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
  • 21
  • 品碟 - 音樂樂評
    如果你是室內樂愛好者,DG公司2009年出品的《俄羅斯三重奏》值得一聽。這是郎朗首張室內樂大碟,與提琴巨匠列賓、麥斯基共同演繹了柴科夫斯基和拉赫瑪尼諾夫的作品。兩部鋼琴三重奏,都附注為“紀念一位偉大的藝術家”……
    羅思容與孤毛頭樂團的第四張專輯《落腳》,已從“大地之母”的書寫進化至“大地”。 她的上一張專輯《多一個》以臺灣女性詩人的作品入歌,透過不同的女性視角照見不同角落,上下通達超越族群和性別限制……
    《同時》可以說是一首過盡千帆式的感悟歌曲。當經歷了人生最掙扎的一段時間后,當人生開始進入一段相對平和的生活狀態時,很多人都會選擇在這個階段緩沖、休憩。有的人享受人在鬧中中、而無車馬喧,有的人不管真真假假的,選擇了淡泊名利的出世或禪意……
    就像任何事都有利與弊的兩面性一樣,《水手》在帶給鄭智化空前盛譽的同時,也留下了盛名后遺癥。當一個歌手或者音樂人,一旦因為一首作品瘋狂的走紅時,人們往往會用這首歌曲,當成這個歌手的印象標簽,而這顯然會導致對這個歌手認知的失真,甚至扭曲……
    大提琴協奏曲,是德沃夏克除了《第九交響曲“自新世界”》外最為樂迷熟知的曲目,寫成于1895年(此時他曾經深愛的女人約瑟芬娜在故國身患重病,而他身在美國)。作品里遍布思鄉之情,也有不少對約瑟芬娜的悲傷感喟。德沃夏克對這部作品十分滿意,知道它的感情分量與價值……
    小澤征爾指揮柏林愛樂的《布蘭詩歌》(飛利浦公司出品,封套上是在水中嬉戲的男女)準確而到位,尤其是序歌《命運,世界的女神》,對比強烈,歌聲強勁、利落,打擊樂鏗鏘有力。他有瞬間調動歌手與樂隊的能力,讓演繹爆發驚人的能量,盡管精雕細刻并非他的強項……
    在關于貝多芬的一部電影里,結尾響起“歡樂頌”的音樂,畫面從童年的貝多芬開始。他從屋子里跑出來,跟隨旋律越跑越快,最后在一片水流前停下來,然后躺入水流,在滿天星光下聽聞大合唱激越唱起。內田光子的貝多芬,讓人想起的是晚年貝多芬在交響樂、四重奏、鋼琴曲里的崇高情懷……
    ​熟悉Supper Moment的歌迷不少,不熟悉Supper Moment的歌迷也有很多。這種熟悉與不熟悉,恰恰也同步了港樂的生存現狀。​在很多人的印象里,老是覺得港樂“已死”,這顯然就是一種資訊不對稱。其實,港樂一直以來都活得好好的,新人層出不窮,佳作源源不斷……
    作這張專輯時,薛之謙“出道”11年,早過了娛樂學徒期。他卻仍寫出了初學者心身俱受傷害的折磨與痛楚,這不尋常。此時的他,貌似已經看穿了,業已放下身段縱身笑海,做起在人前充楞賣萌的“段子手”生意,但回到人后,在歌曲里,他如此肅然地咬嚙著內心……
    談到舒伯特的室內樂作品,《A大調五重奏“鱒魚”》D.667可說是首屈一指的名作。這首五重奏的旋律很優美,又充分表現了室內樂中,鋼琴與弦樂交相輝映的特殊效果。所以它不時被推薦為室內樂的入門作品。似乎通過該作,很容易打消人們有關室內樂作品“深刻抽象”、“不易接近”等類的誤解……
    ​在本年度《歌手2018》常規賽的最后一場,汪峰選的歌曲叫《空空如也》。有些人在看到這期節目的歌單時,第一反應就是汪峰怎么又唱自己的歌,因為他本人有一首作品,就叫《空空如也》。但汪峰在節目里唱的《空空如也》,并不是他自己寫的《空空如也》,而是另一首撞名的歌曲……
    音樂行業在2017年留下了什么?南方周末記者采訪了幾位相關人士:索尼音樂大中華地區前CEO徐毅,他目前正籌備新一屆CMA“唱工委音樂獎”的評選工作;姜樹經營了十多年獨立音樂廠牌“樹音樂”;樂評人李皖則依然保持著聽實體CD的習慣……
    從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就立志為社會進步作貢獻。她到底推動了多少進步呢?但社會已變化迢迢。作為喬布斯的前女友,貝茲“幾乎任何事情都和他觀點不同”。何止與喬布斯和迪倫,她與這個社會的大部分人都不同,總是更硬更純粹的一個。但這就是瓊·貝茲。
    手上的這張CD,陳淑樺《黑發變白發》,四海唱片1986年專輯,以前我沒有見過。若非拜手機互聯所賜,使各個年代的遺物翻滾無際,在各淘寶店此起彼伏,陳淑樺的這10首曲目,我也沒聽說過……
    自有聲電影誕生之日起,電影配樂創作就為作曲家打開了一個亟待開拓的新天地,把動態影像和音樂旋律緊密結合成了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神秘技藝。奇怪的是,古典作曲大家對此甚少染指,難道是“雕蟲小技,壯夫不為”的心態作祟?唯獨肖斯塔科維奇自始至終與電影音樂有不解之緣……
    ​從《Intro》進、從《Outro》出,《小廢人物》整張專輯,就像是楊黎用人聲和音樂的組合,引導聽者來到一個隱秘、幽暗的小人物內心世界。這不是一種絢爛的大秀,而是一組略帶灰暗的小人物狂想曲,讓所有人小物從中感受到,小人物的世界可以普通,但卻不能平庸。​​​​
    “女人愛變卦,像羽毛風中飄,不斷變主意,不斷變腔調。”相信許多朋友在音樂會或文藝晚會里都聽過這首詠嘆調,其節奏輕快活潑,吟唱者仿佛搖身一變成為情場老手,以半帶幽默、半帶調侃的語氣,嘲諷某些世態人情,難怪一旦面世,即不脛而走。它來自威爾第歌劇杰作《弄臣》。
    2017年的各大歐美音樂榜非常年輕,或許是樂評人們想用年輕血液沖淡不快的社會氛圍,新人帶來新希望。綜合《Pitchfork》《Slant Magazine》《Vulture》《紐約時報》《NME》等外媒的年度榜(加上一點私心),做成這份年度歐美專輯榜單。
    從數量上看,錄制了幾百張唱片的多拉蒂堪稱翹楚。他以曲目的廣泛見長,一度是水星公司的掙錢依靠,也是各大發燒榜單的常客。但我覺得不能輕易拿他與西歐指揮大師相比。那是兩個系統,兩種美學。他是美國的英雄,超級成功。
    任誰拿起這張唱片,都容易被它顯豁的封面設計所吸引,尤其會注意到“60年的音樂”等字眼與埃尼奧·莫里康內的名字合二為一,這位電影配樂大師似乎還以手勢勸大家保持安靜,準備好聆聽他隱藏在音樂里的秘密……
  • 1
  • 2
  • 3
  • 4
  • 5
  • 6
  • ...
  • 21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