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在語言的盡頭
李夢 于 2019.09.10 18:04:49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30

“母女關系”是不少電影都樂意探討的主題,近到去年夏天上映的小眾佳作《柔情史》,以及兩年前得到奧斯卡提名的《伯德小姐》,再向前追溯,則可說到上世紀七十年代的那部《秋日奏鳴曲》。瑞典著名導演伯格曼與好萊塢知名女星英格利·褒曼借該片互相成就,也幫助觀者從這一段復雜糾結的母女故事中讀出孤獨,讀出掙扎,以及不可逆也無從解的宿命。

事緣一對性情與閱歷相去甚遠的母女在長達七年拒絕溝通之后,因為生活中的變動而重聚。兩人嘗試和睦相處,不過往昔經歷每每如同鬼魅一般纏繞在兩人之間。身為鋼琴家的母親夏洛特性格太過強勢,女兒伊娃卻生來隱忍內向,如是互補性格或許可以成就一對彼此唱和的情侶,卻難以滋養母親與女兒的關系。片中,兩人對于愛、生活和家庭的種種矛盾,借由肖邦第二鋼琴前奏曲而淋漓呈現出來。

影片中母女共奏一曲的段落讓人印象深刻。女兒奏出的這首a小調前奏曲是柔緩的、猶疑的,與她謹慎內斂的性情互為映照;而母親在演奏同一首曲目的時候,卻表現出十足的力量與自信,樂音間聽得出秋風蕭索以及深沉蒼茫的景狀。通常,影片中出現雙人合奏的段落通常發生在親人、愛侶與師生之間,總會暗示出某種“琴瑟和鳴”的意味,而在《秋日奏鳴曲》中,導演偏偏反其道而行,沒有安排母女二人合奏,而是借由兩人一前一后的獨奏以呈現這段關系中的別扭、抗衡與糾葛。忘記是哪位名人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語言的盡頭,是音樂出現的地方。”《秋日奏鳴曲》固然希望以影像和對白講述不融洽的母女關系如何影響夏洛特與伊娃兩人面對各自生活的態度,但片中兩位主角之間全部的誤解、漠視乃至爭吵,都不及演奏肖邦鋼琴前奏曲時來得恣肆與決絕。似乎一直想說卻說不出口的話,都在那些音符中了。

  • 肖邦一生中共寫下二十四首前奏曲,每首以不同調式寫成,都是短小精巧的模樣,既各自獨立,合起來又宛若一個整體。出現在影片中的是第二首,以憂傷的a小調寫成。開篇初,左手以重復擺動的下行音鋪排出一片迷蒙晦暗的氛圍,右手聲部稍后出場,以單音奏出綿長的旋律線,依舊是哀怨傷感的語氣。在音樂史學者塔若斯金(Richard Taruskin)看來,肖邦筆下的這些前奏曲雖說短小,卻極富變化,起承轉合兼具,且不乏張力。肖邦之前,前奏曲這一曲式通常被認為是某種點綴或附屬物,充其量只是正式演奏之前的暖場曲。而這位波蘭作曲家借由這二十四首作品為這一曲式賦予新意:它們不再是可有可無的裝點,而能夠獨立成章,被作曲家賦予表意或抒情的功能。

    在我看來,肖邦這些前奏曲,每首都像一幅畫,有濃有淡,有豐沛熱烈也有留白。出現在伯格曼該片中的第二前奏曲,并非只是渲染氛圍或抒發情緒的背景音樂,而是直接介入影片敘事中,成為母女間關系的征象與隱喻。該曲調式雖說標示為a小調,旋律行進間卻不停變調,將聽者推入一重迂回難解的情境中,正如影片透出的深沉晦澀基調。片中的母女關系不斷激化又不斷落入沉寂,其間的起落曲折與肖邦這首若即若離、欲言又止的前奏曲相對照,又何其相似。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88.138.041.***
    188.138.041.***
    發表于2019.09.20 15:50:45
    3
    085.025.236.***
    085.025.236.***
    發表于2019.09.20 13:41:33
    2
    183.228.080.***
    183.228.080.***
    發表于2019.09.13 23:21:24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5456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