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盜版音樂猖獗的“幕后推手”
許匯欣 于 2019.11.21 11:49:01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代表全球音樂產業的組織IFPI(國際唱片業協會)近日發布全球音樂消費的年度報告。報告顯示,盡管合法串流媒體平臺采用率的增長喜人,全球每天獲取盜版音樂的數量仍令人震驚。研究表明,在接受調查的16至24歲年輕聽眾中,有34%即三分之一的年輕人承認使用串流媒體翻錄應用程式或服務來獲取盜版音樂。若將所有年齡層(16至64歲)的受訪者都考慮進去,那么全球范圍內已被證實的“偷竊”者占23%。

串流媒體翻錄為音樂產業帶來巨大挑戰

15年前,音樂產業幾乎是向數字時代過渡得最艱難的產業之一。 音樂公司在紛紛宣布人們可繼續購買專輯或CD單曲的同時,卻忽略了互聯網在該領域的巨大潛力。數字音樂開始拋棄實物載體順勢而起,與此同時各種盜版網站開始盛極一時,人們可以從這些平臺免費獲取任何想要的東西。此時整個音樂產業才開始覺醒并有所行動,但已無可避免地使該行業陷入長達十年多的低迷期,直到近年串流媒體平臺出現并風靡全球才得以逆轉。

串流媒體音樂服務平臺的迅猛出現卻令一家歡喜一家憂,因為隨之而來的是音樂產業的一顆不可忽視的“毒瘤”——串流媒體翻錄,盜版音樂隨即來勢洶洶。串流媒體翻錄為人們提供了一種將串流媒體檔案直接轉化為可下載檔案的途徑,這些盜版網站或程式允許任何用戶將串流媒體音樂服務平臺(如Spotify 或YouTube)上播放的音樂轉換為可永久保存的檔案。

隨之而來的是音樂界的焦點問題——數字音樂正版化,它關系到所有音樂創作者和音樂公司的版權收益問題。2016年,包括世界唱片公司“三巨頭”——索尼、華納兄弟和環球唱片公司在內的數家大型音樂公司聯合對全球最大的在線翻錄音樂網站Youtube-mp3.org提起訴訟。在這起訴訟中,“巨頭”們聲稱,“每月都有數以億計因串流媒體翻錄服務而得以非法復制和傳播的音樂。”然而隨著串流媒體音樂服務平臺的盛行,該問題始終未得到解決。

在過去的一個月中,全球35至64歲年齡段中使用串流媒體音樂服務平臺的聽眾首次超過半數。確切數字為54%,比2018年增長了8%。每個年齡段中使用串流媒體音樂服務平臺的人都在增加,即使在16至24歲的人群中也增加了5%,只不過增長空間相對較小。在相對年輕的受訪人群中,串流媒體的滲透率已經達到83%。串流媒體翻錄毋庸置疑成為近年來人們獲取盜版音樂最普遍的形式。

但從積極的一面來看,盡管人們對盜版音樂仍習以為常,正版串流媒體音樂服務平臺的使用數量仍呈上升趨勢,除年輕群體外,其中還涵蓋了本被認為是串流媒體時代“攔路虎”的年長群體。付費串流媒體音樂服務平臺的使用在年輕的消費群體中也已過半。調查表明,在過去的一個月中,有52%的16至24歲的用戶使用了付費串流媒體服務。著眼全球,在所有年齡段中,有償或免費的串流媒體使用量增長了7%。

盜版音樂猖獗的“幕后推手”

自數字音樂誕生的那天起,盜版音樂即成為音樂產業不可忽視的頑疾,無數年輕人先后投入串流媒體翻錄的懷抱。其背后緣由究竟為何?

第一,低廉的盜錄成本。音樂盜版內容的制作者通常會在音樂專輯上線免費試聽時通過電腦內錄等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手段對音樂作品進行盜錄。待專輯下架、收費時,賣家們會將先前翻錄的音樂內容低價銷售給有下載需求的用戶。

由于需求總是存在于該領域,因此它們也為“制作盜版內容-分銷-直銷”的利益鏈條提供了溫床。在各種監管和篩查手段的重壓下,盜版侵權的盈利模式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鮮少做出實質性的改變。因此,從事盜版生意的成本也長期停留在頗低的水準線上。年輕人尤其是學生黨們,自然也把選擇指向這些成本低廉且快捷方便的音樂獲取手段。

