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
  • 22
  • 品碟 - 音乐乐评
    何为回锅歌?翻唱我们听得多了,但大多数都是听A歌手翻唱B歌手的歌,很少说A歌手在很多年之后,把自己的箱底宝物拿出来再翻唱一次,除非是演唱会。所以今天介绍的歌曲,都是歌手自己翻唱自己的歌曲,这里的翻唱并没有玩票性质,而且都是灌录到新的唱片当中……
    本文译自德国DG公司1986年版LP唱片Horowitz in Moscow(DG419 449-1)的封内说明。副标题为译者所加。网上常见的对该唱片的介绍或评价,主要内容其实就取自唱片上的这篇说明文字。
    “归来还是少年”这句话,这些年开始流行,成为很多人内心的期许,一个寄望于长久时间的梦。这句话的意思是说:长大了,成熟了,进入社会了,注定要在这红尘中翻翻滚滚,有一番复杂的经历,但是到了可以抽身归去的一天,我还是保有少年的模样……
    上了点年纪的人,都知道CD唱片,恰好你又喜欢音乐,那么你可能有点唱片情结,会专门用一个书架收藏CD,那些花花绿绿的藏品,点缀着你的生活,甚至你的人生。1982年,CD第一次进入到人们的生活中……
    20年如一日,左小祖咒始终在以他自己的方式讲故事。而每一个歌手都有自己的故事。20年前,左小祖咒的小说《狂犬吠墓》和NO乐队的《走失的主人》影响了一代人,20年后,左小以他又一张新专辑《四大名著》吸引了另一代人,它在标题上就已经先声夺人……
    吴俊德是“旅行者”乐团的创始人,“舌头”乐队的贝斯手,跟马木尔学的冬不拉(在IZ弹过贝斯和冬不拉),跟伊立奇学了呼麦(在杭盖弹过贝斯)。中国的现代音乐池子小,技术好又有独立思考和开放精神的乐手也少……
    不久前,国际古典音乐奖iCMA公布了2019年获奖名单,本专辑赢得了“历史录音”奖项,不仅仅是由于它制作精良,一律据原始母带进行数字重新混音, 尽最大可能再现尼尔松的“世纪之声”,还附有彩色精印小册子,回顾她的从艺历程,借此向其百年诞辰致敬……
    她并非绝色女子,身高只有1.4米多,成年后以艺名行世,“皮雅芙”即巴黎俚语“小麻雀”之意,同时意指小个子。但她拥有歌唱表演的天赋异禀,至今仍然被推崇为法国香颂独一无二的天后……
    蔡健雅年轻的时候,也曾花大力气来证明自己。担任女主唱时被讥讽“女生懂什么”,便买了把吉他开始学乐理。漫长的职业歌手生涯中她始终不是公司力捧的那一个,所以自己写歌曲线救国,直到确立“女创作人”的身份才站稳脚跟……
    《模特》《李荣浩》之后,李荣浩的三四专(《有理想》《嗯》)雁过几未留痕,他做的突破被视作以失败告终。去年十月发行的第五张专辑《耳朵》,李荣浩回到安全框架内,恪守清晰的主副歌分野,轻盈流畅的旋律和若无其事的唱腔以最不具攻击性的姿态淌入耳朵……
    2018年,从安德烈·波切利到马友友,很多音乐家都录制、发行了专辑,这些专辑里的音乐我们近几年都不曾听过,其中哪些最受欢迎?近日,英国Classic FM著名主持人约翰·苏切特为我们评选出2018年最难忘的10大古典音乐专辑。
    小胖林育群这次带来的专辑《Age-Store故肆》,就是一张有故事的专辑。它由四个故事的五个版本组成,因为音乐里那些源自真实的经历,甚至就连专辑的名称,也被直接定义为“故肆”。肆,就是可以理解成Store(士多)的肆……
    当时的现场聆听过程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三点:第一,是乐章编配与时代历史演进的对应性。第二,是海亮对于古琴和箫这两种乐器、三种弹法(包括吹箫、弹古琴、琴弓拉琴弦)的灵活运用,仿佛给我们呈现了三个截然不同的自我,或者三种类型化的国人形象……
    笔者听说德国人观看的第一部歌剧,往往不是莫扎特的《魔笛》,便是韦伯的《自由射手》。最近曾现场观赏由柏林菩提树下国家歌剧院担纲演出的《自由射手》,发觉传言非虚,男女老少都沉醉其中。该场演出贯彻当代剧场简约风尚,舞台布景自始至终以一个黑漆的洞穴象征荒野丛林……
    戴荃就是既坚守根源,同样不停止创造的音乐人。比如在这次的新专辑《不完荃》里,他并没有刻意的放弃自我,一味地想要证明自己不只是一个会写《悟空》的音乐人,他同样继承了《悟空》的音乐体系,写下了另一首隽永的国风作品《嫦娥》……
    如同当年听到《野子》后,给人一种意想不到近似,苏运莹这次的新作《在这里请你随意》,同样又打破了这种宿命规律。虽然已经闯荡歌坛多年,虽然得到很多赞誉和奖项,但苏运莹却依然能够保留《野子》那样山野的随意与随性,依然没有受到工业体系的干扰……
    “《Ser》是我录得最舒服的一张专辑。”专辑完成后,乌仁娜用了很多“感激、美好、幸运、兴奋……”来形容。你必须打开CD机,才能知道这不是梦幻的泡泡,而是最最真实的“人类高级的音乐的爱”……
    这套专辑的历史意义和艺术价值无论怎样强调都不算过分:那是劫后余生的柏林音乐之声,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战后德国决心要从废墟中重新站起来的艰辛努力;也是一位未来的指挥大师初试啼声,向当时以至后世的古典乐迷呈献一份厚礼……
    1996年8月14日,指挥大师谢尔盖·切利比达克在法国与世长辞。在他为数不多的影音遗产之中,他在1992年执棒柏林爱乐乐团演绎布鲁克纳《第七交响曲》的实况录像,乐迷绝对不容错过。该影碟还附赠54分钟的纪录片,名为《凯旋而归》……
    “自然”是苏运莹的创作母题,从最初的《野子》、《萤火虫》,到后来的《冥明》,再到最近的《生活倒影》,这是一条围绕着“自然”进行表达的主线。这种创作方向是基于苏运莹自身经历以及特质的合理选择,身上强烈的“野生”态似乎决定了她注定要为“自然”而发声……
  • 1
  • 2
  • 3
  • 4
  • 5
  • 6
  • ...
  • 22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