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瓦格納的5個步驟
VII 于 2019.04.11 18:50:53 | 源自:微信公眾號-音樂之友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30

理查德·瓦格納(Richard Wagner)毫無疑問是有史以來最具分裂性的作曲家(畢竟雙子座的人本身也很分裂)。通過他的音樂能感受到比愛恨更細膩的感情,而這種音樂常常被許多想要欣賞和了解他作品的人望而卻步。

瓦格納為什么讓人討厭?

理查德·瓦格納這個名字在古典音樂史上是一個具有爭議的名字,他的觀點、性格,以及他的音樂,讓人又愛又恨。這位德國作曲家的音樂并不容易讓人接近。讓我們嘗試分五個步驟,印證瓦格納追隨者們的神話,并轉變那些最厭惡他的批評者。

第1步:避免從最長的作品開始

通過長時間聆聽瓦格納的音樂來嘗試欣賞他的作品是毫無意義的。從一部偉大的杰作,比如他最著名的作品“尼伯龍根的指環”(一部由四部歌劇組成的大型樂劇)開始,有可能會讓你從一開始就放棄。

雖然“指環”是瓦格納劇目中的經典之作,但我們不能忽視他更為親密和微妙的作品。其中,讓自己熟悉瓦格納的理想方式是,找一個你最喜愛的歌手,聽他(她)們演唱藝術歌曲。通過一個熟悉的聲音去聆聽瓦格納那些不熟悉的音樂則顯得更為容易。如果不起作用,請不要忘記在聽之前閱讀歌詞。有時候這些歌詞比音樂更容易讓人親近和理解,例如瑪蒂爾德·威森東克(Mathilde Wesendonck)填詞、瓦格納作曲的這首《夢》(威森東克詩曲第五首,Wesendonck Lieder Nr. 5, Träume):

Tell me, what wonderful dreams, keep encircling my mind,
告訴我,是什么美夢在我腦中縈繞,
which,like nothing but idle froth, have dissolved in an empty void?
像縹緲的泡沫,在虛無中消散?
Dreams, which flourish more beautifully, every hour, every day,
夢,每分每秒都在盛放,
and with their message from heaven pass through the soul?
穿過靈魂,帶來天堂的訊息?
Dreams, which like rays sublime, sink into the soul,
夢,像神圣的光輝般沉入靈魂,
to paint eternally a picture there: all forgotten, remembering!
描繪一幅永琲熊e面:遺忘,銘記!
Dreams, as spring sun kissed the blossoms from the snow,
夢,像春光暖陽般,親吻著殘雪中的花朵,
that to a never foreseen bliss they greet the new day,
迎接新的一天,所帶來意外驚喜。
That they grow, that they blossom, dreamingly giving their fragrance,
生長,綻放,夢想著給予他們芬芳,
gently fading away on your breast and then sinking into the grave.
溫柔地消散在你的胸間,零落成泥化作土。

第2步:聆聽他的歌劇選段

能夠跨過歌劇院的大門去聽歌劇是一回事,但跨越門檻后聽三個小時的瓦格納則是另一回事了。雖然這件事可能是出于對音樂的喜愛,但最好還是不要冒險嘗試。

讓我們從頭開始:瓦格納的前奏曲和序曲。直到《唐豪瑟》(Tannhauser),他所創作的歌劇序曲,都像以往作曲家所創作的形式那樣。第一個瓦格納式的前奏曲可以在《特里斯坦與伊索爾德》中找到。這位德國作曲家在他的作品開始與第一幕之間為了尋求更大的關聯,因此,在一開始他就揭露了主題,即Leitmotiv(與特定人物和主題相關的旋律),并在每一幕之前都創作了前奏曲。

這些簡短的介紹使我們能夠理解作品的色彩和情緒、歌劇的氛圍,將我們完全帶入到他的作品中,就像《羅恩格林》(Lohengrin)壯麗的前奏曲。

第3步:相信粉絲

他們被稱為瓦格納崇拜者“Wagnerians”。 眾多粉絲都愿意付出一己之力,期待在舞臺上看到他們最喜歡的作曲家的作品。他們充滿激情,甚至愿意說服那些仍在圍欄之外的人們。 雖然他們不一定在街角找到,但他們存在于各種網路之中(社交媒體、博客……)及更多的學術領域。

第4步:先從聽其他作曲家的作品開始

在接近傳奇的瓦格納之前,有時更容易先聆他其他作曲家的作品。與他同時代的作曲家安東·布魯克納(Anton Bruckner)在寫交響曲時深受瓦格納的啟發。布魯克納《第三交響曲》是獻給他的。他的《第一交響曲》是在聽到《唐豪瑟》(Tannhäuser)后不久創作的。

另一位同時代作曲家,比他小近50歲的古斯塔夫·馬勒(Gustav Mahler),也深受瓦格納的影響,非常欽佩他的作品。 與布魯克納一樣,了解瓦格納最好從還是從交響樂開始,充滿了瓦格納式的沉默,深刻和力量。

第5步:將這個男人從他的音樂抽離

說來很多,他身上的各種標簽......反猶太、無政府主義、革命、阿道夫·希特勒最喜歡的作曲家:想要理解瓦格納并不是容易的事。我們必須將男人與藝術家分開嗎?這場辯論,幾乎是哲學上的,已經持續了好多年都沒有結束。 例如,以色列等地區抵制演出他的作品。但是避開作曲家的形象可以讓人完全專注于重要的事情:音樂。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瓦格納的案例并非唯一。如果一個人只聽一個完美無瑕的作曲家的音樂,那么這個名單會變得很短。當然,將音樂與這個男人區分開并不意味著忘記、寬恕或隱瞞真相:瓦格納的某些作為仍然是不可原諒的。

除了對作曲家的蔑視和厭惡之外,還有一個永無止境的故事,聲音,傳說,聲音和音樂的無盡世界。(點擊藍字收藏:瓦格納全集)

以上給想要了解瓦格納的音樂愛好者提供了幾種方法,當然還有許多書籍、演出視訊、藝術家,有數不清的方式可以幫助你更好地了解瓦格納。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884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