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支每年夏天在瑞士集結的樂團,為什么能成“夢之隊”
牧羊 于 2018.09.03 15:09:49 | 源自:澎湃新聞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每到夏季,來自歐洲各大頂尖樂團的演奏家們便會齊聚琉森,目的只有一個——組成琉森音樂節管弦樂團,以東道主的身份開門迎客,為整個夏季音樂節(琉森三大音樂節之一)定下基調。

隨著2018夏季音樂節9月收官,10月18-22日,琉森音樂節管弦樂團將平移至中國,展開節后首個“駐場計劃”——在上海舉行5場音樂會。其中,4場音樂會在上海交響樂團音樂廳,1場露天音樂會在上海共青森林公園舉行。

琉森音樂節管弦樂團首次在上海亮相,將帶來瓦格納、拉威爾、斯特拉文斯基、布魯克納、莫扎特等大家的名作,里卡多·夏依執棒,中國鋼琴家張昊辰受邀擔任鋼琴獨奏。

這支“夢之隊”是怎么來的?作為一個從柏林愛樂樂團直接過渡到琉森音樂節管弦樂團的元老級樂手,沃爾夫蘭·克萊斯特眼看著它從一個虛無縹緲的設想開枝散葉,自然也有比旁人更深刻的感受和體悟。

制造商=FUJIFILM;型號=X-T1;鏡頭=XF35mmF1.4 R;焦距=35毫米;等效焦距=53毫米;光圈=F1.4;測光模式=模式;感光度=ISO1250;白平衡=自動;銳度=標準;曝光補償=-0.7EV;曝光時間=1/100秒;曝光程式=光圈優先;場景類型=標準;日期=2015.11.06 20:56:55

1

克萊斯特1978年進入柏林愛樂時,還是卡拉揚(1955-1989)的時代。他跟著柏林愛樂走南闖北,1979年卡拉揚帶團來北京,他亦在隨團之列,見證過一段歷史。

1999年,在柏林愛樂當了幾十年中提琴首席的克萊斯特意欲離團,找點別的事干。正在這時,首席指揮阿巴多(1989-2002)找上門來,“他說他想建一個節日樂團,團員都是他的朋友,這個主意非常棒,但最初我們沒人相信會成為現實。”

事實上,阿巴多成立節日樂團的夢想,一直到2003年才真正實現。

那一年,阿巴多胃癌初愈,以驚人的毅力和勇氣恢復健康并重登指揮臺,然而身體狀態已經不允許他擔任柏林愛樂等常規樂團的指揮工作,于是,他決定將余生獻給琉森的好山好水里。

阿巴多在琉森建立節日樂團的想法,可以追溯到琉森音樂節的創始人托斯卡尼尼。1938年,他曾召集一批當時廣受歡迎的獨奏家組成精英演奏團,在瓦格納故居前的草坪上,以一場“慶典合奏音樂會”宣告樂團的誕生,這場音樂會也成了今日琉森音樂節的雛形。

65年后,阿巴多向私交甚好的琉森音樂節藝術總監邁克爾·海弗里格提議,為什么不組建一支管弦樂團呢?海弗里格說好,于是拉來了贊助,說干就干。

琉森音樂節管弦樂團就這樣問世了。從那時開始,樂團每一次排練和演出,克萊斯特都在現場,包括2009年、2017年的兩次北京之行。

樂團早期成員都由阿巴多親自挑選,有人來自交響樂團、室內樂團,有人是獨奏家,還有人是大學音樂教授,幾乎集結了全球最具聲望的音樂家。每到夏季,來自歐洲各大頂尖樂團的他們便會齊聚琉森,目的只有一個——組成琉森音樂節管弦樂團。

不過最早,克萊斯特始終擔心成立節日樂團的想法不現實——團里的人各式各樣,互不相識,有些室內樂演奏家都沒有在交響樂團演奏的經驗,怎么可能組好一個團呢?

