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電視和網路,古代春節的音樂活動卻超乎你想象
黃宗權 于 2019.02.03 09:41:08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70

把傳統農歷新年叫做“春節”(民間俗稱“過年”),其實是從民國(1912年)開始的。古代的叫法有很多:元日、元旦、元辰、正旦、朔旦、正朝、元會等等。在秦朝以前,各地歷法不一,沒有統一的節日,秦始皇喜歡顓頊歷,規定十月(孟冬之月)初一為新年的第一天。漢武帝自元封七年(前104年)開始,規定夏歷正月為歲首,正月初一就是元日。后世一直沿用下來,成了兩千多年來漢族社會最重要的節日,與此相關的音樂活動則和這一民俗同樣古老。

古代元日的音樂活動——古代的“音樂”比現在的“音樂”內涵和外延都更廣——在東漢以前主要用于祭祀,祈天求福、拜神祭祖。周、秦時期,要過年的時候,王宮大府里都要舉行“跳儺”之類的儀式,周代稱為“時儺”。巫覡們穿上“玄衣朱裳”擊鼓驅逐疫癘之鬼。

當然,那個時代的任何祭祀都必須符合既定的禮樂之法。不講“政治規矩”的人,即使未被處理,也會受到輿論的指責。《論語·八佾》就記載道:三家者以《雍》徹。子曰:“‘相維辟公,天子穆穆’,奚取于三家之堂?”《雍》是周天子祭祀宗廟后,撤除祭品時用的樂歌。“三家”是彼時魯國當權的三卿(孟孫氏、叔孫氏和季孫氏),他們在祭祖結束時,使用了天子祭祀的音樂。孔子知道后很生氣,公開批評他們說:“‘助祭的是諸侯,天子肅穆地行主祭’,這樣的歌詞怎么能用在你們家祭祖的廳堂呢?”

到了漢代,尤其東漢,元日佳節尤其熱鬧。當時的禮義規定,每年元日,文武百官要入宮給皇帝拜年,稱“元日朝會”。在這個儀式中,除了皇帝設宴、贈送禮物以外,還要在宮殿中作“九賓散樂”,舉行各種樂舞百戲,就是包含雜技、武術和某些民間歌舞的雜樂、雜戲表演。這些表演大多伴隨音樂的演唱或演奏。先秦時的“職業”表演藝術家——俳優(或稱倡優、伶優),已逐漸從娛神轉向了娛人。漢代的藝人,更是強化了這種娛樂和表演的色彩。

祭祀色彩淡化的傾向,促使民間的新年娛樂活動逐漸活躍。晉朝有個叫辛蘭的女詩人,在《元正》里,就描述了這類和音樂多少有些關系的歡樂場面:“元正啟令節,嘉慶肇自茲。咸奏萬年觴,小大同悅熙。”(《藝文類聚》卷四)。場景看起來和我們現在聚會時喝酒、唱歌,敲敲打打似乎差不多。

源于周代禮樂制度,用于宮廷祭祀活動和朝會儀式中的“雅樂”,后來也漸漸成為新年儀慶中的一項重要內容。

比如,南朝梁時期,蕭子云(487-549)寫的《介雅》,內容就含有供新年第一天使用的歌詞:“四氣新元旦,萬壽初今朝。趨拜齊袞玉,鐘石變簫韶。”這里的“簫韶”,名字出自“簫韶九成,鳳凰來儀”(《書·益稷》),因為《韶》樂伴奏的樂器以排簫為主,所以稱為“簫韶”。不過,這一時期的雅樂與作為周代禮樂典范的《韶》樂已經完全不同了。《舊唐書·音樂志》就說,南北朝的雅樂是“陳、梁舊樂,雜用吳、楚之音;周、齊舊樂,多涉胡戎之伎”。用我們時下的話來說,就是加入了大量的民間和地方音樂,以及“外國”音樂元素。

隋唐以后,傳統節日的功能相較之前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巫術、信仰、禁忌、禳除的神秘氣氛慢慢褪去,娛樂和人文色彩則愈加濃厚,以“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精神文化需求”。比如,在唐代除夕的儺儀中,專門的唱師和鼓唱樂隊取代了巫師,戲劇表演取代了驅鬼逐疫。音樂活動淡化了娛神祭祀功能,增加了游戲娛樂的成分。

這一時期的宮廷旦日朝會,顯示了音樂活動的盛大和多樣。隋朝李孝貞寫道:“曖曖城霞旦,隱隱禁門開……戈鋌映林闕,歌管沸塵埃”(《元日早朝》)。唐太宗自己也曾擼起袖子寫詩描繪元旦朝會的情形,幾乎都涉及音樂活動。如:“霜戟列丹陛,絲竹韻長廊”(《元旦》);“羽旄飛馳道,鐘鼓震巖廊”(《正旦臨朝》)。這種“人山人海,鑼鼓喧天”場景,應對的不光是本朝的文武官員,還要適應“百蠻奉遐贐,萬國朝未央”等唐朝人民的好朋友,音樂的種類自然不會是單一的。

宋代宮廷的新年音樂活動,有一首重要的曲目叫《乾安樂》。有趣的是,伴隨這首曲子的是群臣向皇帝多次跪拜舞蹈,然后奏樂,最后才是宴席和贈送、收受禮物。在元代,這一活動也有相對固定的曲目,有一首名為《椒花頌》的漢族傳統曲子,專門用來祝福長壽。

宋代都市的繁榮,刺激了城市民俗文化的興盛。當時有一種流行的娛樂場所叫勾欄,在新年元宵等節日“歌舞百戲,鱗鱗相切,樂者嘈雜十余里”(孟元老《東京夢華錄》)。

明朝剛開始的時候,大家都比較慘。因為官方禁止民間娛樂,一旦被抓住,刑罰很重。學唱歌的被“割舌”,跳舞的被“卸腳”。有個倒霉的府軍衛千戶虞,因為吹簫唱曲,上唇連同鼻尖都被割了。

不過,明成化以后,音樂娛樂就被解禁了,且有點兒“報復性反彈”。朝廷要求各省“選樂工有精通藝業者,送京供應”(《續通典卷九十·樂六》)。對待到北京的樂戶,不但管飯,還給房子。明朝和元朝一樣,設有“教坊司”,海選一撥兒水準高的藝人集中培訓,藝人們的主要工作任務是在類似新年這樣的重大慶典中演出。

明朝的一個重要特點是戲曲的興盛。戲曲劇目是當時朝野上下的“賀歲片”。李樂寫的《見聞雜記》里說,大戶人家春節期間請戲班子唱堂會,得提前兩個月預約。上流社會整個正月都有演出,有《紅拂記》《西樓記》等劇目,且天天不重樣。

喜歡看清宮戲的小朋友,不知道有沒有注意到前幾天的一條新聞。在故宮的養心殿,發現了兩份清宮春節曲目戲折,研究人員檢視后,確認是清乾隆二十四年大年三十的“春晚”節目單,上面有19出演出曲目和演職人員名單。這或許是迄今為止,中國已發現的最早的“春晚”節目單?

總之,中國古人也和我們今人一樣,熱烈地追求節日帶來的精神享受和人倫之樂。沒有電視和網路,對他們來說,缺憾也許是不能像現代人那樣拿著手機搶紅包;而好處也不少,至少他們不必忍受無孔不入的無聊商業廣告。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655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