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許茹蕓
阿水 于 2018.08.06 11:44:13 | 源自:澎湃新聞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50

“不懂愛情/卻成為愛的使者”(《芙烈亞》)。帶著新歌《芙烈亞》宣布“綻放的綻放的綻放”巡演開啟的許茹蕓,和她的那些經歷唱片工業斷崖的同時代女歌手一樣,不約而同地希望卸下“情歌女歌手”的狹隘身份,展示曾被唱片公司的策劃掩蓋的真實個性。

反彈大的有范曉萱,中年叛逆精彩,付出的代價也巨大。許茹蕓算幸運的,她的碰撞不如許多女歌手那么激烈。

至少在1995-2000年的上華時代,她不排斥唱情歌,也不太反對她的音樂形象——一個清淡長情的短發女孩。

從小受到過度保護的許茹蕓,在人生的很長一段時間里都活在泡泡里,“還以為生活就是這個樣子的。”

密集發片的職業生涯是一個更大的泡泡,同樣讓她的雙腳懸在空中,卻面臨更大壓力。像很多女歌手一樣,許茹蕓唱了很多情歌,當時卻未必能理解其中深意。

但她一直是個比較真的人,最紅的時候也不愿意敲鑼打鼓地去做一件事情。演唱會上,她唱完準備好的歌就宣布結束,拖泥帶水和矯揉造作的姿態她做不來。

這就讓許茹蕓和她的歌在時代過去以后仍然具有生命力。她擅唱慢板情歌,但不是悲苦情歌。小小的靜悄悄的女生卻有非常堅定的心意,許茹蕓歌里的等待不僅與悲苦無關,而且勇氣可嘉,有健康的古典美。

在唱片工業下滑的時候,許茹蕓甚至還有機會做點不一樣的東西。新世紀初,她的上華和EMI交界時期,《難得好天氣》《花?》和《只說給你聽》三張專輯和她早期的作品已經有了不同面貌。

空靈和訴說感等特質之外,電子成分取代部分傳統編曲。許茹蕓為自己的聲音尋找不同的可能,“自我”也嘗試著從既有定位里掙脫出來。

她自己擔任總企劃人的《難得好天氣》在商業上不算成功,但回頭看,或許是她最好的一張作品。同名歌曲的詞作者林夕很早就替她說出心聲:“那一首自以為很感人的情歌/纏綿的不知道外面的太陽出來了/藍天白云那種顏色/比生命還要難得/所以別再問/我快不快樂/我快不快樂”。

黃耀明和人山人海團隊為許茹蕓的聲音創造了一個中性而開闊的空間,編曲今天聽起來亦不落伍。相較傳統的弦樂、鋼琴和吉他,輕盈迷幻的電子和許茹蕓的氣聲是更合適的伙伴。

作為歌手,許茹蕓的音樂有很好的延續性。正是因為由樂及人的堅定意志,《難得好天氣》及之后的轉變才順理成章。

憑這份豁達,以及希望腳踏實地的強烈渴望,2004年許茹蕓去紐約游學一年,一個人住,班級介紹的時候給自己的職業定位是“writer”。她用一個像港劇里失戀就飛英國的橋段一樣常見的選擇,為自己贏得透氣和充電的時間。

這以后許茹蕓的歌里,旅行和旅行中的放空、思考、自由伸展、左顧右盼成為重要主題。《北緯六十六度》和《愛·旅行·一公里》只濺起小小的水花,唱片工業的人才流失困境里,沒有人可以幸免。但她仍然會投入心思,比如在《愛·旅行·一公里》的實體專輯里夾兩張旅行明信片,一共十張,圖片和配文都出自她之手,希望歌隨明信片留在一些人的手里。

許茹蕓的文藝趣味和生活態度不會再像從前那樣隨電視傳播成為主流,但是這些對她自己至關重要。

2018年九月,簽約新公司索尼的許茹蕓新專輯和巡演將啟。《芙烈亞》很容易讓人想起林憶蓮氣勢磅?的《蓋亞》,以及陳珊妮的《戰神卡爾迪亞》。大而完整的概念,復雜的編曲,以及懷舊效應,都能助它在頒獎禮上有所斬獲。但回到一個“真”上,它會比之前旅行為主題的作品更契合現在的許茹蕓嗎?九月便知分曉。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265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