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7
  • ...
  • 13
  • 随笔 - 音乐随笔、心得
    维也纳古典乐派的奠基人、交响乐之父海顿,是世界音乐史上影响巨大的重要作曲家。海顿的音乐幽默、悠闲、明亮、轻快、超脱,显现出海顿明澈的内心世界。但凡是写到海顿传记的文字,亦或是个简明的介绍,也常常会涉及他的妻子——一个河东狮吼的女子,她的粗陋形象总是与海顿紧紧相连……
    枯瘦的夜里,一个人,静静地听,在《Danny Boy》的旋律里,想念一些埋在心底的故人,黑夜就渐渐变得丰盈饱满有如一轮中秋的圆月。世上总有一些人,并不常想起,却在某一个触动心弦的时刻,悄然重现。夜色里这抹淡淡的忧伤,美得让心灵无法抗拒,只适合独自去品味……
    “南城二哥”的同名专辑,可能是今年最特别的一张专辑。虽然可以用曲艺摇滚、喜剧摇滚这样的方式来定义这张专辑,但总觉得这种别人用过的词来形容“南城二哥”的专辑,肯定就不能体现出“南城二哥”音乐的独特性……
    古老的前级放大器了,最近被有些人说成是“音色滤镜”,还富有煽动性地说,不要以为只有后级功放才需要前级,合并功放其实也要加前级,声音更出彩。嗨,有鼻子有眼的,很火呢……
    《Nuvole Bianche》(白云),我是在B站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谜样人生》时,听到这支曲的。当时它是作为BGM(背景音乐)出现的,行云流水的琴声像清凌凌的河水流淌,只听了两句,我的耳朵就被紧紧拽住了……
    对写有104部交响曲、84首弦乐四重奏、52首奏鸣曲的音乐巨人海顿而言,如今传遍世界的旋律,恐怕是我们时常听闻的德国国歌。1797年,海顿写成《上帝保佑弗朗茨皇帝》这首歌曲,并于1799年写进编号为76的弦乐四重奏第二乐章……
    在我们这个时代,流行音乐已经无孔不入。人们在任何场合和任何情境中,几乎都能找到相应的歌曲来表达心情;我们的娱乐节目,流行音乐占据的远不止“半壁江山”;每一个夜晚,不论城乡,大部分普通人娱乐的首选常常就是去KTV唱歌……
    像我这样的大学生是很多的,对音乐朦朦胧胧地喜欢,但更多地是希望了解一些音乐“知识”(例如贝多芬耳朵为什么会聋,柴可夫斯基是不是同性恋,肖邦弥留之际乔治桑在不在他身边,等等),以便将来在与同性特别是异性的同学朋友聊天的时候可以有一份高级的谈资,显示自己的优雅与修养……
    这些凶猛的情歌所说的话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要么爱,要么死,并无任何中间选项。如果要用一句诗来形容这种爱情观,那大概就是“一身孤注掷温柔”,就像《呼啸山庄》里的希刺克厉夫,用一生做一个赌注,为爱生,也为爱死。这种活法,可怕却也可敬,其中况味实在不是三言两语所能道尽。
    关于马勒与阿尔玛的旧事,放到感受作品的界面才合适。人生的八卦,是今生苦难与折磨人的花边。伟大的作品归属于超越,今生怨恨之上的爱意是给予昏沉世界的一抹亮光。马勒在《大地之歌》里超越了自己,阿尔玛超越与否,并不重要……
    这两年,歌唱类娱乐节目正在发生一些变化,以《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等为代表的这一类节目影响力越来越小,而《蒙面歌王》、《我想和你唱》、《谁是大歌神》等节目正异军突起,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那么,这两类节目究竟有哪些区别呢?
    1930年代中期,普罗科菲耶夫回到阔别已久的苏联,未几应邀为蒙太奇大师爱森斯坦的电影《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创作配乐。影片以这位十三世纪俄罗斯民族英雄的传奇为题,他既领导人民反抗蒙古和鞑靼人的奴役,又击退十字军的入侵……
    相较西方大师间的诋毁与戏谑,解构与嘲弄,国内的贝多芬崇拜依旧是主流。但妄言者的腔调已经不少,多是下三路的攻击,比如至今并没有确论的贝多芬所患的梅毒。竟有人把贝多芬作品里的挣扎与矛盾,说成是梅毒的结果,荒唐透顶……
    在我看来,第二季《中国好歌曲》中戴荃的《悟空》超越了以前所有关于《西游记》的歌曲,特别是那一句“不过是心有魔债”,更是发掘出了孙悟空身上的悲剧色彩,道前人所未道。而在第三季《中国好歌曲》中,山人乐队带来一首同样堪称神作的《上山下》……
    赵雷最可贵的地方就体现在这里,他不清高,更不矫情。他的歌里充满了大量可触可感的生活细节,并且能以一双纯真的眼睛来看待这一切,就像他在《民谣》这首歌里所唱的——“歌是生活,歌是纯真”……
    但凡经常上些网上音响论坛的人都会经常遇到这样的激烈辩论,究竟是在家听唱片好,还是去音乐会听演奏好。比如有一“匪兵甲”在说自己的音响设备如何如何了得,听到了啥啥啥的,正说到得意处,就会杀出一个“匪兵乙”来:“好什么好,你家设备再好,能比得过去现场听音乐会吗?那是真声……”
    数千年以来,人类在加快自身进化速度时也满被血创,疼痛的伤口是那样需要抚慰。用哲学说教,还是用善意的谎言?自从有了巴赫,似乎找到了最好的办法。音乐不再是属于哪个特定的族类,它已成为全部人类共有的福音……
    肖邦热心具有形式感的事物,有人认为他是享乐主义者,对世界与他人极度敏感,带有一定程度的洁癖。乔治·桑说,“他是习惯的奴隶,任何变动,无论多么小的变化对他的生活来说都是可怕的事件”。李斯特曾挑战他的“习惯”,利用其外出时在其房间里与情人幽会,肖邦知道后勃然大怒……
    年前因为张信哲加入《我是歌手4》、范晓萱担任《中国好歌曲》导师的缘故,大家又开始新一轮怀旧。青春过去那么久,再次听到张信哲用略沙哑的声音唱纯粹到蛮横的《信仰》,看到范晓萱青春不老依然精致的模样,很难不在心里泛出一点情绪。
    南朝文学家江淹写有一篇《别赋》,其中有一句话流传千古: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告别为何让人销魂?销魂又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这些确实都很难用语言形容。不过,有几首关于告别的歌曲倒是能让人听完有那么几分销魂的感觉,这也从侧面说明,在打动人心方面,音乐确实有语言所不及之处。
  • 1
  • 2
  • 3
  • 4
  • 5
  • 6
  • 7
  • ...
  • 13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