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座音樂廳都是一所特殊的學校
麥瓊 于 2020.09.09 21:37:01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音樂廳(Concert Hall)有狹義和廣義之分。廣義的理解就是提供音樂演出的室內場所。狹義理解是指功能性明確(演出古典音樂為主)、場地有極致要求的音樂演出與欣賞空間,它以維也納金色大廳、柏林愛樂大廳、卡耐基音樂廳、三得利音樂廳、星海音樂廳等為頂級標準,一般城市社區和學校建設的功能性稍微寬泛多樣、但品質上有追求的音樂演出場所也在此列。當今世界,每一座城市幾乎都擁有自己的音樂廳,而且音樂廳往往作為城市的文化名片來經營和維護。這不能視作官方(或主權方)的好大喜功,因為這是城市文明發展的必然。在現代文明中,音樂廳無疑是人們的精神殿堂。要在現代都市里找一處文化儀式感最強的地方,那么一定非音樂廳(當然劇院具有同樣的文化功能,或者音樂廳就附屬于劇院)莫屬。

音樂廳對一座城市的價值意義是一種社會共識。當然,這種價值的研判很難得出量化的具體標準(如每年達到什么樣的指標數據)和明確的現實功利意義認定。而這種模糊的集體無意識,恰恰能給人對文明方向以一種積極、坦然的心態,是對某種文化價值的信心,是為珍貴。不過,作為音樂廳的經營管理對此不能含糊,應當與日俱增地體現這種價值,在積極有序經營的同時有理性的認識。其中,音樂廳的教育功能相對容易理解,也是值得闡釋和討論的一個重要方面。換一種說法就是:每一座音樂廳都是一所特殊的學校。

  • 100年之前,馬勒到美國紐約參與經營紐約愛樂樂團時就有這樣的宏愿:在樂季音樂會的章程里寫進教育性內容,讓紐約的市民從家庭舞會走到音樂廳,熏養出新的紐約城市文化。可惜蒼天給他實現宏愿的時間非常有限,令人唏噓。上世紀80年代,西蒙·拉特爾在伯明翰音樂廳主持音樂項目建設,他始終相信“一座音樂廳,同時又是教育中心”。認為音樂廳的經營者和樂隊的藝術家應當做音樂美的“一名福音傳道者”。可見,有心的經營者一定會很注重音樂廳的教育功能。雖然我們沒有機會聆聽大師們的教育理念,卻能感受到對教育的殷殷之情。事實上,環顧當今的著名音樂廳幾乎都在音樂教育上矢志努力,通常的教育目的是培養觀眾和挖掘音樂家。在文化市場中,主動地將音樂教育與演出產品的市場結合,舉辦各種音樂的培訓、講座、音樂節等,便是音樂廳通過教育行為延伸出來的價值。甚至營造出文化品牌或探索出新的商業模式,都是了不起的文化創造。像星海音樂廳、國家大劇院等有聲有色的經營,每每引發文化話題,牽引城市高雅文化的健康發展,功莫大焉。

    這固然很重要,也讓人歡欣鼓舞。但本文的重點不是這些,筆者愿意將這些視為基礎教育和社會藝術教育的補充,是顯性的教育方式。本文要強調的是音樂廳文化屬性中所固有的教育價值,也是更為隱性的、純度更高的教育——美的教育。

    我們也許會將到音樂廳參加音樂會輕描淡寫地看成文化消費,甚至一種娛樂。這當然沒有錯,聽音樂必須收獲身心的愉悅。娛樂休閑,是非常準確的描述。只不過,人們往往忽略了在音樂廳這樣一個特殊環境中感受音樂所帶來的潛在影響。其實人們主動到音樂廳,就意味著來接受教育,就是我們常常說的“潤物無聲”的教育,只是沒有擺上臺面和寫在門票上、節目單上而已。從拿到音樂會節目單的一刻開始,就是一種教育的文本,音樂廳的一切就開始“教育”著你。好的音樂廳,節目單的編寫制作是非常用心也是非常講究的,因為他們明白這是音樂美的延伸,連接著每一部音樂作品的神經線,這從很多樂迷收藏的節目單也可以得到印證。

