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
  • 133
  • 音樂 - 我們愛音樂
    電視連續劇《紅樓夢》的播出,掀起了一個盛況空前、持續至今的收視熱潮,成為了“中國電視史上的絕妙篇章”和“不可逾越的經典”。該劇的音樂也同樣引起了巨大的轟動,成為我國音樂史上一個重要的標志性符號,甚至可以認為從此音樂藝術中多了一類音樂叫“紅樓夢”……
    她并非絕色女子,身高只有1.4米多,成年后以藝名行世,“皮雅芙”即巴黎俚語“小麻雀”之意,同時意指小個子。但她擁有歌唱表演的天賦異稟,至今仍然被推崇為法國香頌獨一無二的天后……
    我不認識辛豐年先生。為探知他,專門向嚴鋒要照片,因為,上海音樂出版社出版的文集上竟沒有他一張照片。其實,網上本是可以搜到的,他和趙麗雅的合影,網上也有。從照片看,是個耿介、執著、執拗的老人……
    中國古人也和我們今人一樣,熱烈地追求節日帶來的精神享受和人倫之樂。沒有電視和網路,對他們來說,缺憾也許是不能像現代人那樣拿著手機搶紅包;而好處也不少,至少他們不必忍受無孔不入的無聊商業廣告。
    其實,關于音樂好聽不好聽、協和不協和的標準,一直在發生變化。對中世紀的人們來說,三度、六度就是不協和,可后來發現,三度、六度還是蠻協和的。推動人類音樂歷史發展前進的一個因素,就是對不協和的接受度越來越高……
    這首《一無所有》以狂野、粗獷的西方搖滾音樂為背景,融入典型的中國西北音樂元素,對當下社會、文化、人們的精神體驗與思想進行深刻思考,他的作用力比任何一位西方大牌搖滾明星的音樂更具有指向性……
    一次次地重新演奏古代作品,和一次次地播放歷史錄音,這根本就是兩碼事。聽錄音就是那年那時的演奏,而新的演奏是跟隨時代精神前行的,會有新的發現,精神同等,但表意各自。古典音樂能流傳至今,重要的不是它們有錄音,而是一再被提起重奏,一直在路上走……
    《春節序曲》那熟悉的旋律,是中國人對于春節的集體記憶。在各個音樂播放平臺中,不同樂團演繹的《春節序曲》下都有上百條的留言。有人說,前奏一出來,就是過年的感覺。還有一位網友留言道:“在日本三年,每到春節,聽到這個旋律就會控制不住眼淚。”
    蔡健雅年輕的時候,也曾花大力氣來證明自己。擔任女主唱時被譏諷“女生懂什么”,便買了把吉他開始學樂理。漫長的職業歌手生涯中她始終不是公司力捧的那一個,所以自己寫歌曲線救國,直到確立“女創作人”的身份才站穩腳跟……
    回顧Soomal在2011年10月至2014年1月這兩年多時間里推出的一系列授權試音曲,依然有其特殊的價值;特別是其中由上海民族樂團演奏的好幾部民樂精品、上海交響樂團提供的珍貴歷史錄音文獻以及中國交響世紀系列中的那些優秀民族管弦樂作品……
    書簽: 試音曲
    作為開創浪漫主義交響曲先河的作品,柏遼茲在他的《幻想交響曲》中顯露出了他對交響音樂創作的極大野心,他的浪漫主義氣質也在其中展現得淋漓盡致,用“幻想”這一富有詩情的標題為交響曲命名,也頗具有浪漫主義的氣質……
    《十五的月亮》是由石祥作詞,鐵源、徐錫宜作曲的一首歌曲。該作品創作于1984年,是鄔大為、魏寶貴作詞,鐵源作曲的作品《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的姊妹篇,1985年由董文華、柳培德在央視春晚上演唱,隨即紅遍大江南北……
    2018年的國際古典音樂界一如既往無比熱鬧。兩位作曲家的周年紀念貫穿整年活動。多才多藝的作曲家、指揮家、教育家、鋼琴家倫納德·伯恩斯坦的百年誕辰,以及印象派開山鼻祖、法國作曲家克勞德·德彪西的逝世百周年,都在2018年……
    《模特》《李榮浩》之后,李榮浩的三四專(《有理想》《嗯》)雁過幾未留痕,他做的突破被視作以失敗告終。去年十月發行的第五張專輯《耳朵》,李榮浩回到安全框架內,恪守清晰的主副歌分野,輕盈流暢的旋律和若無其事的唱腔以最不具攻擊性的姿態淌入耳朵……
    2018年,從安德烈·波切利到馬友友,很多音樂家都錄制、發行了專輯,這些專輯里的音樂我們近幾年都不曾聽過,其中哪些最受歡迎?近日,英國Classic FM著名主持人約翰·蘇切特為我們評選出2018年最難忘的10大古典音樂專輯。
    《故鄉的云》收入1984年5月臺灣四海唱片公司發行的文章專輯《三百六十五里路》中,或許因為不是該專輯的主打歌曲,發行后僅在臺灣及東南亞一帶比較流行。而讓內地人們接受和喜愛這首歌,卻是費翔的演唱版本……
    總的來說,如果將2019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與往屆相比,可以說,它是一屆藝術造詣極高的音樂會,幾乎每一首作品都有著精湛的處理,即使不是歷年來最令人信服的演繹,也是極具蒂勒曼個人色彩的藝術品。因而,這也使得這一年的音樂會上即使毫無幽默噱頭,也足以令人十分難忘……
    在全國各地交響樂團的各類音樂會中,我們能夠經常聽到的中國交響樂作品,除了《黃河大合唱》以及根據其改編的鋼琴協奏曲《黃河》,就是小提琴協奏曲《梁山伯與祝英臺》,當然還包括管弦樂曲《春節序曲》《紅旗頌》《北京喜訊到邊寨》等有限的幾首……
    《歌手2019》是《歌手》品牌的重新出發,還是只是一次“回光返照”?不得而知。有人如此唱衰,這一次請來了劉歡,下一季要請誰?但假設《歌手2019》能夠成為華語樂壇新人的“助推器”以及原創歌曲的“發動機”,從消耗轉變為生產,那么《歌手》這一品牌是有長青的可能的……
    有一首甜美而悠遠的歌,它“源自”一座綺麗的小島;它是個美麗的傳奇,它伴隨著我國的改革大潮一路唱響,唱紅了小島,唱遍了大江南北、村鎮城鄉。唱得山巒呼應,唱得人心激蕩。這首歌唱了近40年,至今仍在神州大地回響……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
  • 133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