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樂四重奏:理解舒伯特的鑰匙
楊一晨 于 2019.09.18 15:18:44 | 源自:微信公眾號-音樂之友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從古典主義到浪漫主義的轉變,并不是某個人在某個結點發明創作的產物,它是一個緩慢的變化過程**。在這個漫長的轉變過程中,舒伯特成為了時間篩選出的代表人物之一,而他創作風格的轉變,深刻的體現在他的弦樂四重奏中。

舒伯特生在“弦樂四重奏”家庭中,弦樂四重奏成為了舒伯特的音樂啟蒙方式,在《弗朗茨·舒伯特的生活片段》中寫道:“他的父親和哥哥們都非常喜歡和他一起拉四重奏。這樣的活動在假期尤為頻繁……在四重奏里,弗朗茨·舒伯特總是拉中提琴,他的哥哥伊格納茲擔任第二小提琴,和他感情最好的費迪南德擔任第一小提琴,爸爸則拉大提琴。”

早期的家庭弦樂四重奏經歷培養了舒伯特細膩的音樂創作意識與極佳的音樂審美,這成為了舒伯特此后創作的基礎:對于細節的精雕細琢;音樂角色感的分配;取悅于己,而非討好聽眾的創作初衷;以及音樂的純粹之美。

在舒伯特的年代,弦樂四重奏已經廣泛流傳于歐洲的上層社會,海頓、莫扎特、貝多芬等等作曲家在此前已經創作了出了極高水準且數量巨大的弦樂四重奏作品,弦樂四重奏細膩的音色,寬廣的音域讓弦樂四重奏成為了作曲家理想的創作的平臺。舒伯特在自己的家庭弦樂四重奏家庭里演奏中提琴,這對于他創作弦樂四重奏有著極大的幫助。舒伯特演奏中提琴的經歷與貝多芬十分相似,這讓他們懂得如何從中聲部的視角創作。

中提琴在弦樂四重奏中通常擔任音域間的“紐帶”,在很多和聲里,中提琴決定了一個和聲的色彩與性格。從樂器的構造上來看,中提琴如同“小提琴與大提琴的結合”,中提琴與大提琴擁有相同音名的四條空弦(A-D-G-C),因此左手的把位構成與大提琴相似,而中提琴的演奏方式則與小提琴一樣,這使得中提琴的右手演奏與小提琴原理相同。

左手如何換把,右手如何換弦,搞清楚這兩樣內容就可以譜寫弦樂作品了。舒伯特熟知中提琴所以理解了整個弦樂四重奏創作方式,這給他提供了巨大的便利。

糟糕的參考書常常誤把舒伯特稱作“藝術歌曲之父”(筆者就是接受了這種錯誤的引導長大的孩子),這種僅憑數量來貼標簽的做法實在是對于舒伯特的誤讀,這讓人忽視了舒伯特偉大的器樂創作。舒伯特一生雖然創作了大量的藝術歌曲,但是這些創作并未隨著他的成長而穩步向前,很多重要藝術歌曲來自于他的青少年時期,比如 《紡車旁的格麗卿》與《魔王》*。舒伯特對于藝術歌曲有著天生的敏銳,這是他的天賦也成為了日后他的謀生方式。

舒伯特的弦樂四重奏作品展現了與藝術歌曲創作完全不同的發展脈絡。舒伯特他一生創作了15部弦樂四重奏以及一部以弦樂四重奏思維創作的雙大提琴弦樂五重奏,這個數字與貝多芬相接近。這些作品貫穿了舒伯特的一生,最早的一部弦樂四重奏 D.18早于他的藝術歌曲,而最晚的一部弦樂五重奏 D.956則與他的生命同時終結。這些作品跨越20多年,從簡單的樂句到龐大、復雜的音樂架構,通過這些作品我們能看到舒伯特驚人的成長,這在舒伯特晚期弦樂四重奏D.703、D.804、D.810與D.887中有著充分的體現。

