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網路歌曲元年
李紅艷 于 2019.06.03 11:40:21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20

“親愛的,你慢慢飛,小心前面帶刺的玫瑰;親愛的,你張張嘴,風中花香會讓你沉醉;親愛的,你跟我飛,穿過叢林去看小溪水;親愛的,來跳個舞,愛的春天不會有天黑……”

聽到這一串歌詞,是不是有種時空穿越感?2004年那個冬天,一首《兩只蝴蝶》在網路上迅速傳播,席卷各大音樂類平臺,牢牢占據各大下載榜單的冠軍席位。這首由牛朝陽作詞、作曲,龐龍演唱的歌曲,收錄在龐龍2004年11月由鳥人藝術發行的同名專輯《兩只蝴蝶》中。2005年,該曲獲得中國金唱片獎,這一官方認可的獎項,無疑是對這首歌曲無上的褒獎。

這一年被稱為網路歌曲元年

說起來,《兩只蝴蝶》絕對是歌手龐龍命運的轉折點。

龐龍1971年出生于遼寧阜新一個礦區家庭,自小喜歡唱歌,甚至為此放棄學業,然而遭到父親強烈反對,據說為了阻止他唱歌,曾摔壞他心愛的吉他。從職高畢業后,龐龍在建筑工地做過測量工人,也在父親的煤礦里當過電工。因為難舍音樂夢,17歲那年他開始踏入歌壇,先后在沈陽各大歌廳駐唱,1996年通過自學考進沈陽音樂學院。

2000年,龐龍發行首張個人專輯《人生三部曲》,市場反響平淡,并未激起浪花,他只能繼續回歌廳駐唱。2004年,他為一部電視劇《281封信》配唱了《杯水情歌》《兩只蝴蝶》《吹眼睛》三首歌曲。該劇播出后收視不俗,而龐龍演唱的《兩只蝴蝶》一夜之間紅遍網路。

時來運轉,除了《兩只蝴蝶》,龐龍2004年演唱的《你是我的玫瑰花》《家在東北》《兄弟抱一下》等,也都成為風靡街頭巷尾的流行金曲。

  • 同年,楊臣剛的《老鼠愛大米》、東來東往的《別說我的眼淚你無所謂》、鄭源的《一萬個理由》等一批歌曲,同樣借助網路爆紅,成為很多人的手機鈴聲首選。

    此外還有唐磊的《丁香花》,這是他為紀念一個因車禍身亡的女孩而創作的歌曲,2002年上傳至網路,但直到2004年才開始大范圍傳播,收獲諸多流行音樂獎項。

    依照當時有共識的定義,所謂網路歌曲,是指由網路原創、通過網路傳播,直接交給聽眾、市場來評判的歌曲。就音樂風格而言,網路歌曲的歌詞一般都比較直白簡單,旋律朗朗上口,內涵表意也單純直接。有一種說法,中國第一首網路歌曲是1997年的《惠多》,但直到2001年雪村創作的《東北人都是活雷鋒》推出,才算掀起中國網路歌曲創作的紅蓋頭。到了2004年,網路歌曲作為一個群落,真正成為一種風潮。也因此,2004年被稱為網路歌曲元年。

    流行音樂產業的新熱潮

    之后,2005年歌手香香推出《豬之歌》,成為該年度最紅火的網路歌曲之一,大街小巷、商場飯店,反復播放,太多人都能張嘴哼出。

    2006年,S翼樂團的一首《QQ愛》走紅,一度在華語流行樂壇各個音樂榜上排名前列。到了2009年,慕容曉曉的一首《愛情買賣》,再度掀起網路歌曲新一輪熱潮,這首歌在后來幾年里經常成為公司年會表演歌曲或者網友改編惡搞歌曲。

