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給我一碗雪
李夢 于 2019.12.17 19:24:13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20

好看精彩的勵志電影,不少都是“日本制造”,像是十年前上映的、曾為眾多影迷打開古典音樂世界之門的《交響情人夢》,或是講述退役乒乓選手歷經磨折終能找回夢想與信心的《戀愛回旋》,以及今秋在日本上映的電影《蜜蜂與遠雷》。與《交響情人夢》相近,《蜜蜂與遠雷》中的故事主角,也是幾位有理想也不乏熱情的年輕音樂家。他們因比賽而相聚、相識,在執著夢想的路途上經歷坎坷后,終于找到各自心安的慰藉與歸屬。

《蜜蜂與遠雷》根據日本人氣作家恩田陸的同名小說改編,講述四位年輕鋼琴家參與國際比賽的故事,有為了夢想奮身不顧的拼搏,也有與命運握手言和的釋然灑脫,有笑有淚,各自精彩。觀影后,不少人驚嘆于不羈少年風間塵的另類與出眾才華,感慨于年輕女孩傳榮亞夜為完成媽媽遺愿而重回舞臺的勇氣,我則對于四位主角中年紀最長的高島明石印象深刻。在競爭殘酷的比賽現場,二十八歲的高島明石與那些閃閃發光的天才選手相比,顯然不具任何優勢。但恰是這樣一位再普通不過的樂器行職員,無懼成見,不理會他人質疑目光,登臺、傾情演奏,優雅鞠躬致謝,似在提醒我們:再卑微的人生,也有機會被夢想照亮。

  • 原著小說不吝筆墨,細述四位選手參與比賽前三輪預選的現場發揮;電影亦留出頗多篇幅,深探角色內心世界,將各自的掙扎、糾葛以及難以言說的晦暗坦陳在觀者眼前。觀看選手比賽現場表演,聆聽他們的練習與預演,銀幕前的你我不只旁觀他人故事,亦借彼處人事觀照自身,從那些驚喜、落寞與感慨中,體悟生命中光與暗、輕重與急緩等不同面向。風間塵對于俄羅斯作曲家巴拉基列夫的高難度作品《伊斯拉美》的激情詮釋固然令人難忘,傳榮亞夜在李斯特超技巧練習曲《鬼火》對于音色的把控與拿捏亦頻頻讓人眼亮,但對我而言,高島明石參與前兩輪預選時演奏的貝多芬與肖邦曲目,雖說技巧稱不上出眾,傾注的感情卻獨特。尤其是他演奏的肖邦《第二敘事曲》,由開篇的舒朗開闊,至急速奔放的樂音涌入,再到喧囂奔騰之后復歸靜寂,高低起落,引人入勝。

    高島明石奏畢此曲后落選,無緣進入復賽,該曲亦是他朝向音樂舞臺的道別。全曲最末一句,安寧沉靜,于澎湃熱烈之后倏忽而來,既是作曲家的獨白,又何嘗不是演奏此曲的明石直面內心時的釋然。對于這位懷有音樂夢想的普通上班族來說,雖無法登上決賽舞臺,但來到過,親見過,便已足夠,至少可在多年后對兒子說:爸爸當年也曾為了夢想而努力拼搏呢。

    像《蜜蜂與遠雷》這樣的勵志電影,常以比賽作為全片高潮,而其中最為牽動人心的,卻并非比賽的結局與輸贏。明石在第二輪預選中,除了演奏肖邦這首名曲,亦彈奏根據日本知名作家宮澤賢治同名詩集創作的曲目《春天與阿修羅》。明石詮釋此曲時,想及詩集中那首詩人為病重妹妹而寫的《永訣的早晨》。詩中所述,妹妹高熱不退,央求哥哥拿給自己一碗雪,而詩中緋紅與雪白的鮮明對照,是哥哥苦痛與絕望的直陳,亦暗示人生無常,難以顧全一己之喜樂。電影中,明石演奏此曲時,風間塵亦在觀眾席間聆聽,同樣聽出明石曲中“給我一碗雪”的無奈感傷。可見,與音樂的闊大豐盈與演奏者之間的惺惺相惜相比,得失與輸贏又算得了什么?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23.014.195.***
    123.014.195.***
    發表于2019.12.24 08:24:51
    3
    03
    考試之神,不錯不錯
    此帖使用ALP-AL00提交
    發表于2019.12.18 04:58:29
    2
    113.251.049.***
    113.251.049.***
    發表于2019.12.17 20:08:02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560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