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随笔 - 音乐随笔、心得
    保卫张艺谋的最稳健的理由是他的票房,最难堪的理由是“我们找不到第二个张艺谋”,最通俗的理由是他代表着共同的世俗审美,最保守的理由是他“非常中国”,最奇怪的理由是我们还可以找到他来给我们骂,最发自内心的理由是因为他所以我们有了“谋女郎”。
    书签: 张艺谋
    张楚歌词对现代文明的思索、反叛,对民间理想的描绘、形容,失败后的自我剖析;反映了一个现代人的完整的心路历程。他的歌词也可看成是一个现代人的精神写照。透过他的歌词,我们可看到一个代表着现代人心理、精神、思索、追求的典型形象。这一形象对于这个现代文明的时代是很有代表意义的
    书签: 张楚
    关于当代歌词之病,人们已经说得很多了,有人罗列了“十大硬伤”,有人大声疾呼“假大空现象何时休”,有人甚至给发了“病危通知”。中央电视台2000年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后,观众和专家一片怨声,有权威报刊载文“为歌词创作看病”。中国音乐文学学会2002年深圳研讨会,有记者报道题为:“为中国当代歌词创作会诊把脉”。
    书签: 流行歌
    2002年春节,何勇点燃了自家的房子,警方闻讯赶到时,何勇还抱着吉他端坐屋内。劫后余生的何勇,有幸充当了3年后中国摇滚活的祭品。2004年12月17日,在前北京音乐台著名DJ张有待的九霄俱乐部,举行了一场“纪念‘中国摇滚乐势力’香港红石勘演唱会十周年”的小型演唱会。是夜,红馆舞台上的几位主角——“魔岩三杰”窦唯、张楚、何勇以及唐朝乐队中,只有何勇最后出现在纪念活动的现场。虽然没穿当年的蓝色海魂衫和戴烂红领巾,已经发福的何勇象十年前一样卖力嘶喊时,期待祭奠的人们仍感到心满意足。
    书签: 摇滚
    近些年,先进的录音技术的普及,让我们有机会欣赏到更高品质的唱片,国产唱片也在悄然兴起,一批录音和演唱水平都极高的女声口水碟诞生,而且一张赛一张的精彩,我们也颇有兴致的整理了这篇文章,推荐的曲目全部为中国女性演唱,大部分为国内唱片公司出品,早在三年前,做这样的整理都不容易,听听这些被推荐的歌,再听听所谓的晚会歌曲所谓的流行乐所谓的韩风,我想你心里能立刻分出品味高低来
    这首歌一直占据百度下载排行榜的第一名,记得刚看到这首歌超过了《老鼠爱大米》的名气时,偶兴奋的DOWN了下来,听完以后,思考了半天。。。是本人的听觉有问题还是大众的听觉有问题?
    音乐里有股真性子,这和她们的生活是一脉相承的,当然其中也有扎着胆子做出来的秀,就是这帮人实际没活到那种激烈的份儿上却硬要做出女流氓的范儿,这就是一不经意单纯了一把,生生暴露了自己的向往,怎一个纯字了得,不像有的女同胞动不动就玩假招子扮处女。说一千,道一万,我是个男的,其实不懂女的心。另外,我说女的不行,并不代表暗含着说男的行,从伟哥大花轿到受伤小帅男,一路是缺心眼,另一路是肾衰竭,还舔着脸说别人其实都是自己的肋骨呢!
