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冷淡存知己
王征宇 于 2018.08.08 10:33:34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30

如果你是室內樂愛好者,DG公司2009年出品的《俄羅斯三重奏》值得一聽。這是郎朗首張室內樂大碟,與提琴巨匠列賓、麥斯基共同演繹了柴科夫斯基和拉赫瑪尼諾夫的作品。兩部鋼琴三重奏,都附注為“紀念一位偉大的藝術家”。提琴悲歌,鋼琴奏鳴,三人剛柔并濟,細膩卻稍縱即逝,使我們沉醉其間,無力自拔。

柴科夫斯基的《a小調鋼琴三重奏》,為紀念自己的師友尼古拉·魯賓斯坦而作,這位1864年創建莫斯科音樂學院的尼古拉,是俄羅斯鋼琴家和音樂教育家。自打“老柴”選擇以音樂為事業,家里就對他實行了經濟制裁。從圣彼得堡音樂學院畢業后,幸得尼古拉提拔,才得以進入莫斯科音樂學院教和聲學,只是收入不高,難保生活開銷。長達六年時間,尼古拉就讓“老柴”住在自己家里。無論是生活還是事業,尼古拉對他提攜都不遺余力。“老柴”的作品首演基本由尼古拉完成。在尼古拉的牽引下,“老柴”一步步走向大眾,后來梅克夫人的資助,也是尼古拉出面幫“老柴”要到的。雖然尼古拉不時地把“老柴”的作品挑剔得體無完膚,但無可否認,他是影響柴科夫斯基人生走向的人,值得一生感激和敬佩。得知師友離世,“老柴”悲痛不已,催生了這部三重奏。

柴科夫斯基的音樂是內向、黏稠的。這部《a小調鋼琴三重奏》是他惟一的三重奏作品。你能感受到它的深摯和沉郁,入情入骨。其中第二樂章的變奏曲,主題用的是在1873年他與魯賓斯坦、拉什金在莫斯科郊外郊游時路遇的農民唱的民歌。十多次變奏,鋼琴的悲愴青筋般裸露,大提琴嗚咽,小提琴哀慟,聽起來就像三個性格不同的老朋友,執手相看淚眼,千言萬語,切切嘈嘈,而今永相別,此情更與何人說?

這部作品被世人看作與貝多芬的大公三重奏、德沃夏克的杜姆卡三重奏同等分量的作品。1893年“老柴”猝然去世,他的嫡傳弟子拉赫瑪尼諾夫也效仿寫了部三重奏,用音樂封存哀思,永遠懷念自己的恩師。

對柴科夫斯基的崇拜貫穿了拉赫瑪尼諾夫的一生。他青年時代的女伴證實:“柴科夫斯基是拉赫瑪尼諾夫最景仰的人,是他的榜樣……使他們親近的,是精神世界中的共同性。”拉赫瑪尼諾夫說,我以至誠、沉痛的心境來創作此曲,奉獻上我所有的情感與力量……我為每個音符感到顫栗,有時甚至刪掉所有的創作,構思又構思,乃又重新譜曲……拉氏的性格不像他的老師那么糾結,但他的憂郁和深情有過之而無不及。這部《g小調第一鋼琴三重奏(悲歌)》簡短卻令人沉思。作品情感濃烈飽滿,凄苦愴然,感人至深。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兩首悲歌,收錄在同一張碟,將三位音樂家以音樂為介質的深情與友愛,凝固成了永琚C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835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