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
  • 144
  • 音乐 - 我们爱音乐
    2018年11月,杨松斯最后一次接受《留声机》杂志访谈,回顾艺术生涯并畅谈自己的梦想,可上帝似乎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他便匆匆走完了最后一程。仅以这篇访谈,缅怀我们心中的大师。
    好看精彩的励志电影,不少都是“日本制造”,像是十年前上映的、曾为众多影迷打开古典音乐世界之门的《交响情人梦》,或是讲述退役乒乓选手历经磨折终能找回梦想与信心的《恋爱回旋》,以及今秋在日本上映的电影《蜜蜂与远雷》……
    瑞典当地时间2019年12月9日,Marie Fredriksson因脑癌去世。享年61岁。Per Gessle说:“一切都不会再和从前一样了。时光飞逝。Marie和我坐在我的哈尔姆斯塔德小公寓里分享梦想的情景犹在眼前。”
    马云指挥中国爱乐演出《拉德茨基进行曲》上了微博热搜,网友们议论纷纷。评论多是调侃。有人说他“凭亿近人”“多财多艺”,有人说这是交响乐版的“爱拼才会赢”。对于自己不熟悉和不擅长的领域,“表演型人格”的马云从来没在怕的……
    从《鲁冰花》写到《原来你也在这里》,从《我愿意》写到《脚趾上的星光》。有网友评价姚谦,用词都很简单,但是和旋律搭配就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震撼。于是,他被称为台湾乐坛“最懂女人心的词作者”,不知道他有没有哪首歌,刚好也击中你的心呢?
    李斯特堪称是所有时代最伟大的钢琴家。以开发了及其艰深的钢琴技巧闻名于世。他一生创作了大量华丽而又高难度的钢琴曲集,是众多学习钢琴的人们想要攀登的高峰。因此李斯特被赞誉为“钢琴之王”……
    2019年12月9日,正在摩拳擦掌、准备利用年终最后机会火拼“双12”的古典音乐吃瓜群众冷不防被网上购物的“元始天尊”马云刷了屏,刷屏的原因既不是985、也不是996,更不是作为福布斯和胡润排行榜中的中国首富上个月在乌克兰获颁国立柴科夫斯基音乐学院名誉教授证书,而是马云“指挥”了中国爱乐乐团……
    小约翰·施特劳斯被称为“圆舞曲之王”,他两个弟弟尽管不那么为人所知,但也是施特劳斯家族音乐成就的重要贡献者。可你是否想过:为什么施特劳斯家族酷爱创作华尔兹?为什么施特劳斯家族从竞争者中脱颖而出?为什么小约翰·施特劳斯有更重要的历史地位?
    以前听民谣是现在进行时,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现在听民谣是过去完成时,一切都只存在回忆。当老狼不再白衣飘飘,当高晓松已经满口段子,当黄磊变成了黄小厨,当郁冬消失在人海,那段美好的时光终究只存活在歌曲里……
    本篇是2016年,三联《爱乐》约我编译的九位指挥家谈贝多芬全部交响曲的一部分。其中,杨松斯谈“贝三”,加德纳谈“贝五”,MTT谈“贝七”,夏依谈“贝九”。昨日惊闻杨松斯做了古人,享年76岁,如今这实在算不得长寿。然而近十年来,我始终感到这位大师真的太累、太累了……
    2019年11月7日晚,费玉清在中国台北举办了告别演唱会最终场,正式封麦。这个退场,对于歌迷而言,似乎很突然,但是对于常被形容为“走马灯”“流水席”的流行乐坛而言,已经算是“很晚的道别”了。在此之前,费玉清也宣布过退出歌坛,可与歌坛的这份情谊难以割舍,兜兜转转不忍离去……
    伟大的拉脱维亚指挥大师因心脏疾病于2019年11月30日(一说12月1日)在圣彼得堡家中逝世,享年76岁。这位杰出指挥家的离去无疑是古典乐坛的重大损失。特别转载幽州节度使2018年初首发于豆瓣网的《唱片中的杨松斯》一文以示纪念……
    不久前,我与知名现代舞编舞家桑吉加交谈,听他讲起三十多年前只身由甘南牧区前往北京学舞的往事。原本习惯于穿长袍在草原长空下高歌热舞的藏族男孩,蓦地进入练功房,穿紧身衣裤在落地玻璃镜前练习压腿和下腰时,曾经颇害羞过一段时日。这让我想到英国电影《跳出我天地》……
    说贝多芬的艺术影响力现在已经被马勒(Gustav Mahler,1860-1911)所取代,此话听来有些夸张,但马勒交响曲在当今世界的艺术辉煌和超高人气大有赶超贝多芬音乐之势确是不争的事实。无论从作品本身还是从音乐接受的层面来看,这一艺术现象的存在及其人文意涵值得我们思考……
    在标准化连锁都还未风靡全球的时候,费玉清已经让自己的演唱会形成了全球统一、不打丁点折扣的标准。标准常常意味着缺乏爆点,总是一身光亮水滑的西装,发量稳定的三七开发型,细长眉眼和薄唇的线条清晰如昨……
    比才《阿莱城的姑娘》第二组曲第四首,是著名的法兰多拉舞。在整首乐曲中,进行曲与舞曲交替进行,一步步把欢快氛围推向高潮。佩服比才把进行曲与舞曲完美糅合在一起的高超技巧同时,我也疑惑,比才这样作曲,是有什么隐喻吗?
    人最怕的就是比较,歌手也是,最怕就是被人说,你和他太像了。可是本篇的主角,却一直以像他为荣。我们来说,李剑青的故事。你可能不认识他,但如果你认识他,脑海里是不是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大部分时候,李剑青的名字都与李宗盛绑在一起……
    代表全球音乐产业的组织IFPI(国际唱片业协会)近日发布全球音乐消费的年度报告。报告显示,尽管合法流媒体平台采用率的增长喜人,全球每天获取盗版音乐的数量仍令人震惊。研究表明,在接受调查的16至24岁年轻听众中,有34%即三分之一的年轻人承认使用流媒体翻录应用程序或服务来获取盗版音乐……
    《未完成》在故纸堆中沉睡了四十三年之久,世人才听到它。已完成还是未完成,也从此成了学者们探究的课题,直到前些年他百五十周年祭时还又提起。从交响乐写作的常规以及留下的谐谑乐章残稿来看,自然是“未完”有据。有人的推测是……
    与波兰斯基执导的那部盛名在外的电影《钢琴家》相似,德国导演克里斯·克劳斯的《四分钟》同样意在借由天才钢琴演奏者的故事,回溯战争对于人性的磨折,并思考艺术与人生的微妙关联……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
  • 144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