然而,由于舒伯特的晚期弦樂四重奏難度過高,以至于在那個時代的大部分四重奏組都無法演奏。僅從技術難度上來說,舒伯特的晚期作品的每一個聲部的演奏難度都可以與那時頂級難度的協奏曲相媲美,復雜的結構與織體讓弦樂四重奏展現出了樂隊化的傾向**。這種創作在那時即無人能演奏,也不討好上流社會,這使得舒伯特生前只有一部作品出版,絕大部分作品在他生前都未能演出。直到數十年后的19世紀中后期,職業弦樂四重奏逐漸盛行,舒伯特的弦樂重奏才能被演奏,而作品才被重視。

  • 今天,舒伯特的晚期作品已經成為每一組職業弦樂四重奏挑戰的對象,其中《死神與少女》D.810 則是其中的代表作。

    舒伯特晚期弦樂四重奏 D.810《死神與少女》是上演頻率最高的舒伯特四重奏作品。舒伯特的這部作品的第二樂章與舒伯特自己早先創作的藝術歌曲《死神與少女》使用了相同的主題,所以這部弦樂四重奏與藝術歌曲同名。

    在《死神與少女》中舒伯特聲樂與器樂的關聯性得到了充分的展現,在這里他將藝術歌曲擴展成為一部宏偉的弦樂四重奏作品,這如同將一條線擴展成為了一個立體的建筑一般不可思議,這為后世提供了一份優秀的創作范例。而舒伯特也將弦樂四重奏的對話性原則運用在他的晚期聲樂套曲。這種不同音樂形式間的關聯性不應被割裂看待,應該總體思考。

    舒伯特的弦樂四重奏《死神與少女》具有宏大的結構、極高的演奏難度、優美的旋律,同時展現了浪漫主義時期音樂與文學的關聯性、思想上的矛盾性、音響的戲劇性以及對于死亡的終極思考。直至今天,這部弦樂四重奏經久不衰,它全方位的考驗了演奏者的水準,近200年里如同一個完美的關卡擺在每一組弦樂四重奏面前。

    出生于“弦樂四重奏家庭”的舒伯特,很早便熟讀了前輩大師的弦樂四重奏,貝多芬是影響舒伯特的關鍵人物之一。舒伯特一生都希望成為如同貝多芬一樣偉大的作曲家,他的很多作品來自于貝多芬的啟發。比如舒伯特晚期三首四重奏作品中對于力度記號的使用方式與貝多芬的作品有著相似的特性,對于sf(突強)記號的理解、聲部的安排、甚至每個音的發音方法都與貝多芬的作品有所關聯,但又有著細微的差異,畢竟舒伯特更懂得如何歌唱。這些關聯與差別在我們與阿爾班·貝爾格四重奏(Alban Berg Quartet)學習中深有體會。

    舒伯特不同時期的弦樂四重奏作品有著不同的特點,在他的弦樂四重奏中可以看到舒伯特逐漸從情感色彩型作曲家走向大構架類型的作曲家**。比如D.87的青澀、頑皮與稚嫩;D.703的躊躇滿志與惶恐不安;D.804《羅莎蒙德》如霧如沙一般神秘;D.810《死神與少女》的矛盾與戲劇性;D.887《G大調弦樂四重奏》龐大的篇幅與永無止境的重復;最后,舒伯特日漸偉大的音樂世界結束在D.956《C大調弦樂五重奏》中,舒伯特終于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邁進了理想中的圣殿,這里曾是貝多芬曾經來過的地方——一個光照萬物的神圣之地。

    弦樂四重奏對于舒伯特而言是特殊的,一方面創作弦樂四重奏是舒伯特的理想,雖然這些作品無人出版也無人演奏,但是他通過創作弦樂四重奏追隨著貝多芬的腳步前行,并最終實現了譜寫偉大作品的理想;另一方面,弦樂四重奏也是舒伯特的歸宿,在這里他可以短暫忘記生活的殘酷與病痛的折磨,他仍是家庭四重奏的中提琴手,未來仍舊充滿希望。

    縱觀舒伯特的弦樂四重奏,它比其他任何體裁都更能反映他從學徒成長為大師的發展歷程,對于今天的人們來說,演奏與聆聽這些作品如同獲得了打開舒伯特內心世界的鑰匙。

    *標記文字引用自音樂學家保羅·亨利·朗
    **標記文字引用中央音樂學院西方音樂史副教授,音樂學系副主任兼西方音樂史教研室主任潘瀾女士的研究及討論摘錄。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064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