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7
  • ...
  • 113
  • 評論 - 評論行業、評論音樂
    弧度優美的豎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撥弦樂器,經歷了數千年的演變,其來源雖已難追究,但根據其造型給予的啟示,人們普遍認為這些弓弦樂器皆由遠古人類對弓箭的改造而來。豎琴音色婉約精致,能奏出柔和優美的抒情段或華彩段,極具感染力,它一直被認為是“世間最美樂器”……
    或許你不了解搖滾樂,但你一定聽過披頭士的名字。作為公認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搖滾樂隊,披頭士樂隊(The Beatles)雖然只活躍了短短數年的時間(1962-1970),其影響力卻穿越多個時代,深刻地改變了流行音樂,成為了幾代人心中不朽的傳奇……
    “高雅音樂”是一種約定俗成的稱謂,很難給出具體的概念,不過人們心里大抵明白其所指的音樂范疇,即以古典音樂為主的一種音樂類型。高雅音樂雖然不能與古典音樂劃等號,但是說古典音樂是高雅音樂是不會有異議的……
    你會花128元大鈔,去買一本《無法發行的60張唱片》嗎?我的回答是“絕不”。但是當我將這本重量超過1公斤的書從頭至尾翻完,我之前的想法被砸了個稀巴爛。此書是英國樂評人布魯諾·麥克唐納于2014年主編出版的一部著作……
    古典音樂在當下遭受的挑戰之一,就是對確定性的疑問。文化的相對主義,世界的不確定,已成為主流認識。貝多芬的雄辯,新一代聽眾可能會覺得可笑,因為他們習慣了喜劇地看待人世。聽貝多芬,需要正襟危坐,他的每一個樂句都前后相連,幾乎讓人喘不上氣來……
    我不喜歡今時今日青春偶像劇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劇中年輕男女戀愛談得未免太寡淡單薄了:成日將“愛不愛”或是“想不想”掛在嘴邊,一點迂回含蓄也不講。與這樣直白無趣的示愛相比,十多年前一部名為《沉靜如海》的電影可說是相當高明了……
    世人認知中的圖瓦,有非“現代文明”視角的存在嗎?過去的幾十年中,這塊亞洲中心的神秘之地被掀開面紗。世人贊嘆她的音樂,將對于游牧生活的種種幻想賦予她。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理查德·費曼是最早關注她的西方人之一……
    無論聽柴可夫斯基,還是拉赫瑪尼諾夫,甚至是俄羅斯小曲(包括像《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這樣的簡單作品),一種深重的悲傷連天動地,綿延不絕,讓人難以自拔。這種悲痛在歌唱,適合在影視作品里使用。拉赫瑪尼諾夫注重旋律,從不放棄音樂里的歌唱性……
    傳播手段的泛化和權威評價體系的消解,導致劣幣逐良幣的現象,這種感嘆由來已久。但是,形成于資訊時代的流行音樂文化,必然帶有網路作為主要生產和傳播手段的時代特征,其結構是復雜的,不好做結論……
    肖邦弱不禁風,被人戲稱為“紙片人”。他病重的時候體重只有九十磅,也就是八十斤左右。這個體量如此小的人,卻能擂動體量巨大的鋼琴,像是瘦小的車夫,在趕一輛幾匹馬驅動的豪華馬車。肖邦的鋼琴作品充滿陽剛之氣,彈奏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流行音樂不流行,優秀作品失去大眾,卓越創作不再有無上榮光……以及這背后的,無邊界、無門檻、無差別、無中心的方向,這種狀況并非中國獨有,全世界的、整個人類,都在面對相同的問題。
    姜文和作家阿城談到音樂,他說:“我的電影其實都是從音樂開始的。我跟人家說,我連譜都不識,我只能說我的靈感是從那里來的。比如,我聽馬斯卡尼的音樂,像一個火兒,把天點著了,想抽根煙,白日夢,跟著走……”
    如果你是室內樂愛好者,DG公司2009年出品的《俄羅斯三重奏》值得一聽。這是郎朗首張室內樂大碟,與提琴巨匠列賓、麥斯基共同演繹了柴科夫斯基和拉赫瑪尼諾夫的作品。兩部鋼琴三重奏,都附注為“紀念一位偉大的藝術家”……
    有一個精彩的比喻,說的是勛伯格的十二音體系音樂。美國鋼琴家理查德·古德引用一個學者的表述,講十二音體系作品是沒有帆的船出海,船長以為,只要命令船員服從精密的日程與安排,就可以阻止他們懷念家鄉,也不問最終駛入何方……
    從小受到過度保護的許茹蕓,在人生的很長一段時間里都活在泡泡里,“還以為生活就是這個樣子的。”密集發片的職業生涯是一個更大的泡泡,同樣讓她的雙腳懸在空中,卻面臨更大壓力。像很多女歌手一樣,許茹蕓唱了很多情歌,當時卻未必能理解其中深意……
    不久前,姜文接受許知遠的訪問,提到自己老了之后要做三件事,出書,畫畫,再寫首曲子。如果你碰巧看過他的大部分電影,便會發現這位中國影壇的“怪才”的確喜歡在那些極度張揚個性的影片中,用上爵士、搖滾和古典等多個類別的音樂……
    百余年前,德彪西 (1862-1918)幾乎以一人之力,完成了一次影響深遠的音樂 “革命”——他憑借在當時看來幾近奇異的藝術理念,在旋律、節奏、和聲、音色、織體、結構等幾乎所有的音樂語言維度上,都拓展了前所未聞的領地,將音樂導入特別意義上的 “現代”大門……
    近幾年,歷經60多年起起落落的人工智能再度掀起熱潮,成為科技和資本追逐的焦點。它滲透到各行各業,甚至侵入高級抽象藝術——音樂領域。人工智能揣摩我們的心思推送音樂,捕捉我們的演奏動作予以調整,學習我們的數據創作音樂……
    羅思容與孤毛頭樂團的第四張專輯《落腳》,已從“大地之母”的書寫進化至“大地”。 她的上一張專輯《多一個》以臺灣女性詩人的作品入歌,透過不同的女性視角照見不同角落,上下通達超越族群和性別限制……
    霍洛維茨的觸鍵十分獨特,有獨一無二的方式與感覺。與古爾德彈奏的巴赫一樣,喜歡的人會將其捧上天,不喜歡的則不屑一顧,認為是邪魔一路。不知其間有沒有嫉妒的成分,攻擊霍洛維茨的,多是一流鋼琴家……
  • 1
  • 2
  • 3
  • 4
  • 5
  • 6
  • 7
  • ...
  • 113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