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梁祝》翻開新的篇章——略談王之炅在Accentus的新唱片
張可駒 于 2019.11.13 12:50:16 | 源自:微信公眾號-品古典音樂之樂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著名樂評家鄭延益先生曾提到,目前《梁祝》幾乎被演得太多了,除了小提琴協奏曲的原始版,還有其它改編版等等。他這么說,倒不是對于《梁祝》本身有所非議,而主要是建議人們尋求更豐富的方式表現中樂。

這大約是上世紀90年代的事,二十余年過去,《梁祝》還是人氣不減,能具有如此生命力的新作品卻仍未出現。近期,王之炅在Accentus新灌錄的《梁祝》不僅能夠幫助我們更深地明白該作的魅力,也可說是在這部作品的演繹歷史上可能成為一個重要標志的演出。

王之炅可說是當代一位低調的實力派小提琴家的典型。就國際范圍的知名度來說,她在當代華裔提琴家中并不是名氣最響的。然而就演奏水準,以及推出唱片的精品化而言,王之炅實在是力求以國際一流的水準把握她的事業。所幸這樣的小提琴家在國際上終有人識,Accentus這樣的真正注重品質的高階唱片品牌不僅認識到她的價值,也在合作中給予王之炅不同尋常的空間。前一張唱片的曲目選擇是穩健中的大膽,這張全部選擇中國音樂的新片就是非常冒險的手筆了。

  • 前一張唱片中,王之炅選了大熱門的西貝柳斯協奏曲,配以略微受到忽視的斯特拉文斯基,再加上一首風格易于接受的中國作曲家的無伴奏。冷熱兼備,外加一點推廣性,是唱片出色選曲的范本。

    然而,這張新片卻未必如此。王之炅將《梁祝》同沈葉的新作,《小提琴協奏曲“緘默詩篇”》合為一張。前者對于國人自是耳熟能詳,可在國際范圍之內就未必,另一首協奏曲則更是完全的新作。“緘默詩篇”是一部很深地探討痛苦的作品,從當代音樂的角度而言,該作易于接受,而并不故弄玄虛。不過更吸引我的終歸是《梁祝》,以及王之炅在其中的音樂表現。

  • 《梁祝》為何能夠經久不衰,甚至吸引沙漢姆這樣的西方小提琴家將其錄成唱片?一方面自然是由于音樂本身的美,戲劇性的內涵等等,都確實富有魅力。而另一方面,恐怕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該作情感的普遍性——這是讓不同文化中的聽眾都能產生共鳴的作品。

    顯然,該作是從很多本民族的東西中孕育的,又采用國際化的體裁(小提琴協奏曲),繼而能夠獲得了跨文化的共鳴。由此,《梁祝》也就不單純屬于“某一種文化”的語境,而是有了一種更為開闊的被演繹、被接受的空間。王之炅的演繹之所以杰出,除了本身的技藝不凡,也是由于她真正呈現了一個國際化演奏的范本。

    這款演繹為何有著國際化的優點?首先,自然是小提琴家的技藝到達了國際一流水準。王之炅的發音技巧,把握結構的控制力和品位,都是如此。她整體節制,又運用得十分從容的揉音,同前一張唱片中的表現一樣富有魅力。而把握作品獨特的結構與線條,小提琴家所呈現的凝練氣質,更是具有很好的示范作用。

    國人或許對于該作很熟悉,但在世界的舞臺上,聽眾們對于作品豐富的戲劇性,以及不尋常的結構安排,就更需要一種簡練的,同時又能充分發掘原作曲情的演繹風格來引導。這款錄音中的樂隊部分是東京交響樂團,由楊洋擔任指揮,可說是相當國際化的陣容了。在出眾的品質之外,演繹整體上最重要的成就莫過于保存原作中國的韻味,卻減去了某些本土化的限制,因而有望成為《梁祝》的錄音中一個新的典型。

    這方面,作為獨奏核心的王之炅,自然起到決定性的作用。《梁祝》最有影響的演奏者,自非俞麗拿莫屬,有樂迷形容她的演奏有著濃濃的越劇味道。這未必是對應著越劇中的某腔某句,而是一種獨特的民間音樂的韻味。這樣本土化的特質,其魅力固然獨一無二,卻很難為國際范圍之內的演繹者所理解和把握。

    王之炅是俞麗拿的得意門生,在刻畫《梁祝》的氣質、音樂性格方面,儼然成為新一代的表率。但她在演奏中呈現的簡練,卻并不很注重于描摹“越劇的”余韻。或許可以說,倘若某些國外的演奏者想要學習該作,那么參照俞麗拿的演奏,那種本土的韻味恐怕是他們無法學會的。而以王之炅的錄音為楷模,就更容易得其路徑,同時對作品的精神也不會有偏頗的認識。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經典永流傳
    此帖使用ALP-AL00提交
    發表于2019.11.13 13:31:28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263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