然而,當樂團在阿巴多執棒下奏出德彪西《大海》的那一刻,尤其是大提琴聲部的聲音一出來,克萊斯特永生難忘,“頂尖的獨奏家、頂尖的室內演奏家聚在一起演交響樂,制造出全然不同的風格。這是室內樂演奏的最高標準,也是獨奏家演奏的最高標準,每個人都是頂尖的,就像‘夢之隊’。”

樂團如今有樂手116名。阿巴多去世夏伊接棒后,樂團成員有過一些流動和變化,但走的人并不多,原先在的那些人現在基本都還在。

“總的來說,樂手的甄選是指揮家的權利。比如,夏伊想從斯卡拉歌劇院調十個樂手過來,那就調十個。中提琴聲部如果有人生病或休假,同樣會調新樂手,作為中提琴聲部首席,我會提一些建議,夏伊通常都會尊重我們的建議。”

那么,和柏林愛樂這樣的常規樂團相比,琉森音樂節管弦樂團特別在哪?

“就像黑與白,天差地別。”克萊斯特笑說,柏林愛樂每年在柏林有一百多場音樂會,還有一定量的國際巡演,樂手們每天都要碰頭,彼此知根知底,非常熟悉,但在琉森,樂手每年才碰一次,工作環境和氛圍首先就不一樣。

“在柏林愛樂那是工作,但在琉森是愛好,因為是愛好,所以我可以說‘不’。每個人都想來這里,每個人都十分投入,這就是最大的區別。”

在克萊斯特看來,琉森音樂節管弦樂團還有其他樂團沒有的精神和風骨。就像柏林愛樂作為一支百年老團,不管是風格傳承還是曲目選擇,多少都會有一些歷史負擔,琉森還未成年,遠沒有這樣的歷史包袱。

“琉森沒有深厚的傳統,因此我們可以擺脫歷史和傳統的枷鎖,嘗試全新的曲目,制造全新的聲音和興奮點。正因為抱著開放、開明、包容的態度,敢于嘗試新鮮事物,才會有今天與眾不同的地位。”

每一支講究的樂團都有其獨到的靈魂、個性、聲音,琉森音樂節管弦樂團的特色又在哪?

克萊斯特認為,在阿巴多的調教下,琉森有著豐富的音樂層次感和強大的聲音控制能力:樂聲極輕極弱時,能讓人瞬間安靜下來,樂聲驟響時,也從不會有噪音之感。

“每個指揮家來指揮琉森,包括夏伊、尼爾森斯,不管提什么要求,我們都能做到。有求必應是我們引以為豪的地方,這是很多樂團難以比擬的。”

2

在柏林愛樂共事13年,在琉森共事9年,克萊斯特與阿巴多的感情,比一般人深得多。

他至今還記得2012年與阿巴多合作最后一場音樂會的每一個音符、每一處細節。

樂團當時演了兩場音樂會,包括布魯克納《第九交響曲》、貝多芬《第三交響曲》兩套曲目,“阿巴多指揮地非常慢,我從沒聽過那么慢的節奏,就像阿巴多給自己獻上的‘葬禮進行曲’。第一場音樂會結束后,他連下指揮臺的力量都沒了,就像石頭一樣杵在那。他后來告訴我們,他走不動了,但第二天還有一場音樂會,我從臉上能讀出他非常累、非常痛苦。”

第二天的音樂會后,克萊斯特就和身邊人說,這可能是他們和阿巴多最后一次同臺了。阿巴多后面其實還有很多計劃,但幾個月之后,他真的走了。

最后的日子里,阿巴多回到了他在意大利博洛尼亞的寓所,“他去世前的那晚是星期六,家里人打電話讓我過去,說阿巴多病危,等我星期一一早趕到,他已經走了。”

克萊斯特悲痛欲絕,在阿巴多的房里和他告別。他的棺木擺在旁邊的小教堂里,克萊斯特和幾位老友演奏了舒伯特,為他送行。

“聽聞阿巴多的死訊,第二天,上千個人趕來為他送行,連意大利當時的總統納波利塔諾都來了,就像國葬一樣。”

“阿巴多絕對是音樂上的天才,他能觸及音樂的靈魂,并讓我們跟著他一起進入靈魂,這是一種魔法。”

在克萊斯特的印象里,生活里的阿巴多是一個言少又害羞的人,和他熟了,才會“話癆”起來,“足球、美食、植物,你可以和他談任何話題,當然也可以談音樂。但在公眾場合,他很害羞,他希望保證自己的自由和隱私。”

