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的有情天
王征宇 于 2020.03.06 15:17:04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去年秋天特別長。欒樹、銀杏、紅楓,在柔和的秋風里一層層掉葉,樹身一天天薄,而非西北風一夜刮過,只剩光禿禿的樹干。如十八相送——你走得很遠了,那人的目光依然追隨著,盡是不舍。讓我想起海頓的《告別交響曲》,末樂章的結尾,樂手次第離開,樂器一把把減少,音樂一點點變弱,直到曲終人散,剩下空蕩蕩的舞臺。

弗朗茨·約瑟夫·海頓,我們親切地稱他為“海頓爸爸”。他的音樂典雅、規整、晶瑩、靈動,基調明快又平易近人。有“交響曲之父”美譽的海頓,溫和又幽默,這樣的天性在作品中可見一斑。他的《驚愕交響曲》突然間爆發的強烈樂音是為了“狠狠地將打盹的貴族們嚇一跳”;《奇跡交響曲》因演出的時候有一盞吊燈掉下來,現場觀眾無一受傷,海頓靈機一動命名。想象這部匠心別具的《告別》,200多年前首演時觀眾的驚訝,應該不輸于我們第一次看到行為藝術吧。如此別具匠心的創作,還流傳著兩個溫情融融的故事。

海頓當年在匈牙利公爵艾斯德哈吉宮廷中任樂隊長。1772年的一日,公爵突然宣布要解散樂隊,這意味著樂手們面臨下崗,大家都惶恐不安。1732年出生的海頓此時已人到中年,為公爵服務也有十多年,聽到消息后也是非常失落。想請求公爵保留樂隊,卻又不知如何開口,就創作了這部交響樂。海頓親自指揮樂隊演奏此曲。在演奏到最后一個樂章時,大家并沒有像往常那樣等待全曲終了一起離開,而是按照樂譜所示,完成自己的聲部后,即吹熄面前的蠟燭離開:首先是第一雙簧管和第二法國號吹熄了譜架上的蠟燭,拿上樂器離開。不一會兒,低音管也退去了,接著第二雙簧管、第一法國號和低音提琴也相繼默默離去,舞臺上越來越冷清。隨后大提琴走了,小提琴也跟著退去,中提琴也不見了。最后只剩下兩位第一小提琴仍然留在臺上,面無表情地用微弱的琴音把最后一段旋律演奏完,也吹熄蠟燭離去。公爵看了大為疑惑。海頓向公爵道明了大家的心聲,公爵最終打消了解散樂團的念頭。

另一種說法是,1772年夏天,公爵拖兒帶女來到位于郊外的艾斯特哈薩宮避暑,當然隨行的還有他的樂隊。那年夏天在郊外的宮殿耽留的時間特別長,不能回家的樂手們難免思念妻兒。但懾于公爵的威嚴,不敢去告假,只能求助于海頓。海頓一方面不能得罪公爵,另一方面也深切體會大家的心情,于是構思了這部《告別》。第一樂章是歡快抖擻的快板,接著第二樂章柔板主題輕盈明亮,第三樂章的小步舞曲洋溢著歡樂和幽默感,到了第四樂章悲切而急速的曲調,在中途驟然平靜下來,且越來越寧靜,緊接就是第五樂章,樂手們按預先安排逐一告別……戲劇性的編排讓公爵領悟到了其中的寓意。故事很圓滿,作曲家的機智為大伙贏得了假期,同時也讓公爵領略到不凡的音樂新思潮。

從這兩個故事可看出,海頓對隊員傾注了家長般的關愛,就像爸爸;而那位尊貴的公爵,也并非高高在上不通人情。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609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