    接著,就是一系列音樂會的規矩、禮儀對你的教育。不是嗎?你雖然是花錢買票來消費,但并不能隨心所欲,得遵從規矩,而且是絕對服從,連聽得開心時鼓個掌、叫個好都得符合要求。雖然這似乎沒有道理,卻因此可能增加你聽音樂的修養。每一位初到音樂廳的人,幾乎都不太敢放肆(有朋友說與到教堂的感覺一樣)。尤其在聆聽狀態中,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其實是一種同步性心理要求)。為什么會這樣呢?這也是音樂廳在教育你,在這里需要合適的行為舉止和積極的心理狀態準備,否則很可能成為不受歡迎的人。音樂廳何以有這種無形的力量教育你?這既是環境的力量、秩序的力量,更是文化的力量。這種力量是自然而然的,無需指手畫腳地說教,只要你到達這個美的秩序里來。當然,這美的秩序,其核心內容是音樂,是經過時間長河洗刷出來的藝術精髓。如果不服教,那就真的無可救藥了。

    也許我這樣說有點霸道了。事實是很多朋友到音樂廳未必有感,囫圇大睡也不是個案。我常常調侃說,能在音樂中睡覺是天大的幸福,多少人備受睡眠問題的困擾和煎熬。當然,這是開玩笑。音樂廳里不欣賞“睡美人”,也可能被視為不受歡迎的人。因為相對于美妙的音樂,您的睡相必定是難看的,與這個環境不協調。音樂廳對表演者有著苛刻的要求自不必說,音樂廳也給欣賞者提出規矩,形成對美好秩序的和諧與共融,產生一種叫作修養的東西。因此,“聽音樂會”一般不叫“看音樂會”,“體面”的叫法是“出席音樂會”或者“參加音樂會”。也就是說,這項文化活動你有責任維護它的良好氛圍和順利進行。約定俗成的一些音樂會禮儀便成為基本的文化素養。

    還有一種熏養,不是表面形式的遵從和維護,而是內在的秩序與和諧。這是最難的,也是最為奇妙的教育。音樂廳的音樂欣賞不是一般隨意聽音樂的概念,而是聽音樂的“高峰體驗“(Peak Experience),當然前提是正在進行的是最好的演奏(唱),或者你希望它是最好的表現。之所以說是審美高峰體驗,是因為這一項文化行為的一切都指向極致,極其精準科學的聲學空間是客觀條件,美妙的音樂、人與人(包括臺上與臺下共同、預期的、記憶經驗等因素)之間構建的和諧關系是主觀的意愿。這種可以在音樂廳文化熏養中培養起來的奇妙和諧,借由音樂而引發人對生活理想的想象與追求。因此,有人希望音樂廳里培育起的音樂文化可以改變城市的性格不無道理。雖然這其中的邏輯顯得粗糙,卻也是獲得普遍認同的城市文化命題。正如羅伊·舒克爾(Roy Shuker)所說:“音樂會是復雜的文化現象,涉及音樂、經濟、禮儀、樂趣。對表演者和觀眾來說,完全一樣”,“音樂會與樂趣、與音樂價值的確認,和與社群的休戚與共有關。”周海宏在講座中講得更明了:“肥沃的土地不是長莊稼就是野草。”一語道破教育的根本價值。一座城市里多建音樂廳,就可能少建監獄。人們多進音樂廳,自然就沒什么時間琢磨偷雞摸狗的事情,話糙理不糙,這是再樸素不過的道理。

    所以說,每一座音樂廳都是一所特殊的學校,其特殊性在于以純粹的感性美達到教育的目的,更妙的是它吸引人們主動前來。如果一個人常常去音樂廳,請不要懷疑他的素質。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發表于2009.09.11 10:46:38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576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