阿巴多去世后,誰來接管琉森音樂節管弦樂團,一度成為外界熱議的焦點。最終,指揮棒落在同樣是意大利人的夏伊身上。

夏伊比阿巴多整整小20歲,早在指揮家生涯開始時,他就曾以助理指揮的身份與阿巴多在斯卡拉歌劇院共事,得到過阿巴多親傳。2016年與琉森同臺的首場音樂會上,夏伊率團演奏了馬勒《第八交響曲》,完成了阿巴多音樂生涯最后十年的“馬勒全集”計劃。

在琉森音樂節藝術總監邁克爾·海弗里格看來,夏伊的指揮風格前衛、個性鮮明,與阿巴多截然不同,他們在尋找繼任者時,也并不想找一個阿巴多的復制品。

而在克萊斯特的眼里,夏伊非常有組織能力,一切都是井井有條的,“我們跟著他排演了很多大編制的曲目,就像斯特拉文斯基的《火鳥》。他是一個思想高度集中的指揮家,態度健康、向上、積極。他從來不生氣,至少不對我們生氣,這樣一個友善的人,我們很開心和他共事。”

3

年復一年,盛夏里的琉森城都會陷入夏季音樂節的狂歡,作為駐節樂團,琉森音樂節管弦樂團自然要在主會場KKL開門迎客,用四五場音樂會為整個音樂節定下基調。

通常,樂團會在兩周時間里集中排演三套曲目,每天排練六個小時,音樂會結束,樂手們便四散而去,各回各家。待到國際巡演,他們又會重新集結,用兩周時間巡演五到七場。一年下來,整個樂團共事也不過一個月。

琉森之外,每位樂手都有自己的本職工作,克萊斯特就是弗萊堡大學的教授,同時也是一名指揮。逢夏季,歐美樂團都在夏休,琉森的夏季音樂節又都在夏天舉辦,也因此,樂手們基本不會和本職工作有沖突。

沒演出時,克萊斯特喜歡在琉森瞎逛,偶爾也聽聽別人家的音樂會。今年,他打算聽巴倫博伊姆帶隊的西東合集管弦樂團,這也是一個節日樂團。

“交響樂音樂會是琉森最大的特色,偉大的樂團、明星級的演奏家、與眾不同的曲目,這里應有盡有。最重要的是,它有創新精神。”

克萊斯特頓了一頓說,“你能想象一個音樂節用斯特拉文斯基的《敦巴頓橡樹園》做開幕曲嗎?這是一部很有古典美、帶著微笑的作品,但很多人沒聽過,一般音樂節不敢冒險,但琉森敢,這就是特色。”

克萊斯特觀察,除了傳承古典,夏季音樂節也非常注重為未來的觀眾——年輕人和孩子開音樂會,一直在努力拓寬觀眾群,也因此,琉森滿街都是免費的戶外音樂會和街頭音樂。

“我們希望這是一個包羅萬象的音樂節,各種國籍、階層、膚色、年齡的人都能來聽音樂會,而不局限于某個小圈子。”

作為一個與卡拉揚、阿巴多、夏伊都合作過的資深演奏家,對年輕音樂人有什么建議?

克萊斯特感慨,年輕人如今要進樂團很難,大部分樂團都有樂隊學院,或者習慣去其他樂團招臨時工,每個樂團都在為生存而斗爭,即便是德國這樣一個以交響樂團為榮的國家——所以,每個樂團都要有特色,要讓自己與眾不同,有讓觀眾愿意走進來聆聽的意愿。

“對年輕人來說很重要的一點,不要把音樂當成工作,演完就等著拿工資回家。觀眾希望聽到一場全身心投入的、與眾不同的、有高度奉獻精神的音樂會,即使是在電視和網路直播中,他們也能察覺出音樂家是否投入,更別說在現場。”

“音樂廳坐滿了觀眾,即便臺下一點聲音也沒有,我們還是能感受到他們的存在。觀眾和樂團之間有交流,演奏家才會想把音樂演得更好。如果只把演出當工作,我們就很難打動觀眾。”克萊斯特說,他對年輕人的建議只有一點,一定要有投入感和奉獻感。

(王以寧對本文亦有貢獻。)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489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