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之歌吟 無詞的安撫 格里埃爾和他的《聲樂協奏曲》
許錫銘 于 2018.11.21 14:30:38 | 源自:微信公眾號-音樂燴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古典音樂中的聲樂表演形式,人們熟知的是歌劇詠嘆調、藝術歌曲、音樂會詠嘆調等。還有一種可稱為“無詞歌”的,其作品的數量和演出相對較少。

我說的不是在鋼琴上唱歌的門德爾松的無詞歌,而是沒有歌詞、只用一、二個元音的人聲歌唱,這是真正意義上的無詞歌。

二十世紀現代作曲家中,如德彪西、拉威爾、斯特拉文斯基、勛伯格等都喜歡用無歌詞的獨唱或合唱,融合在其器樂作品中,取得奇特動人的良好效果。

不過,我最喜歡的則是前蘇聯作曲家格里埃爾(1875—1956)的《F小調為花腔女高音及樂隊而作的協奏曲》,簡稱《聲樂協奏曲》。

對于上世紀五十年代就聽古典音樂的人來說,格里埃?的名字也許并不陌生,那時廣播電臺經常播放他的作品。

在十九、二十世紀之交,格里埃爾已經以俄羅斯古典樂派繼承者的面貌聞名于世。他先后擔任了基輔音樂學院教授和院長,莫斯科音樂學院教授之職。他的作品旋律優美如歌,氣息寬廣悠長,感情真摯動人,富有高加索山的迷人氣質,常常體現出俄羅斯傳奇勇士和莊嚴的史詩形象。

作品多次得俄國的音樂最高榮譽——格林卡獎。

格里埃爾的創作扎根于歐州古典音樂的傳統,其多數作品中充盈著友好而與世無爭的態度。

作為二十世紀的作曲家,他的作品較少前衛性,不像肖斯塔柯維奇充滿開拓精神和反思內涵,也不如他的得意門生普羅柯菲耶夫那樣標新立異。

在其眾多的作品中,有兩部重要的傳世之作。一部是應大提琴家羅斯特羅波維奇的要求寫的大提琴協奏曲,這是一塊里程碑,是俄國(包括前蘇聯)的第一部大提琴協奏曲。

而最著名的就是作于二戰中的1943年,被喻為“天國之歌吟”的《聲樂協奏曲》。這是一部將花腔女高音當作獨奏樂器的協奏曲。全曲無歌詞,只是用“啊…”唱出旋律。是聲樂無詞歌取得特別成功的一個范例。

《聲樂協奏曲》只有兩個樂章。第一樂章的前奏,由低沉的弦樂加弱音器,流淌著壓郁的情緒,低聲悲鳴。這時,一個天使般圣潔的女聲,從天際帶著安祥的愛憐緩緩而下,宛轉吟唱,低迥蕩洋,又高飄飛翔。那空靈的歌聲始終在不穩定音上盤旋,好像在追思失去的幸福,安撫當今的世間悲難。

如果說第一樂章是“天使的安撫”,那么第二樂章則是“人間的歡愉”。這是一首典型的俄羅斯風格的聯歡會園舞曲。歌聲大量使用的顫音、琶音和裝飾音營造出一派歡快的情緒和明亮的色彩,與前一樂章形成鮮明對比 。

當今世界樂壇演唱此曲最受贊譽的是被稱為法國的歌唱之鶯的娜塔麗·德賽。近年來我國女高音歌唱家吳碧霞和?里拜爾也多次獻演此曲。上海音樂舞臺第一次聽到此曲是在2006年3月?里拜爾的獨唱會上。由于歌者文化地緣、宗教信仰和審美情趣的差異,運用歌喉又比駕馭樂器的自由度更高,加上格里埃爾也未在其總譜上提供必要的固定換氣提示,因此各人唱出的神韻和氣質不盡相同。

娜塔麗·德賽的吟唱能引發聽者心靈升華,如入天界。而?里拜爾在園舞曲樂章中更善于揮灑自如地播撒歡樂。

2010年上海交響樂團曾攜手韓國女高音曹秀美于上海音樂廳獻演此曲。這位被卡拉揚提攜,并評價有“上帝賜予的聲音” 的歌唱家的神韻,給樂迷留下深刻的印象。

曹秀美的音色細膩圓潤,氣息流暢。在格里埃爾的《聲樂協奏曲》中,她沒有像娜塔麗·德賽用高亢的音色帶給我們飄然在上的天使感,第一樂章更多的就像在你身邊作溫暖的同情和安撫,聽來倍感親切。而第二樂章則就是與你翩翩起舞,同享歡樂。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CHANDOS的這張唱片,花腔女高音是英國的艾琳·赫爾斯擔任的。第四軌的“聲樂協奏曲”第一章極具可聽性。
發表于2018.11.21 17:08:00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032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