第二,盜版音樂在串流媒體平臺和用戶陷入的怪圈中得以生存。在數字化的世界里,公眾常對正版和盜版間的界限感到模糊。即便在音樂版權意識相對較強的歐美國家,音樂創作者也仍在擔憂其版權保護及版權收益問題,音樂版權意識偏于落后的中國自然也不例外。

公眾版權意識的高低是平臺與用戶間相互作用的結果。各大音樂平臺最初為增強自身競爭力,爭相向用戶提供免費的音樂服務,而他們在用戶付費以外的營收渠道(如廣告等)變現能力有限,久而久之,助推了用戶不向原作者支付版權費用。音樂平臺的成功實際上是建立在創作者付出與回報的嚴重不對稱之上,更打壓了創作者的尊嚴。免費下載的音頻、觸手可得的大環境使聽眾們日漸養成不用付費就能獲得免費“午餐”的慣性,公眾的版權意識亦得不到有效建立,從而出現了用戶與平臺間的惡性循環。

中國數字音樂付費的起步為音樂產業初步建立了版權秩序,在數字音樂付費滲透率提高的同時逐漸培養用戶的音樂版權意識。中國數字音樂付費在2019年預計達到6.3%,相較于目前該數字已接近40%的美國,串流媒體平臺對用戶付費意識的培養仍前路漫漫。

第三,串流媒體翻錄過程的中立性使盜版網站得以打法律擦邊球。以Youtube-mp3.org網站為例,音樂作品翻錄的全過程可簡化為:用戶上傳音樂鏈接-網站處理-用戶對復制件進行下載。根據我國《著作權法》第二十二條規定:“為個人學習、研究或者欣賞,使用他人已經發表的作品”的情況,“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不向其支付報酬。”從字面含義看,用戶使用串流媒體翻錄服務復制音樂作品的行為具有個人欣賞目的,屬合理使用范圍。這也使得該行為難以被定性為直接版權侵權,欲追究其責任也是難上加難。

版權保護“攻堅戰”任重道遠

2017年2月,中國文化部發布了首個明確提出“數字文化產業”概念的政策檔案,其中涵蓋網路音樂等數字文化產品。在政策的日益嚴控下,數字音樂市場對于商業模式進行了活躍的改革和創新,為全球音樂產業的發展帶來了新契機,更為此后規模化的商業發展夯實基礎。

數字音樂的正版化之路除了有政策助推,也離不開各串流媒體音樂服務平臺對用戶付費意識的培養。中國的數字音樂出現時間并不晚于世界的腳步,但在最初盜版猖獗以及平臺與用戶版權保護意識薄弱的幾年,數字音樂并未形成系統化、規模化的營收模式,在2015年中國才真正進入數字音樂版權的“元年”。數字音樂收入更在2017年因廣告收入增長緩制、其他商業模式有待探索,而出現“斷崖式”下跌。因此,中國數字音樂的發展與全球相比仍處于探尋階段。

目前全球第一大串流媒體音樂服務平臺Spotify的用戶總數已超1.5億,付費會員用戶近6500萬。緊隨其后的Apple Music,其會員用戶僅有3000萬左右。二者付費用戶的差距與Spotify平臺的免費模式脫不開干系,而當用戶對聽歌免費逐漸習以為常后,用戶的付費和版權意識會被分散和降低。國外相關媒體認為,此類“免費+廣告”模式的平臺也許會在不久后逐漸關閉。

目前,中國各大音樂服務平臺開始通過版權開放的分銷機制推動音樂平臺多方合作。此舉能夠在音樂版權全行業共享的同時整合各大串流媒體平臺的資源,令各平臺形成更精細化的運營模式。不但有助激發創作者們創造更多優秀作品,也能帶動唱片公司、創作者和音樂平臺等多方產出更多有價值的音樂,形成良性循環。

今年4月,IFPI發布的《2019年全球音樂產業報告》中顯示,中國繼2017年首次進入全球前十大音樂市場后,2018年排名攀升至第七位,IFPI同樣預言未來幾年內中國錄制音樂產業市場份額將有望進入全球前三。報告同樣顯示,在全球音樂產業收入中,數字音樂收入占據58.9%的份額。這場與盜版音樂斗爭的攻堅戰雖任重道遠,但相信在政策、平臺與用戶的三重推動下,數字音樂全面正版化在該領域終成氣候將指日可待。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我是一只小小手
此帖使用ALP-AL00提交
發表于2019.11.27 15:27:37
3
索尼精選品質可以,但是也不是很全。正版音樂的網路下載渠道也亂七八糟,很難在一兩個軟體上找齊。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11.21 19:39:26
2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500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