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随笔 - 音乐随笔、心得
    在随后的媒体报道中,所有人谈到杰克逊对中国流行音乐的影响都是含糊其词,没有具体事例,其实就是想当然地认为他老人家一定会对中国流行音乐有过巨大影响,光环那么耀眼,怎么也得照耀中国吧。崔健说:“这世界上没有人能比得上迈克尔·杰克逊。”这是一句废话,但是跟中国有什么关系呢?至少跟崔健没什么关系,崔健最初摇滚的启蒙来自“滚石”“警察”和Talking Heads或“冲撞”这样的朋克摇滚,以及六七十年代美国的乡村音乐和民歌,因为在当时他能听到的只有这些。即便崔健在当时听到杰克逊的歌,也只能是一种欣赏方式敬而远之。
    我想象着,有一天鲍勃·迪伦死了,麦当娜死了,斯汀死了,米克·贾格尔死了,媒体同样会问这样的问题——“他对中国流行音乐有什么影响?”中国那点破流行音乐,谁愿意影响它呢。但凡有个人对中国流行音乐有点影响,中国流行音乐不至于像现在这么恶心。
    哥特,这一在战争中将古罗马辉煌文明踩在脚下的德国古民族,被人们记住之初,就是以带给欧洲人恐怖、黑暗的心理暗示而被标记。同时,伴随着他们的铁蹄一起席卷欧洲的,还有那种尖顶、高穹顶的宗教建筑以及宣扬黑暗文明的文学作品。而这些都在经历岁月后被欧洲文明所容纳,并成功的将这朵流着黑色浆汁的美丽花朵嫁接在自己璀璨悠久的历史之上,惟独歌特音乐被逐渐边缘化,几被抛弃
    对于近几年中国消费者在音乐相关产品上的花费, CD(包括盗版)占137亿元人民币,无线手机音乐、彩铃等业务有105亿元人民币。过去5年数据显示,中国传统CD销量和无线音乐销售并没有因为网络音乐的兴起而减少。同时中国音乐网民已经迅速增长到2亿以上。目前市场真正的挑战是如何运用技术的进步增加唱片公司在所有领域的市场份额和收入比例。比如CD销售,唱片公司只拿回了不到5%的收入。手机音乐增值服务上PAY-OUT也只有2%-3%
    让我们先来看看以下的问题:《白月光》有多少个版本?《东风破》给多少人收进唱片里面了?《渡口》除了蔡大娘之外还有谁唱过?……说实话,我也数不过来。当然,现在唱歌的也确实很多,大家在厕所解决一次大问题,可能国内就多诞生了两三个歌手——这是另一个问题——我们今天要说的是:翻唱。翻唱的流行是不是和优秀的新作缺乏有关,目前尚未有官方消息加以证实,但是翻唱的人越来越多却是不争的事实:有演唱会翻唱别人的歌的,有堂而皇之翻唱后收入唱片的,有为了纪念某某请一群明星来翻唱的……不一而足,不过唱得好唱得孬就真是不一定了。如台湾几年前纪念张雨生的演唱会,陶晶莹一首《湖心草深长》唱得我肝肠寸断,时刻担心她倒毙在舞台上——姐姐!你好好做你的主持吧!唱歌是很危险的!还有那个卓依婷……我就不说啥了。
    黄舒骏是歌坛的一个异类,无论从哪方面讲,他都应该成为一个叱咤歌坛的人物,他的唱片热销过,他的歌词像教材一样被解读过,但他不想让创作屈从于商业,或者说他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么强烈的愿望变成一个风云人物,不管身边如何风起云涌,这个大学学大气科学的人似乎观到了未来的天象,自己的未来,他宁愿在浓厚的人文气息中去找寻一个精神理想国,因此他的创作比任何人来的都要吃力,他不想重复自己写过的主题,甚至认为,自己可以把一个题材写尽,让后人没有机会去重复。当他去写一个话题的时候,会像写论文一样,在痛苦和煎熬中完成一次次创作
    书签: 黄舒骏
    关于音乐厅内的掌声,其实是一个想了很久的题目,但始终不知该以一种怎么的态度来写。思前想后,最终决定用“闲话”的形式——这样不至于太煞有介事。因为这看起来是一个严肃认真的话题,但鼓掌对于台上台下本身都该是令人愉快的,须知“鼓掌”一词的标准解释乃是:拍巴掌,今多表示赞成或欢悦。能让享受者感到满足或者快乐,那么制造出这种情绪的那个人或那群人,无疑是值得尊敬的,因此反馈给他们热烈的掌声,是对其劳动的最佳回报。然而有一个例外。我想说得是,在音乐厅里观众的某些掌声就并不完全都能令人感到愉快。那不合时宜的热情,只会令台上的所有人无奈,台下的另外一些人摇头。
    尝试替某些歌下定义,论述莫可名状的音乐和旋律,等于要强行介入别人私密的记忆,永远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尤其当我们论述的主题是罗大佑这么一个集众多争议于一身的人物时这件差事显得十分困难,纵观整个台湾流行音乐史,大概没有任何人像罗大佑这样既承受这么多的景仰和膜拜,又遭到那么多的唾骂和质疑。即使到了今日,他的作为仍然不断引来许多错愕的眼神。寻找出公允适切的论述角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书签: 罗大佑
    在晚上,你听什么音乐呢?相信很多人都有蹲坐在电脑前熬夜赶稿、备课、加班的经历,如果有音乐相随,心情会好上一些,我们从曲库中精选了10首特别适合夜晚播放的曲子,选曲原则本着:小编制、慢节奏、平淡带着一丝丝悲意的、拒绝歇斯底里,听起来有些象电台午夜节目的。于是有了这些曲子呈现
    尽管人们还是不停地把音乐挂在嘴边,“音乐”这个崇高的名词在今天就像一个坚贞的女子变成了一只街头拉客的鸡。鸡是来者不拒,有钱就行。我发现乐评人也可以像鸡一样过马路了。只有妓女在见到什么嫖客的时候都说好,同样,听了什么唱片都说好的乐评人,跟鸡差不多
    书签: 乐评
    “妹娃要过河,哪个来推我嘛?”日前,在美国最高艺术殿堂——肯尼迪表演艺术中心,当一身苗族打扮的宋祖英用英语说出中国民歌《龙船调》时,观众席上数百个美国男子激动了。他们用英文高呼:“我来帮助你!”
