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曲送給您
老周望野眼 于 2020.09.16 06:50:58 | 源自:微信公眾號-老周望野眼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20

上個月譚詠麟過七十大壽,我寫了一篇永遠25歲致敬。9月7日是另一位香港歌星陳百強的生日,如果他在世,應該是……其實不研究也罷。Danny把最美好的形象留給了世界,足夠了。昨天有讀者朋友給我留言:能否寫一點和陳百強有關的東西,其實我曾經寫過一篇你是八十年代。我們這一代人成長的年代,對文化很饑渴,外來的影響也多,歐美、港臺,聽過、看過的東西不少。即使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書蠹頭”,多少也會哼兩句“風蓋捉炊”(風繼續吹),像是一個年代的標簽。再看如今的小孩,聽廣東歌(Cantopop)的幾乎已經沒有了,香港對他們的影響,可能只是網紅茶餐廳門外等位的座椅和門內菜單上的豉椒鳳爪或者紅米腸粉,風繼續吹?怕是很難了,風再起時?Maybe Yes,Maybe No。

小時候家里有臺單卡錄音機,捷克還不知匈牙利產的,形狀像飯盒,我用來聽《新概念英語》,每天用那個機子循環放:“Perth,Perth…”,老師說發好這個音,英語口語就不難了。音樂帶也有,蘇小明的《軍港之夜》、朱明瑛的《回娘家》,還有王潔實謝麗斯。聽說過一些名字,張行、龍飄飄、鳳飛飛、周峰、“急智歌王”張帝……那要到鄰居家才聽得到。在家聽“靡靡之音”是不可以的。我們家的收音機里播的,永遠是評彈戲曲滑稽,也聽歌,僅限于“正規”的。有一次到南昌路的市政俱樂部看演出,出來一個吳滌清,上來一聲怪叫,唱歌之前先躺在了舞臺上,家里大人有點驚詫:“這叫唱歌?這不是急叫嗎?”

在這樣的音樂環境中生長,我卻喜歡上了聽拗口的粵語歌。說來是個巧合,現在復興中路新天地南里的地方,上世紀八十年代是我們經常游蕩的所在,長城電影院正對面有一家音像店,磁帶是放在柜臺里的,花花綠綠。那個八十年代的夏天,有一次偶然走過,耳畔傳來一個聲音:“側側側側身……愛的火花 Dynamite”

用廣東話唱“側側側側”,聲音類似于“zazazaza”,十分夸張,加上混血歌手露云娜充滿異域情調的聲音,一下子把我迷住了。7塊9,湊巧放暑假,兜里有點零錢,我擁有了第一盤粵語歌磁帶:寶麗金十五周年特輯。

時間過去了三十幾年,那盤磁帶里的每一首歌、每一句歌詞,我都能背下來。譚詠麟的《曾經》、鐘鎮濤的《情變》、達明一派的《繼續追尋》、徐小鳳的《城市足印》、許冠杰的《日本娃娃》、張學友的《月半彎》、蔡楓華的《盡訴心中情》……還有一首英語歌:chyna樂隊的《Back Together》。

若干年以后,在某檔音樂真人秀節目的樂隊名單中看到“bass手單立文”的名字。單立文啊,是Chyna和Blue Jeans樂隊的Pal,也是后來很多三級片中的西門慶、未央生,更是上海籍女歌手胡蓓蔚的先生。看到單立文陶醉地彈奏bass,我突然想起《寶麗金十五周年》里那幾句歌詞:“back 2gether,2gether again now……”好好的together為什么要寫成2gether,我至今沒搞懂。也許,那就是港樂謎一般的迷人所在吧。

chyna樂隊的幾位成員Donald Ashley、蘇德華、Richard Yuen(袁卓繁)、黃良升、Peter Ng(吳士明),哪個都是華語樂壇響當當的人物。而那年,十四還是十五?連費翔的《冬天里的一把火》都還沒燒起來。如果你每天聽的都是蘇小明、朱明瑛以及王潔實謝麗斯,你沒法不喜歡港樂。能看到、聽到的,都太少了。廣東話雖然一知半解,但畢竟也是中國話,總比外語好懂,而且那些有趣的歌詞,是中文,又不像中文,別面生面:“絲絲點點計算,偏偏相差太遠,兜兜轉轉,化作段段塵緣……”有趣。

后來聽得就多了,校長、哥哥、陳百強、林子祥,這些都算大路的,香港只要是個唱歌的,就沒有不知道的。從中圖隔壁弄堂聽到五角場朝陽百貨門前的行軍床,一盤一盤地尋覓翻版磁帶。家里的TDK、Maxell磁帶堆了一大箱,又一大箱,零用錢,就這樣以7塊9,9塊8的速度飛出去。一張專輯長度大約45分鐘,而一盒空白磁帶長度則有60分鐘,所以在磁帶最后總有幾首附送的歌曲,那是學習冷門歌手的最好教材:譚耀文、風火海、林保怡、蔡立兒,還有……周潤發……

進大學以后才開始聽《滾石音樂雜志》、又聽貨真價實的歐美Rock'n'Roll,甚至古典音樂也聽起來了,有那么幾年,感覺自己成了一個高尚的人、純粹的人、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大嗓門的粵語歌?好像很土啊。

直到2003年鬧非典,我湊巧踢球傷了腳,悶在家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整整半年多。拖著條傷腿養膘,心情煩悶到了極點。把能看的歐美片子全看了一個遍,還是心煩意亂,終于,我弟弟給我送來一盒子港臺片,他拿出一張《古惑仔之只手遮天》,對我說:“看看這個!”那張DVD放進影碟機的一剎那,我重新發現了港式娛樂給我帶來的簡單快樂。看著電視機里鄭伊健和張耀揚的你爭我斗,我的思緒回到了八十年代的那個夏天,似乎又聽到那盤磁帶最后那首,蔣麗萍的《午夜過后之舞》:“來除下你的拘束,放下含蓄和馴服,盼望醉人舞步擺脫得心的鎖…”一切煩惱似乎都煙消云散,粵語歌,真美。

說到9月7日是陳百強的生日,其實9月6日也是個重要日子,老一代“歌神”許冠杰的生日,和我一樣屬老鼠的,72歲本命年。年初“新冠”肆虐的時候,許冠杰曾在空無一人的維港開了一場特殊的線上演唱會,唱了一首我特別喜歡的歌——《這一曲送給你》。

無論人生如何,何必感嘆唏噓。還請您夢鄉謹記:這一曲送給您!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里面的原聲音樂也很喜歡,聽了又聽
此帖使用MAC提交
發表于2020.09.17 10:46:01
2

此帖使用iPad提交
發表于2020.09.08 18:25:52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42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