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評論行業、評論音樂
車馬費,又叫紅包,好處費,是一種灰色交易,現如今已經成了媒體的潛規則、錢規則。我剛進入媒體的時候,正趕上這股歪風盛行,我當時在一家報紙工作,我曾經聽到一個部門領導在打電話,對方是我國著名歌星,80年代走紅,上過春節晚會,還出過事,曾經銷聲匿跡過,后來又復出。這個領導說得很直接,給一萬塊錢,寫一整版,5000塊錢,半個版面。后來,真的就寫了一整版
書簽: 記者
2001年,臺灣出現個“哈狗幫”,把罵人和墮落生活唱的繪聲繪色。你真覺得他們真的是有良知么?未必,歌唱愛情的人未必就是個有愛心的人,歌唱良知的人也未必就有良知。有時候,藝術的表現和夸張讓人忽略的它真正的社會意義和啟示作用,也讓表演者存有私心雜念。試想,當所有的人都去歌唱愛情,愛情也就不那么感人了。罵人是最能取得直接商業效果的方式,假如禰衡今天在世,他非但不會被殺,反而會成個明星。
書簽: 罵人
年逾80的老藝術家王昆直言,李瓊近年來受到以金鐵霖為代表的“學院派”音樂人的不公平“壓制”,屢屢與獎無緣,這說明中國民歌界對歌手和作品的評審存在著一定的問題。王昆此舉頓使會場陷入尷尬狀態,也在音樂界引起強烈反響,有人認為王昆的“發難”捅開了樂壇鮮為圈外人知道的“原生態”與“學院派”之爭。
美國聯合錄音工業為銷量已超過1千萬張的唱片舉行鉆石頒獎紀念,目前共有74張唱片獲此殊榮。我們今天選出其中十張銷量最高的唱片,數字雖然不能說明一切,但也能從某些側面反應一些問題、感慨或其他……
是我習慣,家里凌晨,剩腳步那些回音,音樂之中,與我同行,床頭亮一盞暗燈,十二夜,陪伴著我的,有這十二個女歌手的十二首歌曲,十二夜這么過去的,但是留下的卻是對十二女歌手,十二首歌曲的深深回味
天邊傳來了來自草原的深情牧歌,我從小在草原長大,我所知道的蒙古人不論男女老少都是能歌善舞,我非常喜歡聽他們拉著悠揚的長調或唱著深沉的牧歌....
愛國主義是流氓的最后避難所。我說,愛國主義還是奸商的迷魂湯。EVD走到這田地,連愛國主義也救不了他了。EVD就這樣死掉。
書簽: EVD
剛剛過去的20世紀,對中國的揚聲器和喇叭事業確實是大發展的幾十年。雖然不能成為我們故步自封的理由,但也卻包含了若干工人、技術人員的心血和努力。不可不稍事總結。一個扼要的回顧也許是必要的。
多媒體喇叭作為PC一個可有可無的配件發展至今,一直很難獲得用戶的關心,用戶更多關心的是顯示卡、CPU的技術,而對多媒體喇叭的相關知識卻了解不多,在為數不多的相關文章中,卻很多都是漏洞百出,我們不能要求每篇文章都無錯誤,但是編輯本身基礎知識不夠卻開始傳道卻有失媒體積極作用,我們找到這么一篇文章,嘗試著修改其中錯誤之處,本文中紅色文字為Soomal加注。由于本文的特殊性,文章出處和原作者資訊不再刊登
一方面,好產品,沒有人敢寫真實的頻響范圍,誰也不愿意無緣無故吃個啞巴虧。所以,現在要么不寫頻響范圍,要么干脆寫上20Hz-20KHz的“萬能數據”。另一方面,有些廠商已經開始學會玩文字游戲。既然你不相信20Hz-20KHz,我們做個簡單的算術,就寫40Hz-18KHz吧,還可以堂而皇之的告訴大家,20Hz-20KHz是不可能的!
2005年6月中,Creative公司終于發布了“萬眾期待”的X-Fi,并且首次發布了最為詳盡的說明文檔,并對當前某些疑問一一做了解答,可是我們看完之后更迷惑了。當號稱全球最頂級的多媒體裝置制造商聲稱 MP3比原始CD還好聽時,我們是哭還是笑好?
