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作品,不該沒有好錄音
劉蔚 于 2019.08.30 10:11:14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中唱上海公司出了一套“中國管弦樂名曲典藏”唱片,其中一張收有交響詩《嘎達梅林》,筆者一直在尋找這首作品的錄音,便將其收入囊中。

《嘎達梅林》取材于蒙古族民族英雄嘎達梅林率領人民起義,反抗封建暴政和軍閥壓迫的故事,由作曲家辛滬光創作于1956年。樂曲采用內蒙古民歌作為素材,以故事情節為線索逐漸展開,音樂沉郁悲壯,富于內蒙古風情,洋溢著對英雄的崇敬和贊美之情,是一首成功的民族管弦樂作品。

同一張唱片中還收有吳祖強根據華彥鈞同名二胡曲改編的弦樂合奏《二泉映月》,王西麟交響套曲《云南音詩》中的第四樂章《火把節》,江文也管弦樂曲《臺灣舞曲》,鐘信明交響組曲《長江畫頁》中的第四樂章《秭歸端午節》,鄭璐、馬洪業的管弦樂曲《北京喜訊到邊寨》。這些樂曲可以視為中國現代民族管弦樂創作的幾個側面和縮影,欣賞它們,有助于我們加深對中國現代民族管弦樂創作特點的了解。

聽完這張唱片,既為中國作曲家借鑒西方作曲技法、創作具有中國特色的管弦樂作品所取得的成果感到欣慰,也為這些錄音的不盡人意而遺憾。當然,作為音樂史料,一些作品錄制年代久遠,對錄音質量無法要求太高。實際上,除了《二泉映月》,唱片中其余五首樂曲的錄音質量都無法讓人恭維。這六首樂曲應該錄制于上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當時,中國樂團的音樂水準尚處于恢復之中,不太穩定,對這些作品的演奏偏硬偏響,復雜一些的段落,樂隊的聲音散亂難以成型;加之當時錄音技術水準有限,音響效果偏干偏悶。兩者疊加,令唱片的藝術感染力大打折扣。

筆者還有一張中唱總公司出版的中國現代管弦樂作品集,其中收有馬思聰的交響組曲《山林之歌》,取材于屈原的《山鬼》,采用了云南民間音樂作為素材。聽賞之后卻大失所望。由于樂隊演奏的不理想和錄音水準的低劣,《山林之歌》可以說是慘不忍聽,根本無法感受到馬思聰先生這部代表作的瑰麗、神秘與詩意。

如果說過去限于演奏水準和錄音條件,無法高質量地演出和錄制中國現當代民族管弦樂作品,那么在經濟飛速發展、嚴肅音樂生存環境大為改善的今天,這一局面應該有所改觀了。指揮和樂團理應將推廣中國現當代民族管弦樂作品視為自己的使命,尤其應該多演那些已有一定基礎和口碑的作品,反復錘煉,精心打磨,使之成為拿得出手、傳得下去的精品。政府的主管機構則可以將演奏一定比例的中國現當代管弦樂作品音樂會作為樂團的考核指標,并從政策和資金上加以扶持,鼓勵樂團多演出中國現當代民族管弦樂作品,促使樂團和唱片公司進行高水準的錄制。樂團和唱片公司更應該重視這些音像制品的營銷推廣工作,酒香還需勤吆喝。

只有演出、錄音和欣賞形成良性循環,好作品有人演,好錄音有人聽,才能讓人充分感受到它們的藝術魅力,民族管弦樂創作才能獲得源源不竭的發展動力。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2035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