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電影配樂走向藝術,而非止于行當
王櫻樸 于 2020.01.15 15:21:16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電影是一門視聽綜合藝術。傳統上,對白、配樂與音效共同構成電影聽覺的三大組成部分。其中,電影配樂由于其即便脫離電影載體后仍然具有相對獨立、完整的聽覺審美、鑒賞價值以及由此帶來的廣闊市場、巨大商業價值而居于眾神之巔,獨領風騷。在全球業界標桿——好萊塢電影制作體系下,無論商業、藝術電影或動畫片,對待配樂都非常重視。從構思、創作到制作各個環節反復斟酌、精益求精,力求在服務于電影劇作和敘事的基礎上,最大化程度發掘配樂的獨立藝術與商業價值。

比如近年我國引入上映的《尋夢環游記》《愛樂之城》《星際穿越》等片配樂都非常亮眼:不但擅于在觀影時營造沉浸式氛圍引領觀眾融入劇情、漸入佳境,觀影結束后,也能夠憑借《請記住我》《星光之城》《原野追逐》等令人難忘的影片主題曲、插曲和純器樂配樂曲等在觀眾腦海中留下深刻印記,激發大家線下獨立賞析電影配樂的進一步需求,從而為出版原聲大碟和樂譜、舉辦電影原聲交響音樂會、發布出品樂評隨筆和文集等更廣闊的市場化運作打下優良基礎。

成熟的電影配樂產業鏈與商業獲益模式反過來激發電影工作者們更加用心投入創作,以保持與維系其每部電影的精良配樂水準。這不但對提升電影的整體藝術質量大有好處,還有利于其在商業市場上贏得附加利潤。“以商養藝”構成良性循環,從而促進文化產業不斷繁榮。

近年來,隨著我國電影市場的蓬勃發展,國產商業、藝術電影、動畫片、紀錄片等各個片種的整體質量不斷提升:一些“講好中國故事”、深富作者氣質的電影在國際上屢摘大獎,獲得了國際聲譽與認可;另一些緊跟時代潮流、深耕本土趣味的影片贏得了普羅大眾的歡心,取得了票房大豐收。從劇本、表演、場景、視效、動作等諸多方面,國產電影都在向以好萊塢為代表的世界一流電影工業制作水準靠攏,一路緊追猛趕并取得長足進步。如《瘋狂的外星人》中利用先進的真人動作捕捉技術與計算機特效結合創造出外星人“Chika”,其形象之逼真生動、令人信服,絲毫不遜于好萊塢采用動作捕捉技術的鼻祖——《指環王》中的“咕嚕”。

然而,與場景美術、視效等視覺語匯受到重視、進步巨大相比,令人憂心的是:國產電影普遍對于聽覺語匯層面較為輕忽、怠慢和大意。創作者自身對于電影配樂的基本規律缺乏了解,對配樂在提升影片藝術質量上的重大作用缺乏意識。注重畫面美感的電影一般重視配樂,但在配樂上真正花心思、有見地、細琢磨、深講究的電影相對稀少、罕見。

如近年來斬獲柏林金熊、銀熊的《白日焰火》《地久天長》,國內票房大賣、口碑不錯的《泰囧》《唐人街探案》《大圣歸來》等,其配樂或是過于簡潔、輕描淡寫、缺乏設計,僅停留在“為畫面填空”的程度,與獲獎影片的整體藝術成就極不相稱;或是依循商業類型片場景氛圍、人物塑造、推進敘事的需求,有的放矢、套路明確的同時“千人一面”、令人疲倦,且不時還露出明顯破綻、使人出戲。

反之,如《逃離絕命鎮》《三塊廣告牌》等即便是好萊塢出品制造的小眾文藝片,仍配樂質量過硬,長年保持穩定、優異的高水準輸出。兩相比較之下,國產電影一味偏重視覺、忽略聽覺的“瘸腿”怪象是阻礙我國電影工業整體邁向成熟的一大軟肋。唯有于此突破,方能帶動國產電影整體質量更上一層樓。

當然,如《我不是潘金蓮》《瘋狂的外星人》等在配樂上心思巧妙、制作精良,特別是在配樂本土化、民族化上狠下功夫彰顯“中國特色”的佳作,對內大受歡迎、對外可與好萊塢一爭短長,是業界的標桿與希望。

21世紀是影像時代,各大視訊網站和五花八門的手機短視訊應用如雨后春筍般涌現,令人目不暇給。在電影、電視、電腦、平板和手機等多媒體全天候、全方位的熏陶下,廣大觀眾對于影像構成的各個層面越來越精通與專業。低質量的配樂已經無法滿足觀眾日益增長的聽覺審美文化需求。如果國產電影持續于此項上缺失、停滯和止足不前,就等于將電影音樂的廣闊市場拱手讓與他人——日韓、歐美的優秀電影配樂將輕而易舉地長期占領我國的大眾音樂文化市場,這是所有中國音樂工作者們都不愿意看到的。

中國電影工業的全面成熟不能有一個短板,國產電影切實提高與重視配樂的藝術質量刻不容緩。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別說配樂,主題歌都寫不出來什么,想想當年的:搭錯車
此帖使用ALP-AL00提交
發表于2020.01.16 11:15:58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8411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