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
  • 48
  • 音樂人 - 著名音樂人
    本文節選自余華的音樂隨筆集《高潮》。余華在書中稱,勃拉姆斯是一個嚴肅地行走在荒漠之中的苦行僧。讓我們通過這篇美文走近勃拉姆斯和那個不屬于他的時代……
    這種時不我與、壯志未酬的失落,在徐冰的新書《中國進行曲——流行音樂四十年回眸》中淡了很多。歌手和他們的歌為何在特定的時候變成萬千人心里的歌,又是如何下沉進集體記憶,成為后來者發生的線索,江湖不再是唯一的答案……
    2018年9月7日,著名小提琴家盛中國因病逝世,引發一片唏噓感慨。在中國小提琴家中,盛中國不能說是技藝最好的一個,卻是前后幾代中最出名的一個。在國內演出場次最多的、演出足跡最廣的、最受大眾歡迎的、最易被老百姓接受的……
    2018年9月7日晚,中國小提琴家、一代小提琴宗師盛中國心臟病突發搶救無效去世,享年77歲。消息一經傳出,音樂圈內外都感到異常震驚、無比傷痛,大家紛紛在微信朋友圈、微博、互聯網上表達無限的哀思……
    1969年,竇唯生于北京,父親竇紹儒是管樂手,母親在北京第一機床廠上班。竇唯從小跟著父親學吹笛子,天賦極高,什么節奏、強弱、南北派,沒多久就學得八九不離十,6歲就能在幼兒園表演。由于吹得太用力,一不留神把自己吹出了腎炎……
    或許你不了解搖滾樂,但你一定聽過披頭士的名字。作為公認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搖滾樂隊,披頭士樂隊(The Beatles)雖然只活躍了短短數年的時間(1962-1970),其影響力卻穿越多個時代,深刻地改變了流行音樂,成為了幾代人心中不朽的傳奇……
    無論聽柴可夫斯基,還是拉赫瑪尼諾夫,甚至是俄羅斯小曲(包括像《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這樣的簡單作品),一種深重的悲傷連天動地,綿延不絕,讓人難以自拔。這種悲痛在歌唱,適合在影視作品里使用。拉赫瑪尼諾夫注重旋律,從不放棄音樂里的歌唱性……
    肖邦弱不禁風,被人戲稱為“紙片人”。他病重的時候體重只有九十磅,也就是八十斤左右。這個體量如此小的人,卻能擂動體量巨大的鋼琴,像是瘦小的車夫,在趕一輛幾匹馬驅動的豪華馬車。肖邦的鋼琴作品充滿陽剛之氣,彈奏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百余年前,德彪西 (1862-1918)幾乎以一人之力,完成了一次影響深遠的音樂 “革命”——他憑借在當時看來幾近奇異的藝術理念,在旋律、節奏、和聲、音色、織體、結構等幾乎所有的音樂語言維度上,都拓展了前所未聞的領地,將音樂導入特別意義上的 “現代”大門……
    多年來,黃舒駿在采訪中回答過太多相似的問題,以至于自信“你的采訪提綱我看一眼就知道哪些問題是網上抄的,哪些是原創。知道嗎,你們記者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以后90%的記者崗位都會被人工智能取代”。說著他拿起礦泉水瓶假裝記者采訪,水滴在我的腿上……
    2018年的父親節早上,從莫斯科傳來了一條消息:指揮大師羅日杰斯特文斯基于6月16日以87歲高齡與世長辭!這恐怕令許多樂迷黯然神傷,畢竟,他跟其父親一樣,是集指揮家和音樂教育家于一體的“教父級”人物……
    什么樣的鋼琴家,可以被稱為“音樂女祭司”?如今只有瑪塔·阿格里奇(Martha Argerich)配得上這個稱號。到今年,阿格里奇已經77歲高齡了,人稱“阿姐”。這位成名于20世紀中葉,至今仍活躍在舞臺上的鋼琴家……
    紅領巾樂隊低調地在摩登天空旗下廠牌BADHEAD發布了新專輯《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撒謊》。專輯錄制用了兩天,排練得也不多。卻也不是高手過招點到即止,前期還是花了不少功夫用在確定主題,商量每首歌用什么方法和聲場感覺……
    1894年,法國作曲家德彪西的《牧神午后前奏曲》在巴黎首演。評論家說,隨著長笛聲的響起,西方音樂從此步入了現代。2018年是德彪西逝世100周年,全世界都在上演他的作品。德彪西的音樂何以流傳百年?樂中有畫、樂中有詩,或許是其作品最動人之處……
    2014年為理查·施特勞斯誕辰150周年。理查·施特勞斯音樂給我們的最大教益是,它超越一切藝術的教條……一個人可以在豐富自己時代的同時并不屬于這個時代;他可以向所有時代述說,因為他不屬于任何特定的時代。這是一種對個體主義的最終辯護……
    被視作擁有一顆老靈魂的Sam Smith,其實只是因為對感情的渴求從未被滿足過而始終繾綣悲傷。第一張專輯完全圍繞一段求之不得的感情,他愛上了一個已婚直男。第二張專輯的視角稍微看向更廣闊的地方,有了幾首明亮的歌,但仍是關于求之不得的感情……
    2016年,金曲獎終于為她封后,雖然得獎的《大齡女子》并不是一張非常出色的作品,但她20年的努力和堅持值得這個嘉許。上世紀90年代的優秀女歌手濟濟,彭佳慧的實力雖佳,浮沉歌壇之路卻坎坷。她從唱pub開始,1995年正式成為EZ5音樂餐廳駐唱歌手……
    如今,古典時代過去了,浪漫派的風暴也過去了,現當代的抽象和隱喻還在受冷落。令人意外的是,巴赫得到越來越多的贊美、膜拜甚至附會。在此之前,巴赫是音樂家們的老師,只有職業音樂家可以充分解讀他……
    2017年10月31日,記者曾去位于吳興路的陸春齡家采訪,當時情景,歷歷在目。早上9點,照顧他的阿姨送來一大把藥囑他吃掉。他一粒一粒地吃,吃完了趕緊吃兩顆葡萄,像個孩子一樣。97歲高齡,雖然飲食起居都離不了人照顧,但只要一提起笛子,他就活力十足……
    著名笛子演奏家、作曲家陸春齡,于2018年5月22日上午在上海中山醫院病逝,享年97歲。消息傳來,國內民樂界一片痛挽。那位笑呵呵一直念叨著要登臺演出,一直希望中國民樂大放異彩的老先生,怎么突然就走了呢……
  • 1
  • 2
  • 3
  • 4
  • 5
  • 6
  • ...
  • 48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