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
  • 13
  • 隨筆 - 音樂隨筆、心得
    我在芝加哥大學教書的時候,有一天,一個朋友跑來對我說:“想不想去納什維爾?”很多像我這樣的20世紀80年代中國大學生,或者自認為是鄉村音樂迷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大名鼎鼎的鄉村音樂之都呢?去吧,去一個憧憬已久的想像之地……
    毫不夸張的說,當李泉瞪圓雙眼,在《歌手2018》的舞臺上邊彈邊唱他那首著名的代表作《我要我們在一起》時,作為觀眾的我,就像攝影機捕捉到的那些被懷疑為作秀的觀眾一般,居然淌下漣漣的淚水……
    我相信,每個人對于糖果的感情一定來源于童年的某些記憶。而我的記憶則來自有一天爸爸帶回家來的糖果是用五彩繽紛、光鮮閃亮的“玻璃紙”包裝的糖果,而不是此前那種灰突突的蠟紙外包裝,內襯糯米紙的老式“米老鼠”;就憑這一個外包裝的改變,糖果立刻變得分外的甜美……
    學者Michael Broyles曾在其著作《貝多芬在美國》中,提出了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即便你不是古典樂迷,即便你一生都不曾踏進那些裝潢考究的音樂廳半步,但貝多芬的音樂仍會時不時地出現在你的日常生活里……
    1987年10月19日,年僅42歲的杜普蕾因多發性肌肉硬化癥離世。到如今,整整30年。30年過去,樂迷仍然想念她,為她的天賦、她的倔強,以及她灑脫率直的性格。因此,當那部關于杜普蕾的半傳記式電影《她比煙花寂寞》在十數年前面世,引來不少深愛杜普蕾的樂迷不滿……
    眾所周知,赫本非專業歌手出身,她的嗓音略帶沙啞,歌聲效果和唱KTV差不多,但沒有技巧反而成全了自然之感,歌聲里的真摯足以打動人心,最終該曲榮獲第34屆奧斯卡最佳電影歌曲金像獎。
    需要承認,這是一個困惑:瓦格納耗費20多年寫成的《尼伯龍根的指環》,究竟是給人看,還是給人聽的;抑或看與聽必須一體,不可分割。如果要看全劇,四個晚上才能完成,一場車輪大戰,不僅情緒的完整性不能保證,聽覺的敏感也會喪失殆盡……
    近年來許多人機交互、物聯網和自動化等各類軟硬體項目產品也被塞進了這個籮筐里,然而隨著大數據、大聯網、機器人應用深入到人們的經濟生活領域,各種關于人工智能和機器人代替人腦和工人勞力的擔憂,大數據和“天網”對生活隱私的干涉等也成了月經話題。
    過了一個星期,我才真的敢提筆寫Chester Bennington(查斯特·貝寧頓,林肯公園主唱),他的死仿佛一個不真實的夢,一直在一片嘈雜轟響的喧嘩中抽象和墜落,一直無法真的讓人相信和接受這個可怕的事實……
    《我的滑板鞋》問世已經好幾年了,隨著華晨宇的翻唱,這首歌再次進入人們的視野。毫無疑問,這個翻唱的版本比原作精致得太多太多,但遺憾的是,改編之后,原作的韻味卻一點都沒有了……
    聽莫扎特不用預設任何知識前提。有人做過實驗,在原始部落放不同作曲家的古典音樂,只有莫扎特的作品,沒有障礙地受到歡迎。可見莫扎特表達的是一種超文化的存在,與生命的本能與情感息息相關。他十分之九的玩笑里,加入了十分之一的嚴肅,此番變臉,激活了全部的游戲內容……
    一部鋼琴史,我們一眼望到的是無數名家名名曲如星河般耀眼璀燦。可是有多少人會記住一代代的制作公匠為完善鋼琴音色,窮盡各種方案,不惜一切代價,嘔心瀝血的努力。鋼琴的制作是隨著工業化的進程而不斷進步,發展到今天,即以其中的鋼弦而言……
    維也納古典樂派的奠基人、交響樂之父海頓,是世界音樂史上影響巨大的重要作曲家。海頓的音樂幽默、悠閑、明亮、輕快、超脫,顯現出海頓明澈的內心世界。但凡是寫到海頓傳記的文字,亦或是個簡明的介紹,也常常會涉及他的妻子——一個河東獅吼的女子,她的粗陋形象總是與海頓緊緊相連……
    枯瘦的夜里,一個人,靜靜地聽,在《Danny Boy》的旋律里,想念一些埋在心底的故人,黑夜就漸漸變得豐盈飽滿有如一輪中秋的圓月。世上總有一些人,并不常想起,卻在某一個觸動心弦的時刻,悄然重現。夜色里這抹淡淡的憂傷,美得讓心靈無法抗拒,只適合獨自去品味……
    “南城二哥”的同名專輯,可能是今年最特別的一張專輯。雖然可以用曲藝搖滾、喜劇搖滾這樣的方式來定義這張專輯,但總覺得這種別人用過的詞來形容“南城二哥”的專輯,肯定就不能體現出“南城二哥”音樂的獨特性……
    古老的前級放大器了,最近被有些人說成是“音色濾鏡”,還富有煽動性地說,不要以為只有后級功放才需要前級,合并功放其實也要加前級,聲音更出彩。嗨,有鼻子有眼的,很火呢……
    《Nuvole Bianche》(白云),我是在B站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謎樣人生》時,聽到這支曲的。當時它是作為BGM(背景音樂)出現的,行云流水的琴聲像清凌凌的河水流淌,只聽了兩句,我的耳朵就被緊緊拽住了……
    對寫有104部交響曲、84首弦樂四重奏、52首奏鳴曲的音樂巨人海頓而言,如今傳遍世界的旋律,恐怕是我們時常聽聞的德國國歌。1797年,海頓寫成《上帝保佑弗朗茨皇帝》這首歌曲,并于1799年寫進編號為76的弦樂四重奏第二樂章……
    在我們這個時代,流行音樂已經無孔不入。人們在任何場合和任何情境中,幾乎都能找到相應的歌曲來表達心情;我們的娛樂節目,流行音樂占據的遠不止“半壁江山”;每一個夜晚,不論城鄉,大部分普通人娛樂的首選常常就是去KTV唱歌……
    像我這樣的大學生是很多的,對音樂朦朦朧朧地喜歡,但更多地是希望了解一些音樂“知識”(例如貝多芬耳朵為什么會聾,柴可夫斯基是不是同性戀,肖邦彌留之際喬治桑在不在他身邊,等等),以便將來在與同性特別是異性的同學朋友聊天的時候可以有一份高級的談資,顯示自己的優雅與修養……
  • 1
  • 2
  • 3
  • 4
  • 5
  • 6
  • ...
  • 13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