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誰是貝多芬一生摯愛
李夢 于 2020.02.04 12:11:30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2020年是貝多芬誕辰250周年。元旦舉行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向來以演奏施特勞斯家族作品為主,本次也將貝多芬作品《十二鄉村舞曲》加入節目單中,以示紀念。數百年過去,“樂圣”筆下優美或偉大的旋律仍在滋養一代代樂迷,這真是藝術慰藉人生的絕佳例證。

以貝多芬其人其作為主題的電影,數目眾多,其中1994年上映的《不朽真情》,圍繞“誰是貝多芬一生摯愛”展開。音樂巨匠去世后,他的學生辛德勒在其遺物中找到三封情書,寫給“永琲熒R人”,并將他的所有財產也留給這位神秘女子。辛德勒開始尋找這位“永皕R人”,從生活在維也納的朱莉艾塔(據說貝多芬曾將《月光》鋼琴奏鳴曲題獻給她),到匈牙利女伯爵安娜(傳言兩人因為身份地位極不相稱而無法相守),再到貝多芬弟弟的妻子喬安娜,兜兜轉轉,將愛情故事穿插藝術創作及人生遭逢,還原這位著名音樂家桀驁另類、起落跌宕的一生。

電影看至一半,當中年貝多芬開始遭受失聰折磨,我關心的已不再是那位“永琲熒R人”究竟是誰,又為何無緣與音樂家相守一生,而更體恤這位以音樂為生的藝術家,不得不趴在鋼琴上作曲只為感知琴鍵敲擊琴弦的輕重力度、不得不在全然失去聽力的情況下上臺指揮《第九交響曲》時經歷的落寞與絕望。誰不想擁有和美的家庭、健康的身體與安寧的生活?旁觀者大可以用“苦難造就偉大的藝術”來評析并感慨,可當事者身心經受的磨折,置身事外的你我又能體會幾分?莫說旁人,即便是摯愛之人仍難以理解并分擔天才的苦楚,無怪貝多芬一次次地邂逅緣分,卻又一次次地與愛情遺憾擦肩。

關于貝多芬的愛情故事,撲朔迷離、眾說紛紜。他愛上過很多女子,寫下不少情書與充滿愛意的旋律,卻孤獨終老、一生未婚。多次的失戀,并不僅僅因為音樂家外形邋遢、性格孤僻,也不僅僅因為陷入愛情的雙方身份懸殊,還因為貝多芬對于愛情的想象太過完美純粹,以致于在他眼中,真正的愛情像是小心封存于匣中的水晶球,一旦撞上俗世的棱角,便會破碎,一地狼藉。因此,與其說《月光》奏鳴曲深沉幽婉的第一樂章寫給某位心儀的女子,與其說那首人人熟知的《致愛麗絲》是為神秘的愛麗絲而作,不如說“樂圣”這些關于愛與溫存的旋律,是他對于“愛情”本身的禮贊與憧憬。“他和他的音樂,終歸是屬于全世界的。”面對片中遺憾、失落以及得而復失的感傷,我們唯有這樣彼此說服。

當然,偉大的藝術家探尋愛情,從不會囿于男歡女愛,不會在一晌歡愉中浪費太多筆墨。他們更執著探問的,是深植于人性之善與愛,是這世間生生不息之愛。片尾的《歡樂頌》,尤其讓人印象深刻。德國詩人席勒的詩句,配上貝多芬的旋律,以人聲結合管弦樂的方式,將全曲乃至全片推向震撼人心的高潮。伴隨熱烈昂揚旋律,作曲家回到童年天真時,躺在一片爛漫星河中,仰望、憧憬。這是《歡樂頌》樂音的視覺化改寫,也是全片最具浪漫意味的段落。《第九交響曲》寄托音樂家對人類、對世界的至美想象,從這一角度看,貝多芬從不曾“失戀”,而一直身處愛與力量之中。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565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