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歌”?我看是“洗錢”
張燚 于 2019.11.14 11:59:30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改編沒有問題。

莎拉·布萊曼演唱的《A Whiter Shade of Pale》改編自巴赫《D大調第三管弦樂組曲》第二樂章,“神話”組合演唱的《T.O.P》改編自柴科夫斯基《天鵝湖》,張學友演唱的《I Love You》改編自羅西尼《威廉·退爾序曲》,S.H.E演唱的《不想長大》改編自莫扎特《第40號交響曲》,吳碧霞演唱過的《甩蔥歌》改編自芬蘭的民間音樂……

改編歌曲讓我們接觸到原本接觸不到的音樂風格、音樂類型,好的改編歌曲甚至讓我們忍不住想要去了解、體驗原型音樂的模樣和質感。這是善舉。

不過,吃人家的要標出來,用到版權的要付費去。

明明是改編卻硬拗原創人設,就很有問題了。比如近期因一首《孤芳自賞》引起關注的楊小壯。

9月底以來,“我承認我自卑,我承認我怕黑”在音樂平臺走紅,還登上過QQ音樂熱門搜索第一名。然而很快,這首“原創歌曲”被質疑抄襲,隨后楊小壯第一時間反駁。

接著網友把“煙鬼”和“酷玩”合作的《Something Just Like This》貼出來,楊小壯不得不通過微博“誠懇道歉”,承諾還大家一首“干干凈凈的歌曲”。

楊小壯在致歉微博中說自己是做小買賣的,沒有條件系統學音樂,不懂得“自己腦子中的旋律”有可能是別人的,“也感謝老天在這個時候給我潑這盆冷水”……到此時畫風都很正常。人非圣賢孰能無過,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但接下來發生的一幕令人瞠目結舌:10月15日新發布的《我承認我自卑》別說換藥連湯都沒換,只是換了個馬甲……這是一首歌就掀起兩波熱炒啊!沒啥可說的,必須是“高!實在是高”!

看來網路音樂進入下半場再沒有偶然,只有處心積慮。

《孤芳自賞》的制作人楊棟梁也是楊小壯的老板,楊棟梁在去年和宋孟君合作有多首歌曲。眉清目秀的宋孟君堪稱在“洗歌”行業“聲名遠揚”。

  • “洗歌”一詞來自“洗稿”。“洗稿”是指對別人的原創文稿進行同義詞置換、結構調整等操作,以使檢索工具查不出是抄襲。2016年,宋孟君《一厘米的距離》被指抄襲周杰倫《夜曲》,宋予以否認。

    但接下來的行為不能不懷疑周杰倫遇到宋孟君乃是“音樂才子”遇到“音樂裁縫”:周杰倫《龍戰騎士》和宋孟君《王者榮耀》的關系,周杰倫《三年二班》和宋孟君《王者峽谷》的關系……當然,“洗歌”老手更不可能放過蹭熱點:宋孟君版《學貓叫》、宋孟君版《123我愛你》、宋孟君版《李白》、宋孟君版《地鐵等待》……還有宋孟君的《這么好看怎么辦》《大了灰了狼》《9421》,有沒有讓你想起《我怎么這么好看》《小了白了兔》《9420》?

    可惜呀,“洗歌”“洗稿”里的“洗”不是“去污”的意思。就像媒體人鄺海炎評價“咪蒙式洗稿”:并非春雨過林、令對象煥然一新的洗滌,而是蝗蟲過境、讓文藝莊稼寸草不生的洗劫!

    “洗稿”一詞來自“洗錢”,是指將違法財產通過各種手段掩飾、隱瞞其來源和性質,使其在形式上合法化。“洗錢”是犯罪,“洗稿”和“洗歌”呢?

    國內有多家“音樂公司”會通過熱點監控系統來揣測大眾的喜好然后完成蹭熱點歌曲。這樣的“作品”甚至“只需要四個小時就能完成”,這不是快餐,就是抄襲。然而,中國的知識產權保護越來越成熟、市場越來越規范,社會笑貧不笑娼、怕沒存在感不怕丟人的階段也正在過去。未來大數據、區塊鏈技術完全有條件支援現代社會信用體系和行業信用體系的建設,信用體系的發展總會趕上信用重要性的發展。哪怕在當下,如果文藝領域能夠學一點國際體育界的行業自律措施,情況也會好很多。

    雖然隨著AI(人工智能)作曲技術的進步,“洗歌”現象很有可能不減反增,但是大江東流去的方向不會改變。“洗歌”或許能帶來一時的關注,但也必定帶來一生的負擔。記住,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所以有追求的人不會給自己埋下不知道什么時候會爆的炸彈。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真以為大家都聽不到Something Just Like This么,那是個慈善歌曲你都抄,太不要臉了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11.25 12:32:29
    2
    03
    BSBS人渣渣
    此帖使用ALP-AL00提交
    發表于2019.11.14 17:01:59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2809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