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rcl 您好。歡迎您于庚子鼠年八月初八 光臨 返回個人頁面 搜索

郎朗發布《哥德堡變奏曲》:太危險了,這是一部高危作品
廖陽 于 2020.09.06 20:29:07 | 源自:澎湃新聞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30

鋼琴家郎朗已經三年沒開獨奏音樂會了,今年3月重回獨奏舞臺,他帶來了巴赫巨作《哥德堡變奏曲》。原本,他想在30歲生日彈,沒達到理想效果,結果一等就是七八年。

2020年3月1日,在妻子吉娜的家鄉威斯巴登,郎朗第一次登臺演出了《哥德堡變奏曲》。首演完,他手握成拳,對著跟拍的鏡頭大喊了一聲,“哇,終于實現!”

如釋重負的郎朗從助理手中接過水,仰頭灌了滿滿一大口。靠在暀W,抱著鮮花,他氣喘吁吁,“我好累,不知道是不是還有力氣去吃飯,我從來沒這么累過,精疲力竭。”

首演完,郎朗好像就不怕這匹難馴的“戰馬”了。他很快轉戰萊比錫,在圣托馬斯教堂、巴赫的墓前第二次公演,幾天后又去了柏林,開始了錄音工作。

2020年9月4日,郎朗的新專輯《哥德堡變奏曲》通過環球音樂集團旗下古典廠牌——德意志留聲機(DG)全球發行。

  • 新專輯包括2個版本:第一個版本在萊比錫圣托馬斯教堂錄制;第二個版本在柏林的錄音室錄制。這也是郎朗第一次以錄音室版、現場實況版“雙版本”模式,發行全新專輯。

    《紐約時報》評價,音樂確實是巴赫的,但這一次,郎朗讓它煥然一新,樂評人還用了兩個詞:成熟和想象力。

    在老師朱雅芬的帶領下,郎朗很小就彈巴赫的《小步舞曲》《法國組曲》《英國組曲》《帕提塔》。10歲,他開始練《哥德堡變奏曲》,聽完加拿大鋼琴家古爾德1981年的錄音,他驚嘆,原來巴赫還能反著彈!

    雖然對《哥德堡變奏曲》情有獨鐘,郎朗卻一直不敢輕易嘗試。

    彈鋼琴有幾個訣竅,比如根音(基礎音),“你把樹根彈得稍微結實點,不要來回晃,旋律怎么晃都行。巴赫很有意思,他是樹根和旋律來回換,根音也經常在換,等于多出來兩個腦袋,我們要不斷動腦去研究,到底旋律又跑到哪里去了。”

    有把握能彈好了,郎朗才敢錄音,“錄不好的話,就把你以前那么多年的基礎一夜毀掉了,太危險了!”他感嘆,這是一部“高危”的作品,如果沒弄明白巴洛克音樂是怎么回事,千萬別錄。

    巴赫是巴洛克時期最重要的作曲家、鍵盤演奏家,曾在多個教堂任管風琴師,寫過大量管風琴曲、鍵琴曲。《哥德堡變奏曲》正是巴赫晚期的一部羽管鍵琴作品。

    為了研究巴赫和巴洛克音樂,郎朗專門去了一趟阿恩施塔特,探訪17歲巴赫工作過的第一個教堂。教堂里撲面而來一座頂天而立的管風琴,琴身里至今還藏著一部分舊管,來自巴赫時代的1703年。

    郎朗忍不住在琴鍵上試了試《哥德堡變奏曲》,管風琴的聲音以及彈奏方式,給了他很多靈感,也讓他離巴赫更近了。

    “這首作品不僅是羽管鍵琴作品,我認為也是由管風琴演奏的。我不希望只是干巴巴的羽管鍵琴的聲音,而是有整個巴洛克的風格,比如巴洛克時期歌手的技巧,巴洛克時期小號的聲音。”

