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未完成”之魅
李夢 于 2020.01.13 11:45:59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十八年前上映的《少數派報告》,即便用今天的眼光看,也可說是相當超前且富有想象力的影片。斯皮爾伯格與阿湯哥強強聯手,糅雜科幻與驚悚元素,講述機器人“先知”如何侵入大腦、打探人類犯罪欲望,扭轉個體行為、道德倫理甚至整個社會的運轉軌跡。像不少意在預測未來的好萊塢電影一樣,《少數派報告》關心科技為生活帶來的積極影響,但,若翻開硬幣的另一面,我們不難見到,科技與人工智能在帶來高效便捷生活的同時,亦可能招致難以預料的災難。

片中,湯姆·克魯斯飾演的警長喬恩是犯罪預防組織的主管,負責安排“先知”探查人們的腦電波,找出作案沖動,并在犯罪實施前將其遏止。當這一組織順暢運行時,最理想的狀態即是一切罪惡皆可被預見,并被扼殺于“未完成”狀態中。不過,因為從未發生的犯罪行為而將嫌疑人逮捕,這般做法在法理上顯然存在諸多漏洞,隨著情節推進,漏洞愈積愈多,最終引起喬恩與身邊人的沖突。

《少數派報告》乍看是一部科幻影片,實則導演關心的仍是人類,以及人身處社會中而不得不面對的追問與糾葛。舒伯特(1797-1828)第八交響曲“未完成”在片中出現,既是點題(以音樂的“未完成”暗示系統的“未完成”),亦渲染情緒,為本已十足戲劇化的場景再添神秘與深沉意味。

  • “未完成”交響曲本身,自帶神秘屬性:作曲家僅僅寫完開篇兩個樂章,便將其束之高閣,并未補全之后兩個樂章;該曲在舒伯特生前從未演出,直到他去世近四十年之后,才重見天日。有人說,此曲之所以沒寫完,或因為舒伯特忙于創作其它作品,又或是,他在動筆創作第三樂章時,發現無論如何也寫不出令自己滿意、又能順暢銜接此前兩個出色樂章的旋律,故擱筆不作。不管怎樣,“未完成”的前兩個樂章實在精彩,至今仍頻繁見于音樂會曲目單中。

    我常想,舒伯特第八交響曲的魅力,或正在于其“未完成”的狀態。懸而不決,引而不發,最是撩人,就像斯皮爾伯格這部電影中,那些若即若離的相處,言在此而意在彼的對話,以及撲朔迷離的假象。一覺醒來,原本是警長的喬恩成為潛在罪犯,原本志同道合的友人被分化為敵我兩派,而運行順暢、幾近完美的“先知”系統也墜入虛實與真假難辨的泥淖之中……環環相扣,層層堆疊,科技的演進不單考驗人的智慧,亦拷問人性:當先進的科技足以遮蔽甚至扭轉所謂的“真實”,個體之間的互信與尊重,又因何建立?而設計并運行這一整套完美系統的人們,其善良或丑惡,才是決定系統走向的最關鍵。誠如片中探員威克所說的那樣:有瑕疵的,從來都不是系統, 而是人。

    由此看來,《少數派報告》中至少有三項“未完成”值得細品:音樂的未完成,完美科技系統的未完成,以及人性的未完成。從“未完成”走向“完成”,路途漫長崎嶇,或許永遠無法抵達,而這部電影以及舒伯特的音樂提醒我們,“未完成”時的搖擺與曖昧,相較于“完成”,更接近于生命的真相。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7.157.133.***
    117.157.133.***
    發表于2020.01.14 23:23:07
    2
    03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此帖使用ALP-AL00提交
    發表于2020.01.13 20:16:45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283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