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找一點綠
李夢 于 2020.05.18 21:37:13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春意漸濃,宅家抗疫不便外游,只好從電影和音樂中,找一點綠。

1990年上映的《綠卡》講的是一場以鬧劇開篇、以溫馨收場的愛情故事。來自法國的音樂家喬治為了留在紐約發展事業,必須得到一張美國綠卡;而喜愛園藝的紐約女孩布朗蒂看中一座綠意盎然的房子,卻被告知只有夫婦才可入住。陰差陽錯,兩人相識,對于“假結婚”的瘋狂想法一拍即合,各取所需,婚后各自生活,倒也相安無事。

只是,美國移民局見過太多相似個案,對于布朗蒂和喬治的跨國婚姻自然格外關注。為應付移民局官員的質疑與頻繁登門調查,兩人不得不繼續演戲,偽造看似和美的戀愛與婚姻場景。隨著這對男女相處的時間愈來愈久,“制造”的共同記憶愈來愈多,喜好與興趣相去無幾的兩人自然避不開丘比特小天使的神箭。當電影在兩人互訴愛意時落幕,銀幕前的你我也不免隨著長舒一口氣:你看吧,真愛永遠是消弭隔閡與誤解的良藥。

  • 因是愛情電影,又是團圓結局,片中配樂以歡愉輕松為主,其中莫扎特為單簧管而寫的協奏曲(K622)穿插其間,更添靈動。這首A大調協奏曲是作曲家為其單簧管演奏家好友斯塔德勒而作,是莫扎特最后一首完成的作品,卻聽不出哀傷蕭索,而滿是溫煦動人的意味,可謂一首有些與眾不同的“天鵝之歌”。

    這首協奏曲中的第二樂章時長不過八分鐘,卻是眾多樂迷(包括我在內)的心頭好,屢聽不厭。不少電影導演亦傾心此段綿長優雅的旋律,將其用在配樂中,格外為片中情景增色。曾包攬奧斯卡七個獎項的電影《走出非洲》中,當女主角回憶在非洲那些年經歷的難忘愛情時,莫扎特這首協奏曲的慢板樂章隨著那片奇異大陸的廣袤草原緩緩展開,引得觀者思緒亦隨之翩躚飄游;而在《綠卡》中,這慢板樂章的旋律出現,同樣在片中男女的心底埋下一顆愛情的種子。

    不知各位聆聽音樂的時候,是否常常用到“通感”,比如某些音樂片段會讓你想到一首詩或是一種顏色?德國抽象表現主義畫家康定斯基的“聆聽色彩”尤其觸動我,當他用藍、紅或是黃色描摹風景,畫家想描述的遠不止眼前或想象中的風景,亦有他本人的喜樂或哀傷。同理,當我聽到西貝柳斯第五交響曲的時候,我想到海和天空那樣的藍;當我聽見勃拉姆斯的交響曲,我想起沉實厚重的褐黃色;而當我與莫扎特這首單簧管協奏曲相遇,我每每會想到綠,溫暖又不乏鮮活的草綠。

    也巧,影片《綠卡》中,亦不乏綠色。除了題目中的綠之外,全片最重要的一處場景即是女主角布朗蒂心心念念的庭園。喜愛園藝的她一直夢想擁有自己的花園,園中綠意盎然,清新生動,宛若不理塵世的烏托邦。片中庭園不只是男女主角相識并相伴生活的地方,也是他們理想的承載。《綠卡》的情節雖然曲折,卻并非一部頗具懸念的電影:當兩人同處草木葳蕤光影繽紛的庭院中,當莫扎特單簧管協奏曲的慢板樂章在此時響起,我們幾乎可以猜到影片最后,兩人必得墜入愛情中,在這滿是生機與浪漫的環境中。

    如果我們僅僅將片中莫扎特慢板樂章當做愛情的見證,恐怕小看了這舒展的、仿佛彌散著香氣的旋律,也小看了導演的用意。《綠卡》的故事并不囿于情愛,而是兩個本無交集的個體在日復一日的相處與磨合中,互生敬意與愛意的綿長旅程。如是相守與陪伴,也給當下你我平淡甚至寂寞的日子,添多一點意指希望的綠色。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4.032.199.***
    114.032.199.***
    發表于2020.05.22 10:49:56
    2
    03
    電影版浪漫滿屋
    此帖使用ALP-AL00提交
    發表于2020.05.18 23:41:23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039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