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一無所有》橫空出世,有多少人跟著唱“我曾經問個不休”
楊海虹 于 2019.02.01 14:42:00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20

作為一名從事音樂評論和音樂出版工作的音樂從業者,相對于古典音樂而言,我對流行音樂并不太感興趣,尤其是對搖滾音樂甚少有深入研究。很多時候搖滾音樂那嘶啞的嗓音、莫名其妙的呼喊、噪雜而巨大聲響除了震得我心煩意亂外,似乎很難給我留下其他什么比較好的印象。而真正讓我對流行音樂以及搖滾音樂引起了關注,是因為鮑勃·迪倫2016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我覺得特別不可思議,流行樂手、流行音樂的創作居然能夠獲得文學獎,而且是人類有史以來最久負盛名的諾貝爾文學獎!也因此,我逐漸開始比較深入地了解流行音樂。曾經,從來沒有想過流行音樂中歌詞和旋律的結合能有如此豐富的內涵和清晰的表達,甚至有時候一首歌就記錄了乃至創造了一個年代的一段歷史。

新一代青年的代言人

中國的流行音樂起源于20世紀二三十年代,1927年第一首流行歌曲《毛毛雨》問世,雖然產生在“新文化運動”之后,但這首作品在當時依舊引起較大范圍的爭議。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中國流行音樂的中心由上海轉移至香港和臺灣地區。1980年,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文藝部與《歌曲》編輯部聯合舉辦了“聽眾最喜愛的廣播歌曲”評選活動,產生了15首抒情歌曲,那個時期抒情歌曲成為最流行的音樂。隨即歐美音樂、港臺歌曲傳入內地。我國當時的音樂創作詞曲最高獎“晨鐘獎”前兩屆頒給了《在希望的田野上》《十五的月亮》等作品,第三屆則頒給了《我的中國心》《萬里長城永不倒》。通過這些作品,我們也能明顯感受到改革開放之初,外來音樂文化給正處在萬象更新的大變革中的社會環境所帶來的影響、矛盾與演變。從1978年底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到1985年,短短7年間流行音樂經歷了《怎樣鑒別黃色歌曲》的大討論、《鄉戀》的解禁、香港歌手張明敏登上春晚舞臺……這些不同的聲音、不同的音樂語言表達乃至不一樣的演唱形式,都體現了改革開放初期,人們追求情感自由、思想開放并與那些傳統觀念的禁錮的矛盾和沖突。

從歷史的角度看,一個新興的藝術形態勢必會通過不斷的爭議、討論、抗爭,從而獲得社會主流的認可。而相對于思想解放與傳統觀念的沖突,一個破舊立新的藝術形態爆發出來了真正的摧枯拉朽、勢不可擋的力量。1986年,國家第七個五年計劃開始,市場的大門打得更開了,經濟的增長也更快了,而相匹配的信念、理想卻尚未成熟,這個時代的中國人都面臨著是完善思想還是物質至上的選擇。在這一大的背景下,崔健的《一無所有》橫空出世,勢如破竹般地成為中國新一代青年的代言人,從此搖滾樂也逐漸成長為中國流行音樂歷史重要的組成部分。

中國搖滾第一聲

搖滾,起源于20世紀50年代的美國。60年代,美國經濟復蘇,搖滾樂強悍動蕩的節奏、震撼心弦的聲響,都成為當下年輕人的最愛。當時的美國音樂界如同我們對《鄉戀》的爭議一樣,他們把搖滾樂痛斥為一種瘟疫、垃圾,演出經常遭禁,但那種在演唱者與觀看者之間通過音樂交流建立起的共同的表達方式,擁有致命的吸引力。貓王與邁克爾·杰克遜是那時搖滾音樂的靈魂人物。1985年,邁克爾·杰克遜號召45位歌手為非洲難民賑災義演,聯合錄制《天下一家》(We Are The World),全球160個國家和地區進行實況轉播,引起了巨大轟動。