    书签: 摇滚
    大家一定对这首《笑傲江湖》的主题曲耳熟能详,该曲作者沉浮香江歌坛数十载,与内地的乔羽、台湾的庄奴一道并称为中国三大作词人,从《新上海滩》的凄情浪漫,到《我的中国心》的庄重大气,再到这首《笑傲江湖》的主题曲脍炙人口、家喻户晓,这位独步粤语词曲创作与影视剧歌坛叱咤风云人物,就是人送外号“老顽童”,自封为 “不文霑”的粤语填词泰斗与元老级人物——黄霑
    书签: 黄霑
    对于欣赏古典音乐不知道大家是怎样的一个心态,也许有的人觉得古典音乐温文尔雅,寓意深刻,也许有的人觉得古典音乐枯燥无味,涩昧难懂。也许有的人视古典音乐为音乐的全部,也许有的人之记下了刀郎TwinsF4。当然,还有像笔者这样的人,最初接触古典音乐的时候竟然抱着一种装饰自己,炫耀自己的恶俗心态。说到这里我真的觉得非常的惭愧,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双手是否与自己即将写下的这篇文章相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和古典音乐的接触也在逐渐的深入,慢慢的,我似乎感受到了在那一个个看似悬奥的音符背后所隐藏的力量。那是一种震撼人的心灵,涤荡人之灵魂的一种力量
    书签: 交响乐
    新民乐,这个新名词是被人一拍脑袋“发明”出来,此后便风靡全国。中央电视台、北京文艺台、广东电台音乐之声频道等相继开设出了一个栏目,名字一样:新民乐
    书签: 新民乐
    World Music 直译中文就是世界音乐的意思,这是一个纯粹西方观点的词汇,上世纪80年代,欧美接触到许多非欧美音乐时,一时半会不知如何归类,于是诞生了一个新词汇,就是今天我们要讨论的World Music。我们尝试精选World Music崛起至今最为优秀的10首曲子并提供下载,作为Soomal给大家2005新年贺礼……
    在音像市场被盗版搞得焦头烂额的时代,中国音乐家们能有这样的成绩,确实难得。更为可贵的是,国内音乐家在那样严酷的环境下,竟能创作出这么多想象力丰富的另类音乐作品,大大领先于港台
    今时今日,你在香港街上随手捉住一位青年人问,什么歌曲可以代表香港啊?我相信十位有九位都会说:Cantopop!粤语流行曲!不过,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香港,就算是排位子都轮不到粤语流行曲。
    书签: 黄霑
    也许你不熟悉他的名字,也许你不认识他的面孔,但是你一定听过他的歌。“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浪奔,浪流,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焚心以火,让火烧了我,燃烧的心,颂唱真爱劲歌……”“泥尘里,快乐有几多方向,一丝丝梦幻般风雨,路随人茫茫……”有些人就是要在离去的时候才让你意识到他的陪伴,才知道他在你生命中已经有了多么深刻的印记,才知道这个看起来毫不相干的人对你的生活有过什么样的影响,比如黄霑
    书签: 黄霑
    黄霑1963年毕业于香港大学中文系,毕业后首先进入广告界,“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这句广告词就出自他的手笔。后来他与作曲家顾嘉辉联袂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风靡东南亚。因为文才飞扬,个性洒脱,与金庸、倪匡、蔡澜并称为四大才子
    书签: 黄霑
    我出生于79年,应该勉强算得上70年代生人,因此看到现在网上有关争论70年代生人的热点,颇有感慨。我还远没有到达怀旧的年龄,但是根据自己多年来,所听到的流行歌曲,总是有自己的看法。相比较来讲,还是喜欢老一点的歌曲
    歌词排列从头至尾没有停顿,没有标点。有人说窦唯自己也不知道在唱些什么,从那些说什么都必须有“意义”的人的角度来说,的确如此罢,呵…… 对于这样一些“不可思议”的句子,它们只能给人以模糊的感受。这种“感受性”只是作为潜在的可能性存在于听者的身上,它的意义只能通过听者个人的生活与其构成的联系而表现出来,就这些句子本身而言,是无法解读的
    书签: 窦唯
    崔健和窦唯这两个极具个性的人,在中国的原创音乐中可谓是超重量的人物,他们的每张专辑,每部作品,每场演唱会都给人们带来极具震撼的影响,但他们的风格却极为迥异,我常常在想,他们到底是什麽样的人呢?
    怀念雨生,并非一时兴起的心情,或许是因为快要毕业了吧,怀旧的心情总是特别的强烈。深锁落寞的夜,一个人听着雨生的《大海》, 任感情和思绪在那歌声里游荡。总想写点什么东西来告慰这落寞的心情,告慰人生路的艰辛,告慰雨生的世界。然而现在,倒是希望象雨生那样在纷飞的雨中死去,死了,灵魂还在,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书签: 张雨生
    刀郎的走红,缘于专辑《2002年的第一场雪》的发行。当“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晚一些……”的歌声在大街小巷回荡时,我们禁不住重新审视着手中的歌碟,这样一张薄薄的唱片究竟包含了怎样的魔力?6月10日上午,还在睡梦中的著名乐评人颜峻被记者的电话吵醒,一听到刀郎两个字,他似乎立刻“神志清醒”。对于这样一张火遍大江南北的唱片,颜峻的评价却简短到只有两个字----一般。“这是一张制作成本极低、录制也很简单的唱片。从配器、编曲上讲这张专辑很普通,甚至它的水准还略低于现在一般唱片公司的平均制作线,似乎还停留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状态。”
    书签: 刀郎
  • 1
  • ...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