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圣之夜最酷“驚魂”BGM!
white 于 2019.10.31 10:31:26 | 源自:微信公眾號-音樂之友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萬圣節又稱“鬼節”。原則上萬圣節其實是每年的11月1日,但最熱鬧的則是10月31日(也就是今天),我們常說的“Halloween”指的是“萬圣夜”。

萬圣節前夜起源

傳說自公元前500年,人們相信故人的亡魂會在這一天回到故居,在活人身上找尋生靈,借此重生。而活著的人則懼怕死魂來奪生,于是人們便熄掉爐火、燭光,讓死魂無法找到活人。為了把死魂嚇走,人們還把自己喬裝成妖魔鬼怪的樣子。于是,一群由活人扮演的吸血鬼、女巫、僵尸、死神、狼人、木乃伊、科學怪人、等等,在這一夜齊齊現身。

南瓜燈的傳說

傳說中有個名叫杰克的人非常吝嗇,因而死后不能進入天堂,而又因為他取笑魔鬼也不能進入地獄,所以,他只能提著燈籠四處游蕩,直到審判日那天。于是,杰克和南瓜燈便成了被詛咒的游魂的象征。人們為了在萬圣節前夜嚇走這些游魂,便用南瓜雕刻成可怕的面孔來代表提著燈籠的杰克,這就是南瓜燈的由來。

不給糖就搗蛋

“Trick or Treat”不給糖就搗蛋源自中世紀時期的“慰靈”活動,孩子們要挨家挨戶的討要“靈魂之餅”,期待已故親人找到通往天堂的路。

如今的萬圣節已成為國際性的大節日,世界各地的萬圣節愛好者在這一天角色扮演,奔赴“鬧鬼”大party。

我們都知道在看恐怖片時,導致心理恐懼的多半原因來自背景音樂的烘托。試想,倘若你開啟靜音,只看畫面,恐懼感大概會減半。

所以,你找到萬圣夜的助興秘訣了嗎?對,就是音樂!

  • 最佳要糖BGM

    《糖果仙子之舞》是柴科夫斯基的芭蕾舞劇《胡桃夾子》第二幕描寫糖果王國的音樂,是這部作品最為神秘的段落。這首曲子十分特別,柴科夫斯基用音色亮麗的鋼片琴做為本曲的主角,這是該樂器首次被運用到音樂作品中,充滿了神秘而詭異的色彩。那晶瑩剔透的聲音,構架出一個夢幻般的世界,帶給人無限的想象空間。月黑風高,萬圣之夜的序幕即將被拉開。

    挪威作曲家格里格《培爾·金特》組曲中第一組曲的第四段《在山妖王的大廳里》,這首曲子想必各位都不陌生了。它描繪了主人公在山中與妖王之女調情,并在妖王的威脅之下同妖女結了婚。曲子的節奏由慢至快,響度由弱開始,最后的部分強勁無比,充滿了沖突、乖張和荒誕的色彩。此刻,南瓜燈正被一個個點亮,好像一顆顆夸張的頭顱在沖你露出恐怖而不懷好意的笑。

    德彪西為女兒創作的鋼琴組曲《兒童園地》,其中第六首《木偶的步態舞》,切分音和帶有斷奏的八分音符重復出現,描繪木偶搖搖擺擺的動作。音樂中段部分引用了瓦格納歌劇《特里斯坦與伊索爾德》序曲的主題, 這是德彪西以表示對當時盛行的瓦格納歌劇的嘲弄。音樂時而柔弱,時而夸張,時而詼諧幽默,格外符合萬圣節的氣氛。就像小朋友排著隊,提上南瓜燈去敲門,不給糖就搗蛋!

