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
  • 51
  • 音樂人 - 著名音樂人
    2016年生日的時候,楊松斯曾說:“很多人告訴我覺得我變年輕了。都說人到七十古來稀,以前我們一直想著工作工作,而當我們真正想放下這些去享受生活的時候一切卻又變得太遲了。但是,好在我很喜歡我的這份工作,音樂和指揮就是我的一切,所以我很享受當下的生活。”
    轉眼又到年末,看到此文的讀者可能已能嗅到新年祝福的氣息。那么無論如何,可以去聽聽施特勞斯們的作品,不論是老約翰、約瑟夫、愛德華,還是小約翰。即便我們不去維也納,卻也能在年末的音樂會或唱片里,感受到來自施特勞斯的濃濃暖意……
    2018年11月,楊松斯最后一次接受《留聲機》雜志訪談,回顧藝術生涯并暢談自己的夢想,可上帝似乎并沒有給他太多的時間,他便匆匆走完了最后一程。僅以這篇訪談,緬懷我們心中的大師。
    瑞典當地時間2019年12月9日,Marie Fredriksson因腦癌去世。享年61歲。Per Gessle說:“一切都不會再和從前一樣了。時光飛逝。Marie和我坐在我的哈爾姆斯塔德小公寓里分享夢想的情景猶在眼前。”
    小約翰·施特勞斯被稱為“圓舞曲之王”,他兩個弟弟盡管不那么為人所知,但也是施特勞斯家族音樂成就的重要貢獻者。可你是否想過:為什么施特勞斯家族酷愛創作華爾茲?為什么施特勞斯家族從競爭者中脫穎而出?為什么小約翰·施特勞斯有更重要的歷史地位?
    2019年11月7日晚,費玉清在中國臺北舉辦了告別演唱會最終場,正式封麥。這個退場,對于歌迷而言,似乎很突然,但是對于常被形容為“走馬燈”“流水席”的流行樂壇而言,已經算是“很晚的道別”了。在此之前,費玉清也宣布過退出歌壇,可與歌壇的這份情誼難以割舍,兜兜轉轉不忍離去……
    說貝多芬的藝術影響力現在已經被馬勒(Gustav Mahler,1860-1911)所取代,此話聽來有些夸張,但馬勒交響曲在當今世界的藝術輝煌和超高人氣大有趕超貝多芬音樂之勢確是不爭的事實。無論從作品本身還是從音樂接受的層面來看,這一藝術現象的存在及其人文意涵值得我們思考……
    在標準化連鎖都還未風靡全球的時候,費玉清已經讓自己的演唱會形成了全球統一、不打丁點折扣的標準。標準常常意味著缺乏爆點,總是一身光亮水滑的西裝,發量穩定的三七開發型,細長眉眼和薄唇的線條清晰如昨……
    人最怕的就是比較,歌手也是,最怕就是被人說,你和他太像了。可是本篇的主角,卻一直以像他為榮。我們來說,李劍青的故事。你可能不認識他,但如果你認識他,腦海里是不是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大部分時候,李劍青的名字都與李宗盛綁在一起……
    《未完成》在故紙堆中沉睡了四十三年之久,世人才聽到它。已完成還是未完成,也從此成了學者們探究的課題,直到前些年他百五十周年祭時還又提起。從交響樂寫作的常規以及留下的諧謔樂章殘稿來看,自然是“未完”有據。有人的推測是……
    音樂上有才華,工作中夠努力,就一定能在音樂圈中獲得成功嗎?不一定,有時候,真的要看運氣,你還真的不能不信。華語樂壇當中,不乏演唱創作俱佳的全能型唱作人,卻因為出道時機不夠好、公司包裝不到位,或者是自己身體不好,而導致星途短暫……
    舒伯特在世時,真正欣賞他作品的僅限于維也納的一小群崇拜者,但在他去世后的幾十年里,人們對他作品的興趣顯著增加。門德爾松、舒曼、李斯特、勃拉姆斯等19世紀作曲家發現并擁護他的作品。舒伯特,無疑是19世紀最偉大的作曲家之一……
    作為中國流行樂界的專業流行音樂作曲家,他創作的作品不僅擁有極高的傳唱度,更是在藝術品味上歷久彌新,可以說是當今中國音樂界商業價值和藝術價值雙贏的作曲家之杰出代表。那么,他是如何做到的?接下來,他又將在哪些方面繼續推陳出新?
    內地的音樂綜藝節目層出不窮,總是能發掘一些香港歌手寶藏。還記得《歌手》刷新大家對古巨基的認識、驚嘆于鄧紫棋的唱功,就連許靖韻也憑借著pick me pick me up的101,瞬間走紅,為什么她還是和從前一樣,似乎沒被更大的市場發現的呢?她是泳兒……
    公眾號里有太多人問我,為什么不做一期鄭秀文的專題?其實,歌手名氣越大,膾炙人口的作品越多,就越難選擇,越難歸納,畢竟順得哥來失嫂意,選什么作品都不可能盡善盡美。那我就自私點,從我個人的角度出發吧,本篇都是洋蔥喜歡聽的作品……
    真正的王者,從來都是孤獨的,當我定下要講張韶涵這個主題時,第一時間想到的竟然是這句話。縱使之前,外界對她有各式各樣的評論,她都依然在自己的歌唱事業上不慌不忙地前進。
    如果你有幸經歷過那個聽卡帶、CD的年代,張信哲的名字必然會在你的記憶中停留,因為不管是熱戀、失戀、單戀,你總能在他的歌曲中找到共鳴,是他的音樂教會我們如何去愛,懂得了為什么哭泣,也找到了傷心的理由……
    能在音樂與科研兩個領域都做到出類拔萃的,恐怕只有俄羅斯作曲家鮑羅丁。他是19世紀俄羅斯“強力集團”成員之一,又在化學領域有杰出的建樹。他生命的根部初始就分出兩股枝干,齊頭并進,參天巍峨,說不出哪枝更茁壯和挺拔……
    過去的十年,莫文蔚的巡演相接,密度比從前更甚。原本也能唱,“但唱一場隔天一定倒嗓”,因此早有心理準備,“喉部肌肉也是肌肉,隨年齡增長一定會退化”。誰知現在“出來的聲音都不一樣了,聲音越來越強壯,到了最佳狀態”……
    豆瓣上曾經有個活動,叫做 “你最想聽誰再開演唱會”,彭羚排名前列。彭羚是香港90年代的天后。她的歌唱生涯比較短暫,88年出道,02年隱退。真正大紅則是94年的《讓我跟你走》,讓她力壓王菲、林憶蓮,獲得《勁歌金曲》最受歡迎女歌手金獎……
  • 1
  • 2
  • 3
  • 4
  • 5
  • 6
  • ...
  • 51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