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舞曲的交響化
幽玄_天人之舞 于 2019.03.04 14:29:22 | 源自:豆瓣網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在舞曲的發展變革中,施特勞斯家族的作用舉足輕重,正是他們完成了舞曲交響化的第一步。

我們今天聽到的以施特勞斯家族為代表的各種舞曲,其實與更早先的太陽王時代的芭蕾舞曲和(作為交響曲前身的)組曲已經分屬于兩個不同的體系。那個時代的舞曲,更多的是作為貴族游興之余的伴奏,它們普遍談不上旋律有多令人印象深刻,留存下來的經典作品也是鳳毛麟角。那個年代的舞曲,還算得上是遺產的,也就數吉格舞曲、塔蘭圖拉舞曲、小步舞曲、方陣對舞等一些相對比較初級的舞曲。這些舞曲大多單調乏味、老舊異常。據說在此之前,還有一種舞曲叫卡爾馬尼奧拉舞,舞曲旋律之枯燥、舞步之簡單乏味,仿佛是自打人類誕生以來,這種舞曲就隨之而誕生了。

后來,隨著社會的變革、政治的變遷以及人們審美取向的變化,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里,舞曲經歷了低潮期。這種低潮期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籠罩在歐洲宮廷和貴族圈子里,皇帝們對舞曲不感冒,以至于就連那個年代的很多作曲家,都不會去觸碰舞曲這種體裁。除了貝多芬、莫扎特和舒伯特等人,在作曲之余創作了幾首鄉村舞曲,以此作為工作的調劑。

如果我們想要通過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來感受那個年代的舞曲,1991年的阿巴多為我們提供了答案。通過這一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幾首舒伯特和莫扎特的舞曲,我們還是能明顯感受到那個年代舞曲的“土味十足”。它們聽起來配器和旋律都十分簡單,幾乎聽不出情緒的起伏,更遑論僅通過音樂來產生某種畫面感——或許有人會認為,那一年莫扎特的《滑雪橇》是個例外。不過,如果去掉撬鈴,僅通過音樂本身來感受,或許我們并不認為這首曲子是在描寫滑雪橇這種歡樂的場面。與之能夠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約瑟夫·施特勞斯創作的《冬趣快速波爾卡》。

舞曲雖然不被貴族們接納,不過卻在民間得到了旺盛的發展空間。在貝多芬等人之后,老約翰·施特勞斯和約瑟夫·蘭納真正將民間舞曲進行歸納再創作,從而奠定了后世舞曲創作的規范。從老約翰和蘭納開始,舞曲不再那么簡單直接。他們細分了舞曲的類型,規范了舞曲的結構和配器。因而,他們的舞曲即使在今天的交響音樂會上聽來,都與交響曲相差無幾。因而我們說,正是這兩個人完成了舞曲交響化的第一步。從而我們可以理解,將影響力更大的老約翰·施特勞斯稱作“圓舞曲之父”不無道理——在他們之前,圓舞曲并不是那個樣子,而在他們之后,圓舞曲就該是那個樣子。進而,后來在創作數量和質量上更勝一籌的小約翰·施特勞斯被稱作“圓舞曲之王”也就顯得那么順理成章。

正是這些人,重新激活了“舞曲”這種體裁,讓舞曲重新回到宮廷和貴族的生活中。與法國太陽王時代有所不同,此時的維也納的宮廷舞會更有一種與民同樂的成分,因而,舞曲也是最先在維也納的宮廷中流傳起來。而在法國和英國的上流社會,舞曲被接受的程度各有千秋——法國曾經一度風靡華爾茲,但英國卻認為華爾茲有傷風化。但這些分歧在老約翰·施特勞斯等人誕生后,變得不再那么成問題。一方面,宮廷舞會可以有效彌合國家間政治分歧帶來的裂痕;另一方面,華爾茲、波爾卡等舞曲帶來的歡樂實在令人難忘。

我們說,蘭納以及施特勞斯家族完成了舞曲的交響化,然而這僅僅是交響化的第一步。交響化的第二步,要靠后來影響力更大、奠定了舞曲演奏形式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來完成。今天,我們通過歷史錄音還會感受到,在早年間,施特勞斯家族的舞曲的演奏方式與今天聽起來大相徑庭。那個年代的舞曲,演奏得要更快、更流暢,談不上樂句間細致微妙的處理,更多的是跳躍感。這就是那個年代宮廷舞會風格留存下來的痕跡。這種痕跡在威利·博斯科夫斯基時代逐漸被消除,到了1987年卡拉揚登臺時,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演奏的音樂已經徹底被交響化,宮廷舞會的痕跡已經微乎其微了。現在要想聽到口味純正的宮廷舞曲,恐怕只能去維也納愛樂樂團的新年舞會中去尋找了。

在施特勞斯家族的交響化完成之后,我們可以明顯感受到這種更加新鮮的舞曲的旺盛的生命力和強大的影響力。赫克托·柏遼茲為舞曲加上了標題性的一面。他的《幻想交響曲》的第二樂章,通過圓舞曲的體裁,描繪了一場華麗的舞會場景。此外,他還通過給韋伯的《華麗回旋曲》配器,描繪了另一場舞會中的男女歡悅之情——這就是在2003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上演的《邀舞》。

再后來,弗朗茨·李斯特的出現讓舞曲徹底變成了交響詩。在2011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我們聽到了他的《梅菲斯托圓舞曲第一號》。此時的舞曲,已經由為民間百姓帶來歡樂的舞蹈伴奏音樂,徹底升格成了能登大雅之堂的交響詩。再之后,理查德·施特勞斯的《玫瑰騎士圓舞曲》也就應運而生了。

而與此同時,與維也納舞曲的發展軌跡并行的另一條線——芭蕾舞曲也得到了極大的發展。不僅遠在俄國的柴可夫斯基寫下了大量圓舞曲,我們還欣喜地聽到,在20世紀伊戈爾·斯特拉文斯基的《彼得魯什卡》中,引用了蘭納的《施蒂亞德的舞蹈》和《美泉宮的人們圓舞曲》的旋律,仿佛是在告訴大家,在描寫舞蹈場面的時候,沒有什么音樂是比蘭納和施特勞斯家族的作品更恰如其分的了。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543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