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運瑩的《在這里請你隨意》,創作制作都無先例
愛地人 于 2018.12.02 12:24:12 | 源自:愛地人的微博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一直非常推薦蘇運瑩的《野子》,因為這是一首不像歌的歌,是在聽慣工業體系里的各種音樂套路之后,重回內心、重回自然的一種野性釋放。

《野子》不合常理,也不講“規矩”,它有著獨特卻肆意的遣詞造句,又有著隨心所欲、任性起伏的旋律與和弦。再加上蘇運瑩迎風向前、義無反顧式的演唱,也讓《野子》這首歌曲,真正做到了打破常規,在所有的音樂體系里自成一格。

一般像這種充滿野性張力,不走尋常之路的歌手,在進入職業歌手領域,尤其是隨著和工業體系的彼此融合之后,總免不了會漸漸弱化自己的個性,以至于在追求音樂的平衡性之后,慢慢變成了分子,而不再有那種分子即分母、分母即分子的個體唯一性。

但就如同當年聽到《野子》后,給人一種意想不到近似,蘇運瑩這次的新作《在這里請你隨意》,同樣又打破了這種宿命規律。

雖然已經闖蕩歌壇多年,雖然得到很多贊譽和獎項,但蘇運瑩卻依然能夠保留《野子》那樣山野的隨意與隨性,依然沒有受到工業體系的干擾,依然還能夠做到“赤腳不害怕”的那種“驕傲放縱”。

當然從創作來講,《在這里請你隨意》和《野子》又有所不同。《野子》雖然充滿著蘇運瑩強勢的個體印跡,但主題方向卻是一首關于夢想、關于堅定的勵志歌曲。

而《在這里請你隨意》這首歌曲,無論是主題還是內容走向,你甚至都完全無法將它定義。如果可以套用音樂領域里無調性音樂這個流派來做對比,《在這里請你隨意》就是這樣一首在音樂意義上近乎于無調性的音樂。它沒有通常意義上的概念和主題,也不在一首歌曲里,強加出人文的內涵、深刻的寓意,它甚至沒有你所熟悉的熱血、抒情和感性。

如果一定要給《在這里請你隨意》定義,那就是蘇運瑩是在歌唱。

歌唱,但卻不同于唱歌。如果說唱歌是一種把歌唱出來的間接行為,那么歌唱更像是來到了音樂最原始的源頭,以最簡單、純粹的方式,去表現人的喜怒哀樂狀態。沒有任何負載的東西,也就愈發能體現出音樂本質的輕盈和愉悅。

三分鐘的時間,蘇運瑩在這其中完成了情緒盡情的釋放,你可以說在音樂里的她,怎么可以這么不嚴肅正經?但仔細聽來,這種放肆和撒野,不就是你在生活壓力面前,想苦苦追求的本質樂趣嗎?

音樂是有性靈的,而蘇運瑩的這首《在這里請你隨意》,之所以會讓人感到心靈相通,可以讓你通過音樂,重啟你的心靈,恰恰就是因為她在用性靈歌唱。甚至在這個歌唱的過程中,音樂的創作和人聲的釋放,都是同步的,就像那些原住民的民歌,作與唱本身就是一體的,也是互通的。在沒有了創作和演唱分隔的步驟之后,這種聲音的表達自然就更純粹。

即使《在這里請你隨意》這首歌曲,在音樂里的表達隨心所欲,但這首歌曲卻有著一個相當適合它的音樂場景。

荒井十一的編曲,讓《在這里請你隨意》恍如置身于亞馬遜熱帶叢林,這種音樂氛圍的荒蠻感,恰恰和音樂本身的原始特質完全吻合,也讓人有了一種更直觀的沉浸式音樂體驗。雖然是后期為作品加上的編曲,但這樣的編曲,卻在不破壞原作的基礎上,還通過一定程度的互補,為作品進行了某種程度上詮釋和渲染。

另一方面,《在這里請你隨意》在編曲上,還運用了華語樂壇非常獨特的配置形式。作為華語音樂世界頂尖的鼓手,荒井十一在這首歌曲里,運用了大量的打擊音樂,作為音樂的律動支點,那種魔幻的鼓點,不僅突出了音樂的野性,甚至還讓整首歌曲充滿了神秘的意境。

而勾勒編曲主旋律的,則是在現代音樂體系里一直處于配角地位的貝斯。沒有鋼琴、沒有吉他,《在這里請你隨意》就只是通過貝司、打擊與和聲三部分,就完成了一首充滿魔幻氣息和想象力的作品。

就編曲的技術來講,在一首歌曲里敢不用鋼琴和吉他,并且用打擊樂和貝司作為主樂器,簡直可以說是鮮見,也是絕大多數音樂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這是荒井十一的獨特之外,從某種程度上來講,或許也是蘇運瑩本身唱作的“隨意”,讓他可以用不尋常的制作,去完成這首作品最后的搭建,達到唱作歌手和音樂人之間的默契,也讓作品形成了一種藝術上的互補和水乳交融。

既清新又野性,仔細聽來更有充滿想象力的技術,《在這里請你隨意》這首新作,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因為它保持了蘇運瑩的野性,又在這種野性生長的基礎上,依然能夠保持音樂可能性的延續,讓野性還可以用各種姿態,去完成它的多樣性,一個歌手能夠如此這般的前行,她唱的過癮,我們聽的上癮。真好!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66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