因為工作關系,常常去一些娛樂場所檢查工作。在沒到現在這家單位之前,我是從不上什么歌廳舞廳的,總覺著那些地方不是咱這號人去的,再加上流行歌曲不會唱,舞不會跳,也就沒了那興趣。自去年8月調到現在的工作單位之后,工作性質所定,不去還不行。慢慢地,也就覺著唱唱歌也沒什么不好
書簽: 老歌
熏陶在音樂的氛圍中是一種幸福,以審美來愉悅身心不能不說是相當有格調的事情。可惜,那是西方的產物,而附庸風雅在我們生活中是常有的——兩人互相談論音樂,嫌說的不過癮,非要有點新意才行,說著說著從謝霆鋒就轉到勃拉姆斯或者是德彪西了,然后談談卡拉揚或者小澤征爾的水準,這才是品位呢!實際上他們也就只能把謝霆鋒談得很透,剩下的純粹是把歷史上音樂大師的名字進行排列組合
書簽: 虛榮
70年代的人見證了一個時代的變遷,我們感受過8字弟妹們完全不同的流行文化,臺灣校園歌曲、酸到骨頭的靡靡之音、憤怒的搖滾、84版射雕英雄傳……這些都是記憶,這100首就是記憶之一
書簽: 經典
如果再過十年,生活把我折磨成一個六親不認辣手摧花的無恥之徒,只要你讓張楚、何勇、竇唯站到我的面前放聲歌唱,一定又能找回年少時那個傻傲傻傲的我
書簽: 搖滾
不只是隨身聽,不只是工業設計,不只是執行長賈布斯(Steve Jobs)的才氣,蘋果計算機iPod的全球瘋狂成功,更來自一連串的軟體開發策略和企業轉型。iPod的沖擊,也不僅是生活風格的擾動而已,而是全球科技產業的大胎動,由兩千年到今天,在全世界科技公司找尋「再成長」的漫漫長夜里,蘋果已經證明:它的「iLife」概念才是新主流,而iPod正是它主宰未來的訊號……
隨著社會的不斷發展,多元化的文化需求必然帶來多元化的藝術格局。正如王曉京所說,如今全世界的文化生活都在向多元化發展,我們何必再把自己固化在一種模式上呢?女子十二樂坊,不管以何種名義流行,都是一件讓人慶幸的事兒
或許我們真該先想想:或許搖滾樂是一種精英文化,是一門實驗藝術,是貴族的事業,是其他人的先鋒隊?如是,則不必在乎有沒有人傾聽,只要獨善其身,孤獨地飛掉便是了。但是此思路不通。搖滾樂的先鋒性永遠建立在民眾性的基礎上,它的批判鋒芒、它的創造力、它的勇氣、它的孤獨和獨立都是向民眾傳遞的內容
書簽: 搖滾
縱觀全文,我想總結的就是,雖然情愛被中國的搖滾歌手們用來作為反抗現實,謳歌理想的手段之一。但是搖滾人本身在這個方面卻有著遠比他們的立場要復雜得多的感情。這種復雜的感情源于邊緣人的生存狀態導致的對生活的反思和懷疑;也同樣源于豐富的生命感受。從后結構主義的觀點出發,恰恰是這種復雜與搖擺不定的焦慮狀態迸發出來的力量,賦予了搖滾樂更高的價值
這場劇變中,沒有輸家。intel得到蘋果,讓PowerPC構架的電腦人間消失,也讓微軟多了一個競爭對手,蘋果得到intel,解除了束身之縛,以后蘋果是靠軟體還是硬體打天下多了很多未知結局,可以斷言的是,其中最光輝的結局肯定比現在強。而微軟得到IBM,賺了口水不說也讓對手冒了冷汗,IBM得到微軟則真真正正做上了PowerPC構架的老大,勢力的重組,讓一種新的競爭格局重現,IBM徹底告別個人電腦業務,電腦用CPU市場剩下intel和AMD,作業系統市場變成MAC OS VS Win,相互約束相互競爭,受益的肯定是我們這些平頭百姓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