    肖斯塔科維奇的《降E大調大提琴協奏曲》第一樂章是奏鳴曲式小快板。主部主題開門見山地由獨奏大提琴奏出。這個著名的主題為演奏家留下了很大的詮釋空間——它或輕快,或沖動,或黑暗,或彷徨。副部主題是斯拉夫風格,但略帶由怪異色調。整個樂章以馬不停蹄的強勁節律一往無前的直抵終止。中間幾度激越的高潮令人振奮不已。

    《希伯來主題序曲》是俄羅斯作曲家普羅科菲耶夫為數不多的室內樂作品之一。1919年,普羅科菲耶夫還居住在美國,單簧管演奏家Simeon Bellison請求他寫一首以希伯來主題為基礎的作品。普羅科菲耶夫在一天內就大致作出了序曲,并用不到兩周的時間完成了整曲的創作。隨著這首序曲的不斷流行,他在1934年創作了樂團改編版,廣受好評。樂曲一開始是弓桿敲擊琴弦的聲音,使緊張的氣氛呼之欲出,隨后單簧管奏出主題旋律,不禁讓人聯想到“植物大戰僵尸”的游戲音樂。當心,一大波僵尸即將來襲!

    巴赫的《D小調托卡塔與賦格》是一首管風琴作品,音樂響起,氣勢壓人,隨著和聲不斷的豐富,聽起來更加陰森恐怖。這首曲子毫無違和感的出現在一些電影的恐怖場景中,比如說柯南劇場版《顫栗的樂譜》里面的配樂就用到了這首曲子。另外,費里尼的電影《甜蜜的生活》中,這首曲子出現在一種縱欲狂歡的背景下,仿佛預示了某種崩潰性的災難。

    美籍俄國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的芭蕾舞劇《火鳥》中的一段“魔王卡什切的舞蹈”。描寫的是魔王卡什切和他的手下跳起的瘋狂而又恐怖的群舞,音樂的內容非常豐富,不僅節奏多變,而且各種管樂器和弦樂也是大顯身手。強烈的切分節奏營造出怪誕黑暗的魔王形象,不協和音的大量出現,賦予了音樂一股強大神滅力量,展現出魔王狂暴粗野的一面。

    交響詩《骷髏之舞》,是圣-桑的四部交響詩中最負盛名的作品,根據法國詩人亨利· 扎里斯的一首奇怪的詩寫成。樂曲旋律采用中世紀末日審判的圣詠《憤怒的日子》的曲調,給人以陰陽怪氣的感覺。起初音很弱,逐漸發展到全奏,好像聚集到墓地的骷髏越來越多,舞跳得越來越熱烈。木琴的干枯音色,描繪了骷髏在跳舞中的互相碰撞聲。樂曲根據詩的內容,從半夜的鐘響開始,先用豎琴在D音上反復了12次,象征鐘鳴12下。突然,獨奏小提琴奏出圓舞曲的節奏,描寫死神的骷髏互相擊碰著出現了。

    柏遼茲《幻想交響曲》分為五個樂章。第五樂章“女巫安息夜之夢”描寫的是魔鬼的晚會之夢:他看見來參加自己葬禮的一些妖魔鬼怪和令人毛骨悚然的女巫在跳舞。就在這中間,他的愛人出現了,她已經變成了一個丑怪粗陋的人形。這時“末日經”響起,繼之而來的是惡魔的狂舞,不僅是女巫們,而是一場以神經質的賦格來表現的“群魔亂舞”。最后所有樂器加入,走向C大調,奏響猛烈的和弦,全曲告終。

    穆索爾斯基的交響詩《荒山之夜》取材于俄羅斯民間神話傳奇,構思新穎,形象鮮活,引人入勝。音樂一起,在小提琴與木管樂器的合奏下,營造出陰風陣陣的恐怖畫面,仿佛從黑暗中傳來妖魔鬼怪的咆哮聲和腳步聲,令人毛骨悚然。接著,魔王降臨,一群誠惶誠恐的妖精簇擁在魔王的周圍,扭著諂媚的姿態,跳起丑陋的舞蹈,唱起對魔王的頌歌,登上寶座的魔王威風凜凜,渾身散發出邪惡的火焰。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配合食用更佳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11.02 12:36:27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8435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