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
  • 22
  • 品碟 - 音樂樂評
    她并非絕色女子,身高只有1.4米多,成年后以藝名行世,“皮雅芙”即巴黎俚語“小麻雀”之意,同時意指小個子。但她擁有歌唱表演的天賦異稟,至今仍然被推崇為法國香頌獨一無二的天后……
    蔡健雅年輕的時候,也曾花大力氣來證明自己。擔任女主唱時被譏諷“女生懂什么”,便買了把吉他開始學樂理。漫長的職業歌手生涯中她始終不是公司力捧的那一個,所以自己寫歌曲線救國,直到確立“女創作人”的身份才站穩腳跟……
    《模特》《李榮浩》之后,李榮浩的三四專(《有理想》《嗯》)雁過幾未留痕,他做的突破被視作以失敗告終。去年十月發行的第五張專輯《耳朵》,李榮浩回到安全框架內,恪守清晰的主副歌分野,輕盈流暢的旋律和若無其事的唱腔以最不具攻擊性的姿態淌入耳朵……
    2018年,從安德烈·波切利到馬友友,很多音樂家都錄制、發行了專輯,這些專輯里的音樂我們近幾年都不曾聽過,其中哪些最受歡迎?近日,英國Classic FM著名主持人約翰·蘇切特為我們評選出2018年最難忘的10大古典音樂專輯。
    小胖林育群這次帶來的專輯《Age-Store故肆》,就是一張有故事的專輯。它由四個故事的五個版本組成,因為音樂里那些源自真實的經歷,甚至就連專輯的名稱,也被直接定義為“故肆”。肆,就是可以理解成Store(士多)的肆……
    當時的現場聆聽過程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三點:第一,是樂章編配與時代歷史演進的對應性。第二,是海亮對于古琴和簫這兩種樂器、三種彈法(包括吹簫、彈古琴、琴弓拉琴弦)的靈活運用,仿佛給我們呈現了三個截然不同的自我,或者三種類型化的國人形象……
    筆者聽說德國人觀看的第一部歌劇,往往不是莫扎特的《魔笛》,便是韋伯的《自由射手》。最近曾現場觀賞由柏林菩提樹下國家歌劇院擔綱演出的《自由射手》,發覺傳言非虛,男女老少都沉醉其中。該場演出貫徹當代劇場簡約風尚,舞臺布景自始至終以一個黑漆的洞穴象征荒野叢林……
    戴荃就是既堅守根源,同樣不停止創造的音樂人。比如在這次的新專輯《不完荃》里,他并沒有刻意的放棄自我,一味地想要證明自己不只是一個會寫《悟空》的音樂人,他同樣繼承了《悟空》的音樂體系,寫下了另一首雋永的國風作品《嫦娥》……
    如同當年聽到《野子》后,給人一種意想不到近似,蘇運瑩這次的新作《在這里請你隨意》,同樣又打破了這種宿命規律。雖然已經闖蕩歌壇多年,雖然得到很多贊譽和獎項,但蘇運瑩卻依然能夠保留《野子》那樣山野的隨意與隨性,依然沒有受到工業體系的干擾……
    “《Ser》是我錄得最舒服的一張專輯。”專輯完成后,烏仁娜用了很多“感激、美好、幸運、興奮……”來形容。你必須打開CD機,才能知道這不是夢幻的泡泡,而是最最真實的“人類高級的音樂的愛”……
    這套專輯的歷史意義和藝術價值無論怎樣強調都不算過分:那是劫后余生的柏林音樂之聲,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戰后德國決心要從廢墟中重新站起來的艱辛努力;也是一位未來的指揮大師初試啼聲,向當時以至后世的古典樂迷呈獻一份厚禮……
    1996年8月14日,指揮大師謝爾蓋·切利比達克在法國與世長辭。在他為數不多的影音遺產之中,他在1992年執棒柏林愛樂樂團演繹布魯克納《第七交響曲》的實況錄像,樂迷絕對不容錯過。該影碟還附贈54分鐘的紀錄片,名為《凱旋而歸》……
    “自然”是蘇運瑩的創作母題,從最初的《野子》、《螢火蟲》,到后來的《冥明》,再到最近的《生活倒影》,這是一條圍繞著“自然”進行表達的主線。這種創作方向是基于蘇運瑩自身經歷以及特質的合理選擇,身上強烈的“野生”態似乎決定了她注定要為“自然”而發聲……
    如果你是室內樂愛好者,DG公司2009年出品的《俄羅斯三重奏》值得一聽。這是郎朗首張室內樂大碟,與提琴巨匠列賓、麥斯基共同演繹了柴科夫斯基和拉赫瑪尼諾夫的作品。兩部鋼琴三重奏,都附注為“紀念一位偉大的藝術家”……
    羅思容與孤毛頭樂團的第四張專輯《落腳》,已從“大地之母”的書寫進化至“大地”。 她的上一張專輯《多一個》以臺灣女性詩人的作品入歌,透過不同的女性視角照見不同角落,上下通達超越族群和性別限制……
    《同時》可以說是一首過盡千帆式的感悟歌曲。當經歷了人生最掙扎的一段時間后,當人生開始進入一段相對平和的生活狀態時,很多人都會選擇在這個階段緩沖、休憩。有的人享受人在鬧中中、而無車馬喧,有的人不管真真假假的,選擇了淡泊名利的出世或禪意……
    就像任何事都有利與弊的兩面性一樣,《水手》在帶給鄭智化空前盛譽的同時,也留下了盛名后遺癥。當一個歌手或者音樂人,一旦因為一首作品瘋狂的走紅時,人們往往會用這首歌曲,當成這個歌手的印象標簽,而這顯然會導致對這個歌手認知的失真,甚至扭曲……
    大提琴協奏曲,是德沃夏克除了《第九交響曲“自新世界”》外最為樂迷熟知的曲目,寫成于1895年(此時他曾經深愛的女人約瑟芬娜在故國身患重病,而他身在美國)。作品里遍布思鄉之情,也有不少對約瑟芬娜的悲傷感喟。德沃夏克對這部作品十分滿意,知道它的感情分量與價值……
    小澤征爾指揮柏林愛樂的《布蘭詩歌》(飛利浦公司出品,封套上是在水中嬉戲的男女)準確而到位,尤其是序歌《命運,世界的女神》,對比強烈,歌聲強勁、利落,打擊樂鏗鏘有力。他有瞬間調動歌手與樂隊的能力,讓演繹爆發驚人的能量,盡管精雕細刻并非他的強項……
    在關于貝多芬的一部電影里,結尾響起“歡樂頌”的音樂,畫面從童年的貝多芬開始。他從屋子里跑出來,跟隨旋律越跑越快,最后在一片水流前停下來,然后躺入水流,在滿天星光下聽聞大合唱激越唱起。內田光子的貝多芬,讓人想起的是晚年貝多芬在交響樂、四重奏、鋼琴曲里的崇高情懷……
  • 1
  • 2
  • 3
  • 4
  • 5
  • 6
  • ...
  • 22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