    也是在彈管風琴的過程中,郎朗發現,當時的琴鍵都是雙排的,巴赫的作品都是在兩行的鍵盤上寫的,“所以你的手總打仗,好像跟貓撓了一架。穿半截袖還好一點,穿上西裝更難,所以你最好穿著西裝練,才能真正練好技術。”

    “巴赫不光是手厲害,最厲害的秘密武器是腳,腳的速度和手的速度一樣快。”郎朗調侃,生活里的巴赫是熱血青年,去菜市場買個西紅柿,手里還要揣一些樂器的配件,絕對不是一個無聊的人。

    在科隆,郎朗還向詮釋巴赫的領軍人物、羽管鍵琴演奏家安德雷斯·斯塔爾討教了6天。

    巴赫的作品能彈多響?“哥德堡”里的30段變奏,是彼此獨立,還是整體律動?郎朗問了很多問題,斯塔爾也給了不少有趣答案,解決了他一直在思考的一些問題。

    錄音前,郎朗把歷史上那些最偉大的版本又重新研究了一遍,有古爾德的兩個版本,還有巴倫勃依姆、席夫的,以及他的老師的,發現還是很有用,關鍵時刻還是要多看。

  • 錄音是在柏林一座錄音棚進行的,這也是卡拉揚生前最喜歡的地方。

    錄音持續了5天,各種摳細節。郎朗彈一會兒,聽一會兒,吃一會兒。一般,他一段會錄5個不同版本,回去再研究,最后用哪個,“等了27年,我不想后悔。”

    《哥德堡變奏曲》是巴赫為了治療俄國駐德國德累斯頓大使凱塞林克伯爵的失眠癥而寫的,從一段詠嘆調開始,發展成30段變化莫測的變奏,最后又回到詠嘆調的主題。

    “最開始的詠嘆調非常安靜,他用了G大調,G大調就像早上的陽光,沒有太多的色彩,說明他還是想用這個調來催眠,但后面他越寫越興奮,最后變成‘盜夢空間’了。”

    對郎朗來說,最難彈的是幾個慢板,比如第25個變奏“黑珍珠”,“就像一只很勤勞的蝸牛往前走,剛往上爬了一步,又掉下來兩步,特別緩慢,特別悲傷,特別暗黑。它是這首曲子‘畫龍點睛’的地方。”

    “你畫一條龍,最重要的一步是畫眼睛。身體你是改變不了太多的,因為那是傳統。我們畫身體是描繪輪廓的過程,最后一刻,經常是去尋找畫眼睛的方法,這是非常不同的——你聽古爾德、巴倫勃依姆、席夫,他們都有不同的‘眼睛’。”

    在柏林的錄音長達95分鐘。沒有樂譜,一旦上去了就下不來,也沒法去衛生間,郎朗笑說,“彈這首曲子,心一定要很靜。”

    在萊比錫的圣托馬斯教堂——巴赫工作多年、最后安葬的地方,郎朗還錄了一個現場版。

    彈到最后,郎朗潸然淚下。他在巴赫的墓前獻了一束花,“希望他能喜歡我的演奏,我盡力了。”

    “感謝巴赫,我的學習是從巴赫開始的。不管我多喜歡肖邦和柴可夫斯基,巴赫、莫扎特、貝多芬,永遠是我心里的前三位。巴赫是音樂之神,是我的重中之重。”郎朗說。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06.127.247.***
    106.127.247.***
    發表于2020.09.12 00:09:42
    7
    10
    6
    03
    瑟瑟發抖
    此帖使用M2007J1SC提交
    發表于2020.09.11 23:37:54
    5
    03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20.09.11 23:23:58
    4
    03

    此帖使用Android裝置提交
    發表于2020.09.11 23:17:48
    3
    03
    數毛推薦幾個水月產品,不知道花灑和鐵三角cm2000哪個好,買過銀船感覺較為一般,聲美e11很意外,比棫鶞榷10提升很大。
    發表于2020.09.11 23:16:54
    2
    黑色分線器與粉色風格反差太大,不太走心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20.09.11 22:37:22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您現在已經使用“cjrcl ”的ID登入了
    回復
    驗證碼
    617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