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7
  • ...
  • 111
  • 介紹 - 介紹音樂與器材
    小胖林育群這次帶來的專輯《Age-Store故肆》,就是一張有故事的專輯。它由四個故事的五個版本組成,因為音樂里那些源自真實的經歷,甚至就連專輯的名稱,也被直接定義為“故肆”。肆,就是可以理解成Store(士多)的肆……
    舒伯特是世界級“超一流”作曲家行列中在世壽命最短的一員。他的偉大不僅在于他的早熟,還在于他在早熟的基礎上繼續了幅度巨大的心理和藝術發展,而且這種心理和藝術發展的速度之快遠遠超過了生理成長的速度……
    《我的中國心》,是王福齡作曲、黃霑填詞,收錄在香港歌手張明敏1982年發行的同名專輯。1984年,張明敏在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上演唱了該曲,觸發了春晚“核爆炸”般的傳播威力。
    2019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剛剛落幕,維也納愛樂樂團便在官方網站宣布了下一屆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年度指揮的人選,1978年出生、綽號“胖蔥”的拉脫維亞指揮家安德里斯·尼爾森斯(Andris Nelsons)將在2020年元旦站上金色大廳的指揮臺……
    當楚門與勞倫初遇的時候,片中的背景音樂是肖邦第一鋼琴協奏曲的第二樂章。這首三樂章的鋼琴作品完成于作曲家二十歲情竇初開的年紀,而肖邦在寫給友人的信中,也曾用“春天”“明月”和“良宵”等動人的語詞來描摹旋律中蘊含的情味……
    2019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將迎來又一位“新指揮”—— 克里斯蒂安·蒂勒曼(Christian Thielemann);其實他早已是維也納愛樂樂團的“老朋友”。這位出生于德國柏林、以指揮德奧經典作品見長、被樂迷昵稱為“大熊”的中生代指揮家,終于被邀請執棒這臺全球矚目的年度音樂盛會,而蒂勒曼本人也欣然赴約……
    在1947年好萊塢拍攝的黑白電影《夢幻曲》里,我看到這樣的鏡頭——溫馨小屋,陽光熱烈。他深情款款地對她說:“你可知道一首名叫《Widmung(獻詞)》的小詩嗎?我幫它譜了曲。”他的雙手開始在琴鍵上翩翩起舞,優美流暢的旋律如湖水流淌……
    時任中國音樂家協會《歌曲》月刊編輯的陳曉光(筆名曉光)親身感受到了人民群眾發自心底的喜悅,深切體會到了祖國大地日新月異的活力,于是他激動地寫下了歌詞《在希望的田野上》。歌詞大致分為三段,第一段寫家鄉,第二段寫理想,第三段寫未來……
    如今大凡出名的古典音樂家,收入都很可觀,全球情況基本如此,古典音樂領域的著名藝術家、交響樂團骨干,都是這個社會的高收入者。但像莫扎特這樣的頂級音樂家,在他的那個時代是否一生富有呢?他擁有與今天著名音樂家能相媲美的財富嗎?
    《胡桃夾子》在西方世界是一個超級大IP,自從1816年誕生以來,200多年過去了依舊長盛不衰。最初,這是個寫給孩子們的童話故事,并沒有什么名氣。后來經過大作家大仲馬改編,柴科夫斯基作曲,成為了數一數二的芭蕾舞劇,全球各地的芭蕾舞團爭相排演……
    當時的現場聆聽過程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三點:第一,是樂章編配與時代歷史演進的對應性。第二,是海亮對于古琴和簫這兩種樂器、三種彈法(包括吹簫、彈古琴、琴弓拉琴弦)的靈活運用,仿佛給我們呈現了三個截然不同的自我,或者三種類型化的國人形象……
    它是奧地利的第二國歌,它是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保留曲目,它自創作之始歷經一百五十年卻仍舊長盛不衰,它贊頌了德奧直至東歐絕美的河谷風光,也繼承傳揚了德奧無雙的音樂傳統,它的鼎鼎大名讓無數人希望能夠蹭到它的光環,邪惡的政治勢力對它又愛又怕……
    李谷一《鄉戀》的氣聲唱法為中國大陸通俗唱法帶來新面貌,更多的是思想觀念上的解放和啟發。又或者可以說,《鄉戀》能幸運存活,并能產生巨大影響,皆因為它匯入了改革開放的大潮。
    筆者聽說德國人觀看的第一部歌劇,往往不是莫扎特的《魔笛》,便是韋伯的《自由射手》。最近曾現場觀賞由柏林菩提樹下國家歌劇院擔綱演出的《自由射手》,發覺傳言非虛,男女老少都沉醉其中。該場演出貫徹當代劇場簡約風尚,舞臺布景自始至終以一個黑漆的洞穴象征荒野叢林……
    戴荃就是既堅守根源,同樣不停止創造的音樂人。比如在這次的新專輯《不完荃》里,他并沒有刻意的放棄自我,一味地想要證明自己不只是一個會寫《悟空》的音樂人,他同樣繼承了《悟空》的音樂體系,寫下了另一首雋永的國風作品《嫦娥》……
    絮絮叨叨的、讓人又愛又恨的美國導演伍迪·艾倫在自編、自導及自演的電影《曼哈頓》開篇處的旁白中說:“每每見到紐約街景,我的耳邊總會響起格什溫的音樂。”的確,在古典音樂的世界中,恐怕再沒有什么旋律能比美國作曲家格什溫的那些糅合古典與爵士風味的作品……
    20世紀70年代末,臺灣歌星鄧麗君出版了新專輯《甜蜜蜜》,其主打歌曲《甜蜜蜜》立即產生了轟動效應。在1979年香港“金唱片頒獎禮”上,《甜蜜蜜》唱片專輯榮獲“白金唱片獎”。這首《甜蜜蜜》和鄧麗君演唱的其他歌曲,很快偷偷地被引進了大陸……
    一支標準的交響樂團。除了樂器種類,各種顏色的發型、膚色,座位安排,還有什么是交響樂團的“標配”?可能你已經太習以為常了,以至于根本不會在意它。我來給你指出來吧——交響樂團的著裝,全都是一水兒的黑色禮服……
    如同當年聽到《野子》后,給人一種意想不到近似,蘇運瑩這次的新作《在這里請你隨意》,同樣又打破了這種宿命規律。雖然已經闖蕩歌壇多年,雖然得到很多贊譽和獎項,但蘇運瑩卻依然能夠保留《野子》那樣山野的隨意與隨性,依然沒有受到工業體系的干擾……
    上世紀80年代末期,在電視機前觀看古典音樂會,對國人來說還是全新體驗,尤其是觀看已有近半個世紀的年度音樂盛會——維也納新年音樂會。1986年,中央電視臺獲得維也納新年音樂會電視播出權,并在1987年春天錄播了由指揮大師卡拉揚執棒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
  • 1
  • 2
  • 3
  • 4
  • 5
  • 6
  • 7
  • ...
  • 111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