    網路歌曲井噴,讓一度低迷沉悶的華語流行樂壇一下子熱血沸騰,隨之而來的是巨大的商業收益。有這樣一組數據:《兩只蝴蝶》推出當年的彩鈴下載收益毛利高達2.4億元,這首歌還創造了單月彩鈴下載量500萬次的紀錄。在2006年福布斯發布的“中國名人榜”上,歌手龐龍成為黑馬,以1800萬元收入擠進收入榜第8位,且是演藝圈男明星中收入最高的一位,比排在第9位的演員陳道明高出100萬元。而這一切,只是因為那兩只一直在飛舞的蝴蝶。

    彩鈴收入2.4億元,現在看起來這都是一個天文數字,尤其是映照于當下處于變現迷茫期、產業徘徊期的流行音樂產業,也因此,當時太多人為網路歌曲鼓與呼,甚至認為它是流行音樂產業的救命稻草。不過,直到今天,人們對網路歌曲這個物種依然是充滿爭議的。

    網路歌曲,是天使還是流氓?

    有人認為,網路歌曲是“扮成流氓的天使”,從2000年的《東北人都是活雷鋒》開始,網路歌曲自帶的“反精英”“反貴族”式的親民特質照進了流行音樂領域,成為草根文化、大眾娛樂文化的一種強烈符號。但同時,也有人認為,網路歌曲其實是“扮成天使的流氓”,其自帶粗制濫造、庸俗化甚至是打色情擦邊球的原罪,格調品位低俗,“一直低到塵埃里去”。事實上,諸如《我的媽是你的丈母娘》《我愛人民幣》《殺了她喂豬》之類的所謂網路歌曲,確實是有辱“歌曲”二字,沒有任何審美價值可言,更是在無形中敗壞了網路歌曲大家庭的聲譽。

    伴隨網路歌曲大行其道,一大批歌手迎來利好,一夜成名、大紅大紫、轉場走穴、簽約公司……青蛙變王子、灰姑娘變公主的童話,一次次上演,一回回驚艷,誘惑著太多人緊緊盯著網路歌曲這塊大蛋糕、大肥肉。然而,如今回頭再看,當初爆紅的那些歌手,很快便成為了時代的棄兒——伴隨彩鈴產業的消退,網路歌曲最主要的盈利陣地逐漸喪失,市場對網路歌曲、網路歌手的需求自然也是斷崖式下滑。事實證明,帶有極大偶然性、功利性、投機性的走紅,必然難以維系,更難以持久。

    雖說太多網路歌手泯然眾人矣,不過網路歌曲卻一直存在。當然,伴隨時代更迭,對網路歌曲的定義也產生了變化。曾經,由傳統唱片公司制作的歌曲,如無特殊原因,一般不會在網路上首發。然而,近年來隨著各大網路音樂平臺的成熟,以及數字音樂產業鏈的日益完善,傳統唱片公司也都紛紛把高成本、精制作的歌曲放在網上首發。到如今,實體唱片日漸稀有,網路成為音樂作品發布推廣的主渠道,“網路歌曲”這個專指的名詞也就失去了原有的意義。

    不過,無論線上還是線下的流行音樂,摒棄粗制濫造、回歸內容本體、傳播正向文化價值,都是最應該堅守的,因為這是兩者共同的生命線。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此帖使用VIVO XPLAY6提交
    發表于2019.06.06 00:29:34
    5
    03
    我突然想起了這個
    此帖使用VIVO NEX S提交
    發表于2019.06.05 01:18:21
    4
    218.249.223.***
    218.249.223.***
    發表于2019.06.04 08:13:23
    3
    211.143.230.***
    211.143.230.***
    發表于2019.06.03 15:02:03
    2
    選了一個大好題材,可惜篇幅沒能展開。
    2019年了,網路歌曲我都還能記得“求佛” “有一種愛叫做放手” “不要用我的愛來傷害我"
    對比近幾年紅起來的網路歌曲 "我們不一樣“ “帶你去旅行” “學貓叫”,發現質量和用心程度都是下降趨勢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06.03 14:25:24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8746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