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羅丁的輝煌交響
王征宇 于 2019.09.20 12:42:29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能在音樂與科研兩個領域都做到出類拔萃的,恐怕只有俄羅斯作曲家鮑羅丁。他是19世紀俄羅斯“強力集團”成員之一,又在化學領域有杰出的建樹。他生命的根部初始就分出兩股枝干,齊頭并進,參天巍峨,說不出哪枝更茁壯和挺拔。1858年,25歲的鮑羅丁在德國海德堡大學獲得化學博士學位,1862年被任命為醫學院化學副教授。作為有機化學家,鮑羅丁對乙醛的研究有重要貢獻,是第一種氟有機化合物——苯甲?氟的制成者。科研之余,鮑羅丁還寫歌劇、交響樂和管弦樂……各種體裁都有涉獵。

想起弗羅斯特的《未選擇的路》:“黃色的林子里有兩條路……”鮑羅丁沒有遺憾,他將兩條路的風景一并納蓄,生命的底色和廣度,是常人所不能及的。

鮑羅丁流傳最廣的音樂作品是他的交響音畫《在中亞細亞草原上》。1880年,亞歷山大二世即位二十五周年紀念日,要籌辦一個“俄羅斯歷史活動畫面配樂展覽會”,展出一系列俄羅斯歷史題材的圖畫,其中就有鮑羅丁這首為草原商旅畫寫的《在中亞細亞草原上》。作品描繪了一隊駝商在俄羅斯軍隊的護送下,行進在一望無際的沙漠,緩緩地由遠而近,又漸行漸遠。音樂的流動性,讓畫面不再凝固在某個點,而產生了動感。代表駝商的曲調富有阿拉伯風格,單簧管和圓號吹出的俄羅斯民歌旋律象征軍隊——作曲家施展強大的配器功力,用復調的手法讓兩種完全不同的曲調水乳交融。銅管樂的加入,則如落日照在草原沙丘,映射出金光閃閃,非常有畫面張力。

  • 但令我最震驚的還數鮑羅丁耗費7年完成的第二交響曲,也被稱作“勇士交響曲”,這部作品彰顯了作曲家蕩胸生層云的內心境界。

    樂曲一開始便是洪峰一樣的旋律,好像地表隆起,巖石飛濺,激蕩如海的英雄血性瞬間能開闊人的心胸,澎湃出無限的勇氣。德彪西曾夸“勇士交響曲”是俄羅斯最好的交響樂,就個人經驗來講這并不是一部在“聽覺舒適區”里的作品,初聽甚至會覺得不太順耳,打撈不到漂亮的旋律。可一聽再聽,隨著里面的邏輯一層層被理清,聽者便會為自己走入了一片開闊立體的新世界而狂喜。想起海明威說的,好的小說如冰川,只有八分之一露出水面。這話放在音樂里也對,好的作品你一耳捕捉到的只是八分之一,還有八分之七需要愛樂人付出足夠的耐心沉淀琢磨,在不斷的探索中獲得強大的美的洗禮。

    作為科學家的鮑羅丁,留給音樂創作的時間并不多,也因此被稱作“星期天作曲家”。但藝術創作從不以數量論成敗,而要看作品里呈現的才華與格局。“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是對平凡人的定義,總有才華橫溢的人打破陳規,奏出輝煌的生命交響。

    擴展閱讀:《鮑羅丁:“星期天作曲家”的散漫與不朽 》[作者:賈曉偉 ]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2721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