    书签: 宋祖英
    当我知道李宇春在北京开演唱会,我非常想看看,我当时是想印一件T恤衫,上面写着“我讨厌玉米”,然后去看演唱会,由于时间紧迫,没有印出来,所以就没去成。但是我可以想象得出效果是什么样子:其实就是一群小型FLG聚会
    如果崔健不像现在这样做一个老好人,而是依然愤世嫉俗,依然说出真相,那么马上就有人会反驳,这样未必自然。时代在变化,尺度又有多重。中国摇滚的不景气,大概成了摇滚二十年纪念的中心词语:只是摆设,而不是声音
    书签: 摇滚
    一路行程顺畅,到了之后才发现票房亏损,投资商狠狠地说:“恕不提供采访证。”江总策划竟然连一张媒体招待票都提供不出来:“我招待北京圈内朋友的票,都是自己掏钱买的。票房亏了,我总不能再往投资商伤口上撒盐吧?”于是自己掏钱进场,崔健、唐朝、汪峰不是我兴趣所在--虽然我是听他们的歌长大并变老的。让我惊诧莫名的,是那令人情绪爆炸的“噪音”炸弹。三天的演出里,我收获的“宝贝”是一支支年轻锐气的摇滚(包括部分80后摇滚)--唱歌像猫抓一般的SUBS、迅速征服北京的DANCE ROCK后海大鲨鱼,风格暴烈的硬核说唱痛苦的信仰、另类的“冷血动物”谢天笑、忧伤而犀利的独立摇滚寂寞夏日……在我疏远摇滚的这一两年日子里,摇滚竟然已经有面目全非之感--我又感到一种真实感情的躁动与叛逆的力量--即便是静静地听,都会让血液沸腾,让灵魂震撼!这时候,我才明白,纪念只是“阴谋”,新人才是希望。
    书签: 摇滚
    你追求极至的低频么?我们从收藏的唱片中精选了这么十首,这十首曲子可以让95%的音箱颜面扫地。如果你的音箱能扛得住其中6-8首,你的音箱已经很对得起你了。废话不多说,点击标题即可进行高速下载。低档X.1用户请谨慎进入……
    这叫什么风格呢?次生态?早就不是了,阿宝已经不存在生态问题了。当我翻看他封面里拍的各种造型照片的时候,发现,他有头系白羊肚手巾披着羊皮袄的,有穿着牛仔服戴着牛仔毡帽的,有穿着时髦的衬衫的。这些放在一起似乎很别扭,但又很另类,而这种感觉,恰恰是阿宝的歌曲要表现的,用现在一个比较时髦的词汇来形容阿宝的风格,就是“混搭”。民歌、流行歌曲一头吃,那是白搭,民歌、流行歌曲两头吃,就是混搭
    书签: 阿宝
    像《吉祥三宝》和《蝴蝶》的相似倒还真少见。我不想先入为主地先把《吉祥三宝》当成抄袭之作,我在想,如果都是独自创作出来的,那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是非常难得的。甚至,我们为什么总是认为只有外国人能创作出好的歌曲,而中国人就不能呢
    对于我这个讨厌周杰伦的人来说,刚好可以借此再把周杰伦再骂一顿。但是,这件事我一定要夸夸周杰伦,为什么呢?我觉得丫太牛逼了,他“做了”很多人想做但是都没有做出来的事情——这可是台湾那边人的心声,也是这边人的心态,热脸总往冷屁股上贴,而且这件事的连锁反应会朝着一个更好的明天发展
    书签: 周杰伦
    香港流行音乐进入大陆,从宏观讲,应该感谢党的十三届三中全会,不再把港台流行音乐定义为“黄色歌曲”、“靡靡之音”,应该感谢中央电视台于1984年春节联欢晚会里首次把港台流行音乐介绍给全国人民,应该感谢以下几部电视连续剧:《霍元甲》(万里长城永不倒)、《陈真》(从梁小龙那儿流传开来的“四小龙”)、《霍东阁》、《射雕英雄传》……从微观讲,应该感谢喇叭裤青年手里的饭盒录音机,他们在客观上极大促进了港台流行音乐的传播和流行。
    这次我们列举的10张唱片中,有9张打着深深的中国的民族烙印,其中有3张半与蒙古风有关,他们歌唱了百姓的喜怒哀乐。我们觉得这才是中国音乐,一定要推荐给大家。我们首先感谢普罗艺术、柏菲唱片、雨林唱片、孔雀唱片等一批优秀的民族唱片公司,谢谢你们带来的好音乐
  • 1
  • ...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