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
  • 113
  • 評論 - 評論行業、評論音樂
    2018年4月20日下午,瑞典DJ Avicii(Tim Bergling)在阿曼首都馬斯喀特去世,年僅28歲。他的經紀人Diana Baron在聲明中說:“他的家庭非常悲傷,希望每個人都尊重這個家庭在艱難時刻對隱私的需求。我們將不會發布進一步的消息。”
    在關于貝多芬的一部電影里,結尾響起“歡樂頌”的音樂,畫面從童年的貝多芬開始。他從屋子里跑出來,跟隨旋律越跑越快,最后在一片水流前停下來,然后躺入水流,在滿天星光下聽聞大合唱激越唱起。內田光子的貝多芬,讓人想起的是晚年貝多芬在交響樂、四重奏、鋼琴曲里的崇高情懷……
    ​熟悉Supper Moment的歌迷不少,不熟悉Supper Moment的歌迷也有很多。這種熟悉與不熟悉,恰恰也同步了港樂的生存現狀。​在很多人的印象里,老是覺得港樂“已死”,這顯然就是一種資訊不對稱。其實,港樂一直以來都活得好好的,新人層出不窮,佳作源源不斷……
    謝爾蓋·拉赫瑪尼諾夫的音樂作品總是吸引著廣大的古典音樂愛好者,原因何在?今天,為紀念這位偉大作曲家去世75周年,我們不妨從他憂郁而高貴的樂曲中去探視他生命歷程的點滴……
    人都喜歡聽英雄戎馬江湖的故事,但這不是一篇“講古”羅大佑的文章。它想呈現(哪怕一點點)的是,63歲的羅大佑是什么樣子。63歲的羅大佑剛剛出了新專輯,2018年5月還將在上海、成都和廣州三地巡演……
    中國在2017年已經遠超美國、日本而成為全球最大的移動游戲市場。可見游戲已經遠不是小眾化的愛好者領域,和PC市場一樣,移動游戲的周邊和硬體市場也有著很大的發展機遇,去年的雷蛇手機、今年的黑鯊、努比亞紅魔等手機的上市也凸顯了游戲應用成為了2018手機市場的一個賣點。
    聽勃拉姆斯,仍需像聽貝多芬一樣正襟危坐,盡管他已經柔化了不少,但嚴肅的面容依舊。除此之外,還需清空自我,不置前提,才可以層層遞進地聽進去。勃拉姆斯的情感,因為充滿糾纏之影而異常動人。他繼承了貝多芬,但多了掙扎與悲痛。
    與那幾部要么因為主角演技(比如《至暗時刻》)、要么因為主角顏值(比如《請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而獲得坊間熱議的本屆奧斯卡提名片相比,《魅影縫匠》顯得相當低調:沒有太多映前宣傳,也不想因循最近幾年好萊塢得獎影片“政治正確”的慣用套路……
    毫不夸張的說,當李泉瞪圓雙眼,在《歌手2018》的舞臺上邊彈邊唱他那首著名的代表作《我要我們在一起》時,作為觀眾的我,就像攝影機捕捉到的那些被懷疑為作秀的觀眾一般,居然淌下漣漣的淚水……
    將負面缺憾轉化為“正能量”,這是深植于藝術內部的一個重要機制,不論宏觀還是微觀均是如此。從宏觀層面看,比如拿音樂來說,似乎音樂應是“和”的藝術,“和諧”“協調”“統一”“諧美”好像是理所當然的題中要義,是音樂之所以存在的至高原則……
    柴可夫斯基《第六交響曲》(又稱“悲愴”)的第一樂章與第四樂章寫得真是精彩,力透紙背,感情深沉、強烈,形式獨具一格。第二與第三樂章與這兩個樂章相比力度稍弱,但也不失水準。勃拉姆斯和馬勒的交響曲創作,與柴可夫斯基在同一水準,而超一流的大師,無疑是貝多芬……
    交響樂創作有點類似小說,管弦樂隊序曲、有獨奏聲部的小型管弦樂隊作品就像是短篇小說;交響詩、交響組曲、多數器樂協奏曲就像是中篇小說;而奏鳴曲式的多樂章交響曲則像是長篇小說,是創作者最嘔心瀝血、為自己藝術生涯樹立的里程碑……
    一百年前,德彪西(Achille-Claude Debussy)在巴黎病逝。一百年后的今天,當我們追念起德彪西時,稱其為印象派音樂大師,但是他本人并未真正認同過這個標簽。雖然不是出生于音樂世家,但德彪西的音樂天賦在他童年時就已經顯現了出來……
    作這張專輯時,薛之謙“出道”11年,早過了娛樂學徒期。他卻仍寫出了初學者心身俱受傷害的折磨與痛楚,這不尋常。此時的他,貌似已經看穿了,業已放下身段縱身笑海,做起在人前充楞賣萌的“段子手”生意,但回到人后,在歌曲里,他如此肅然地咬嚙著內心……
    談到舒伯特的室內樂作品,《A大調五重奏“鱒魚”》D.667可說是首屈一指的名作。這首五重奏的旋律很優美,又充分表現了室內樂中,鋼琴與弦樂交相輝映的特殊效果。所以它不時被推薦為室內樂的入門作品。似乎通過該作,很容易打消人們有關室內樂作品“深刻抽象”、“不易接近”等類的誤解……
    ​在本年度《歌手2018》常規賽的最后一場,汪峰選的歌曲叫《空空如也》。有些人在看到這期節目的歌單時,第一反應就是汪峰怎么又唱自己的歌,因為他本人有一首作品,就叫《空空如也》。但汪峰在節目里唱的《空空如也》,并不是他自己寫的《空空如也》,而是另一首撞名的歌曲……
    《我該幾時鼓掌》是新近出版關于音樂會禮儀的譯著。以世界一流小提琴家的有趣且富有教育意義的目光,關注音樂世界的幕后。作者丹尼爾·霍普活躍在國際舞臺,曾多次帶領室內樂團來中國演出。在書中作者帶著我們從貝多芬時代追溯,探究古典音樂現場禮儀規則的起源……
    不知是否因為導演兼編劇麥克唐納的愛爾蘭血統,他選擇愛爾蘭民謠《夏日最后的玫瑰》作為這一發生在美國僻遠小鎮故事的背景樂。開篇樂音響起,小鎮在濃霧中緩緩浮現,霧氣彌散的鄉間公路、闊大的草地以及路邊矗立的三塊斑駁的巨幅廣告牌,透出落寞荒寂的味道……
    貝多芬一直關心鋼琴制造工藝上的進步發展。他對既有鋼琴的不滿,眾所周知,他希望鋼琴可以更洪亮、更雄偉些,還要求鋼琴該更溫柔、更善吟唱些。每寫一首新的曲子,他都對鋼琴無法真正達到他在樂譜上標示的效果,感到沮喪挫折……
    胡德夫,出生于臺灣臺東的原住民民歌手,臺灣民歌運動、原住民運動的先驅之一。20世紀70年代,胡德夫與楊弦、李雙澤推動了被稱為整個華語流行音樂啟蒙運動的“民歌運動”;2005年4月,首次出版個人音樂專輯《匆匆》,獲得臺灣流行音樂百佳專輯(1993年至2005年)第二名……
  • 1
  •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
  • 113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