甘正傳》。但二十多年過去,這部片子的名氣與口碑不斷提升,甚至在知名影視網站IMDb的經典電影榜上超過《教父》系列,高居榜首……
    2017年,古典音樂界在古斯塔沃·杜達梅爾指揮維也納愛樂樂團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中開啟。這不僅是杜達梅爾首次指揮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也是這一全球盛名的系列音樂會史上登臺最年輕的指揮……
    2018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剛剛落幕,維也納愛樂樂團便在官方網站宣布了下一屆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年度指揮的人選,1959年出生、綽號“大熊”的克里斯蒂安·蒂勒曼(Christian Thielemann)​將在2019年元旦站上金色大廳的指揮臺,他由此成為有史以來第17位執棒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指揮家……
    “女人愛變卦,像羽毛風中飄,不斷變主意,不斷變腔調。”相信許多朋友在音樂會或文藝晚會里都聽過這首詠嘆調,其節奏輕快活潑,吟唱者仿佛搖身一變成為情場老手,以半帶幽默、半帶調侃的語氣,嘲諷某些世態人情,難怪一旦面世,即不脛而走。它來自威爾第歌劇杰作《弄臣》。
    在古典音樂歷史上,有兩首以“月光”為名的曲目常常為人談論,一首是貝多芬創作于19世紀初的月光奏鳴曲,另一首則是出現在電影《贖罪》中、由法國作曲家德彪西于1890年完成的鋼琴小品《月光》(Clair de Lune)……
    岑寧兒出生于香港,12歲開始念英文學校,17歲去加拿大讀大學。畢業后去了北京,2005-2009的北京生活讓她學會把“左轉”說成“左拐”。在當年這座一天做不了三件事的龐大城市,擔任音樂劇助理的岑寧兒遇到李宗盛,開始思考“要做音樂的表演者,還是音樂的創作者”這個問題……
  • 1
  • ...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
  • 108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