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
  • 51
  • 音樂人 - 著名音樂人
    路德維希·范·貝多芬,西方音樂史中最巨大的話題。古典-浪漫時期的承前啟后者,交響樂嶄新意義的開啟者,徹底影響現代鋼琴演奏的作曲家,一個用音樂給人類精神帶來解放和自由的時代縮影。他為藝術史帶來太多意義,因此2020年人們要用一整年紀念他……
    19世紀后期誕生的指揮大師中,安塞美或許不是公眾層面的巨星指揮家,他與羅曼德管弦樂團的組合卻是真正的傳奇。他們留下的大量錄音遺產是真正的瑰寶。若有人問:安塞美是怎樣一位指揮家?我可能會條件反射地回答:他是一位在大時代的背景下崛起的大指揮家……
    在20世紀上半葉現代主義藝術和音樂全面占據上風的潮流中,施氏的回光返照確乎完全掉落在“音樂史之外”,以至于很長一段時間中,學院派的音樂“正史”敘事都認為,施氏的晚期創作是“非歷史性的”。然而,“非歷史性”的多元風格共存,而不是“歷史性”的直線演進……
    家喻戶曉的歌劇《卡門》是比才的代表作之一,此外,他還創作交響曲、鋼琴作品以及聲樂等多種類型的作品。在比才生前,其大多數作品沒有得到認可,過世后人們才認識到他的價值,直到20世紀,他的作品開始被頻繁上演。比才的早逝絕對是法國音樂史上的重大損失……
    偉大的已故指揮家馬瑞斯·揚頌斯,他的離世令人心碎。這無疑是值得一生留念的音樂經歷之一。足以見得觀眾對他勢不可擋的熱情和純粹的愛戴。對我來說,我榮幸享有了一個特權。馬瑞斯·揚頌斯是那座城市中最受歡迎的人物……
    早年間,臺灣的流行音樂圈有這么的一個說法:“你的專輯里沒有吳青峰寫的歌,差不多已經不配做歌手了。”吳青峰,即使他的名字早已在金曲獎出現數次,只是,大多數都隱在“蘇打綠”背后。“蘇打綠”休團之后,他開始放空自己……
    2016年生日的時候,楊松斯曾說:“很多人告訴我覺得我變年輕了。都說人到七十古來稀,以前我們一直想著工作工作,而當我們真正想放下這些去享受生活的時候一切卻又變得太遲了。但是,好在我很喜歡我的這份工作,音樂和指揮就是我的一切,所以我很享受當下的生活。”
    轉眼又到年末,看到此文的讀者可能已能嗅到新年祝福的氣息。那么無論如何,可以去聽聽施特勞斯們的作品,不論是老約翰、約瑟夫、愛德華,還是小約翰。即便我們不去維也納,卻也能在年末的音樂會或唱片里,感受到來自施特勞斯的濃濃暖意……
    2018年11月,楊松斯最后一次接受《留聲機》雜志訪談,回顧藝術生涯并暢談自己的夢想,可上帝似乎并沒有給他太多的時間,他便匆匆走完了最后一程。僅以這篇訪談,緬懷我們心中的大師。
    瑞典當地時間2019年12月9日,Marie Fredriksson因腦癌去世。享年61歲。Per Gessle說:“一切都不會再和從前一樣了。時光飛逝。Marie和我坐在我的哈爾姆斯塔德小公寓里分享夢想的情景猶在眼前。”
    小約翰·施特勞斯被稱為“圓舞曲之王”,他兩個弟弟盡管不那么為人所知,但也是施特勞斯家族音樂成就的重要貢獻者。可你是否想過:為什么施特勞斯家族酷愛創作華爾茲?為什么施特勞斯家族從競爭者中脫穎而出?為什么小約翰·施特勞斯有更重要的歷史地位?
    2019年11月7日晚,費玉清在中國臺北舉辦了告別演唱會最終場,正式封麥。這個退場,對于歌迷而言,似乎很突然,但是對于常被形容為“走馬燈”“流水席”的流行樂壇而言,已經算是“很晚的道別”了。在此之前,費玉清也宣布過退出歌壇,可與歌壇的這份情誼難以割舍,兜兜轉轉不忍離去……
    說貝多芬的藝術影響力現在已經被馬勒(Gustav Mahler,1860-1911)所取代,此話聽來有些夸張,但馬勒交響曲在當今世界的藝術輝煌和超高人氣大有趕超貝多芬音樂之勢確是不爭的事實。無論從作品本身還是從音樂接受的層面來看,這一藝術現象的存在及其人文意涵值得我們思考……
    在標準化連鎖都還未風靡全球的時候,費玉清已經讓自己的演唱會形成了全球統一、不打丁點折扣的標準。標準常常意味著缺乏爆點,總是一身光亮水滑的西裝,發量穩定的三七開發型,細長眉眼和薄唇的線條清晰如昨……
    人最怕的就是比較,歌手也是,最怕就是被人說,你和他太像了。可是本篇的主角,卻一直以像他為榮。我們來說,李劍青的故事。你可能不認識他,但如果你認識他,腦海里是不是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大部分時候,李劍青的名字都與李宗盛綁在一起……
    《未完成》在故紙堆中沉睡了四十三年之久,世人才聽到它。已完成還是未完成,也從此成了學者們探究的課題,直到前些年他百五十周年祭時還又提起。從交響樂寫作的常規以及留下的諧謔樂章殘稿來看,自然是“未完”有據。有人的推測是……
    音樂上有才華,工作中夠努力,就一定能在音樂圈中獲得成功嗎?不一定,有時候,真的要看運氣,你還真的不能不信。華語樂壇當中,不乏演唱創作俱佳的全能型唱作人,卻因為出道時機不夠好、公司包裝不到位,或者是自己身體不好,而導致星途短暫……
    舒伯特在世時,真正欣賞他作品的僅限于維也納的一小群崇拜者,但在他去世后的幾十年里,人們對他作品的興趣顯著增加。門德爾松、舒曼、李斯特、勃拉姆斯等19世紀作曲家發現并擁護他的作品。舒伯特,無疑是19世紀最偉大的作曲家之一……
    作為中國流行樂界的專業流行音樂作曲家,他創作的作品不僅擁有極高的傳唱度,更是在藝術品味上歷久彌新,可以說是當今中國音樂界商業價值和藝術價值雙贏的作曲家之杰出代表。那么,他是如何做到的?接下來,他又將在哪些方面繼續推陳出新?
    內地的音樂綜藝節目層出不窮,總是能發掘一些香港歌手寶藏。還記得《歌手》刷新大家對古巨基的認識、驚嘆于鄧紫棋的唱功,就連許靖韻也憑借著pick me pick me up的101,瞬間走紅,為什么她還是和從前一樣,似乎沒被更大的市場發現的呢?她是泳兒……
  • 1
  • 2
  • 3
  • 4
  • 5
  • 6
  • ...
  • 51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