1986年中國音樂人受到啟發,組織了全國128名歌星,在北京舉辦了獻給世界和平年“讓世界充滿愛”的大型演唱會。在那次演唱會上,崔健的《一無所有》喊出了中國搖滾第一聲。一種不同于港臺流行歌曲、內地抒情歌曲的音樂新類型出現了,搖滾樂從此登上中國音樂歷史的舞臺。

這首《一無所有》以狂野、粗獷的西方搖滾音樂為背景,融入典型的中國西北音樂元素,對當下社會、文化、人們的精神體驗與思想進行深刻思考,他的作用力比任何一位西方大牌搖滾明星的音樂更具有指向性。當崔健扯開嗓子,喊出那句:“我曾經問個不休,你何時跟我走,可你卻總是笑我,一無所有!”的時候,臺下在一陣靜默之后,響起了雷霆般的掌聲與吼聲!是呀,歷經苦難、歷經變革、歷經壓抑的人們,情緒像山洪一般爆發了,崔健喊出的正是當時的每一個人的心聲。

唱出時代的回響

周國平談崔健的《一無所有》時說:“‘一無所有’的含義是豐富的。它使人想到遭遇體制轉變的一代青年的處境:沒有了意識形態所規定好的現成的人生目標和理想,也已經或即將失去體制所安排好的現成的謀生手段和飯碗……‘一無所有’是一種新的人格理想:真正的男子漢恰恰不愿意也不需要別人給他準備好現成的一切,他因此而有了自己的追求和自由。”

作品使用六聲商調式,參考了爵士樂的管樂編配效果,在配器中加入高亢的嗩吶solo,通過擠迫聲帶嘶吼傳達出來的張力,以及演唱會臺上臺下齊聲吶喊、前俯后仰的瘋狂達成一種共同的氣場。這是那個時代最真實的反映:改革開放讓我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也認識到了物質的重要性,固有的價值觀被打破,沒有參照,前路漫漫卻看不到終點,究竟何去何從呢?

像美國“垮掉的一代”,法國的“新浪潮”“左岸派”、英國的“憤怒青年”那樣,中國音樂、文學在改革開放后迎來了他的黃金期,文學上的“尋根”,音樂上《一無所有》搖滾的崛起,都體現了作為人的主體意識的覺醒,所喚起的浪潮、引發的狂熱是當時任何一種音樂都無法相比的,《一無所有》是個人體驗更是時代的回響。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聲音,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音樂。《一無所有》正是那個時代最獨特的內心獨白,留住了歷史也創造了歷史。回首過往,物質上的一無所有已經一去不返,而我們的心靈呢?我們也期盼我們這個時代能夠有宣泄真實、感動內心的音樂作品出現,繼續用音樂書寫歷史,讓我們永遠不再“一無所有”。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39.206.016.***
139.206.016.***
發表于2019.02.17 21:11:48
6
03
現在依舊這樣認為............
發表于2019.02.13 16:53:17
5
058.221.***.***
058.221.***.***
好多好多年前聽過的歌,長我歲數的哥哥比較喜歡,學著歌中嘶吼,拿著毛巾蒙在臉上,但我卻一臉懵懂,歌兒也能這樣唱。
發表于2019.02.11 16:19:50
4
122.097.216.***
122.097.216.***
發表于2019.02.06 16:15:50
3
搖滾樂從不高高在上,是來自民間,來自歌手樂手對現實世界的思考,簡單直接,類似于詩歌。簡單粗暴直抵人心
發表于2019.02.02 09:50:14
2
117.136.***.***
117.136.***.***
這歌流行的時候沒有作者說的這一堆堆的?里?嗦的理由。在農村就是小伙子與大姑娘的對話及自嘲,見別人唱得爽自己也來兩句而已。別用現在的眼光加上政治的私貨來看那時的我們,那時的人沒現在的復雜。
發表于2019.02.01 15:27:10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111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