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
  • 109
  • 介紹 - 介紹音樂與器材
    熟悉馬勒的創作歷程和交響曲藝術蘊涵的人都清楚,他最后完成的兩部杰作《大地之歌》與《第九交響曲》已經把貫穿作曲家一生的悲劇意識和生命哲思推向了頂點。無論是前者基于唐詩文本的深摯詠唱,還是后者以純器樂形態呈現的交響情味,人們聽到的都是馬勒心扉的徹底坦露……
    從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就立志為社會進步作貢獻。她到底推動了多少進步呢?但社會已變化迢迢。作為喬布斯的前女友,貝茲“幾乎任何事情都和他觀點不同”。何止與喬布斯和迪倫,她與這個社會的大部分人都不同,總是更硬更純粹的一個。但這就是瓊·貝茲。
    2017年9月,蘋果隨iOS11系統正式推出了移動AR開發應用套件ARKit,谷歌也在一個月后發布了基于Android系統的AR核心套件ARCore,2月23日,ARCore1.0正式版本登陸Google Play。那么AR應用的前景如何?今天我們首先來介紹谷歌的ARCore平臺。
    俄羅斯小說家巴別爾在《敖德薩故事》里寫道:“雅沙·海菲茲是在我們的城市里開始其音樂生涯的。”他接著說出了作為小提琴神童的海菲茲在敖德薩的出場價格,每場八百盧布,一個月十五場,能掙一萬兩千盧布。可見當年的海菲茲,是作為猶太兒童的偶像出現在巴別爾的世界里的……
    這是一種飄渺的、模糊又明亮的聲音,一種在現實和夢幻邊緣的聲音。王菲不只“小紅莓”這一個老師,但王靖雯變成王菲,確實是從這里開始的。后來,廣東話的《夢中人》變成了普通話的《掙脫》,在中文世界進一步擴散。自那以后,華語女聲歌曲的主流氣質變了,變得清新、清涼而憂傷……
    如果關注好萊塢電影配樂,你會發現大導演們的作曲家選擇如此之少。在合適的時候用器樂渲染氣氛、推進情節,用準確的歌曲捕捉當下及點睛,大部分作曲家這樣為大片配樂,冰島作曲家約翰·約翰森(Johann Johannsson)是個異類……
    羽生結弦對于波蘭作曲家這首時長九分鐘左右的鋼琴曲十分鐘愛,時常研究不同鋼琴家的演奏版本,并自稱最喜歡波蘭鋼琴家齊默爾曼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現場錄音。他在短節目中頻繁使用的背景音樂,便是出自齊默爾曼之手……
    鋼琴的“樂器之王”稱號絕非浪得虛名。它音域寬廣,可以覆蓋整個管弦樂隊;十指自由操作,可以勝任復雜的演奏;音準琠w、音色統一,能與各種樂器合奏——這些優點它都集于一身。從本質上講,鋼琴是一件杠桿構成的擊弦樂器,但要將精妙的人類動作賦給機械結構絕非易事……
    先于實體書店全行業崩潰十來年,實體唱片店也經歷了一次滅絕性崩盤。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我每次去外地、外國演出,必要到當地的唱片店逛一逛,每每滿載而歸,甚至導致托運行李超重。而從二十一世紀00年代末開始,我發現我逐漸無處可逛了……
    手上的這張CD,陳淑樺《黑發變白發》,四海唱片1986年專輯,以前我沒有見過。若非拜手機互聯所賜,使各個年代的遺物翻滾無際,在各淘寶店此起彼伏,陳淑樺的這10首曲目,我也沒聽說過……
    講述二戰的電影《指揮家的抉擇》(Taking Sides)中,有一場在戰后廢墟上舉行的音樂會,一眾音樂家演奏的,正是這首弦樂五重奏的慢板樂章。臺上,是病疾纏身、自知時日無多的作曲家筆下沉思內省的旋律,臺下坐著的,是偉大的指揮家富特文格勒以及負責審訊他的美國軍官……
    從勃拉姆斯的意旨和策略中可以窺見,藝術創新從來不像科學創新那般具有直線演進的性質,它可以突然前沖,也可以采取迂回,有時甚至通過倒退和折返達到出其不意。進一步,藝術創新比科學創新要求得更多……
    有人會拿柴可夫斯基的《第六交響曲》與馬勒的《第九交響曲》比較,以為兩部作品里有相似的糾結,化不開的情感濃度,以及找不到清晰輪廓的一團晦澀。其實區分它們也不難,柴可夫斯基交響曲里的糾結,是哲學意義的“苦惱”,海德格爾所說的“煩”;而馬勒表達的,多是神學意義的“恐懼”……
    《七宗罪》是我屢看不厭的一部電影,不單因為布拉德·皮特年輕時的美顏,以及卡文·史派西和摩根·弗里曼無與倫比的高超演技,還因為這電影講了一個復雜沉重、壓得人透不過氣來的故事,直直擊中人性中最幽暗的角落,以至于我們在不同年紀、不同心境時觀看,每每能自省反思,獲得愈見深沉的體會。
    網路上流傳過一句話概括作曲家的段子,很有趣。“帕格尼尼:我拿小提琴玩死你;門德爾松:命好,所以音樂也甜;戴留斯:我是音樂的陶淵明……”看看戴留斯的音樂標題:《夏日黃昏》《河上夏夜》《日出之歌》《夏日的庭院》《月落之歌》等等,的確還魂了中國古詩詞中田園情結……
    在樂器界,也有這樣一條鄙視鏈。樂器的種類不計其數,只一個交響樂團就有數十上百種樂器,這支鏈條也就長得不得了。那么,在這條長長的“樂器鄙視鏈”上,處在末端的是哪種樂器呢?
    莫扎特與Bank無疑都是天才,天才卻不總是完美的,他們會驚懼,會失落,也要時常面對內心深處的消極與不安。因而,這段知名詠嘆調不僅僅是夜之女王的獨白,也道出《天才槍手》中男主角的心聲,亦是作曲家莫扎特臨終前留在這世間的沉重嘆息。
    波蘭作曲家茲比涅夫·普萊斯納今年63歲了。想當初,他為電影大師基耶斯洛夫斯基(1941-1996)的電影《無休無止》完成配樂時,才剛好三十而立。他終生難以忘懷兩人初次見面磋商合作的情景,那是在華沙一家毫不起眼的酒吧……
    貝多芬之所以有那么大的影響力,是因為他抓住了舊秩序崩壞之后的自由、民主、個人英雄主義的時代精神,發出了那個時代的最強音。如果說貝多芬的交響曲是高貴思想的宏大表述,那么舒伯特的音樂則轉向了更私密化、個人化的表達……
    2017年,國產青春片《閃光少女》用一場驚艷四座的斗琴戲,奏起了民樂與西洋樂的愛恨情仇。影片中,民樂方的嗩吶樂手憑借其變調的技巧,將西洋樂的《野蜂飛舞》變調至《百鳥朝鳳》, 用嗩吶用“百鳥”吹散了“野蜂”,吹出了民樂那不遜于西洋樂的磅?氣勢,讓人不禁驚嘆民樂的非凡魅力……
  • 1
  • ...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
  • 109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