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為你,偷灑一滴淚
李夢 于 2018.08.05 18:34:27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9.00/36

耗時四年拍攝的新片《邪不壓正》上映兩周多,票房已近六億,雖說在當下動輒十數億票房的中國影壇,這個數字算不上亮眼,但那些怪誕另類的電影一旦出自姜文之手,總能引來熱議。不論你喜不喜歡,《邪不壓正》總能熱鬧一陣子,這是姜文的魅力,也是音樂的魅力。

不久前,姜文接受許知遠的訪問,提到自己老了之后要做三件事,出書,畫畫,再寫首曲子。如果你碰巧看過他的大部分電影,便會發現這位中國影壇的“怪才”的確喜歡在那些極度張揚個性的影片中,用上爵士、搖滾和古典等多個類別的音樂。其中最讓人難忘的,還要屬姜文在影片中嫻熟穿插的歌劇選段。《陽光燦爛的日子》中選用《鄉村騎士》間奏曲是一例,《邪不壓正》中兩度出現的《愛之甘醇》詠嘆調《偷灑一滴淚》又是一例。

《愛之甘醇》是十九世紀著名意大利歌劇作曲家唐尼采蒂的喜歌劇作品,于1832年在米蘭首演,講的是一個極富戲劇性的“三角戀”故事。富家女阿迪娜愛上了窮小子內莫里諾,窮小子礙于身份與地位的差距,遲遲不敢表露心跡,而阿迪娜的愛慕者、軍官貝爾科雷的到來,愈發令到內莫里諾惴惴難安。心慌意亂之下,窮小子上了江湖醫生的當,花高價買下兩瓶被謊稱是“愛之甘醇”的酒(其實不過是一瓶劣等紅酒),希望喝了“甘醇”,便能喚起阿迪娜的愛。

殊不知,求愛的方法千千萬,妄想靠一瓶酒便能一勞永逸的方法,卻從來不在其中。后來,因了種種巧合與機緣,也因阿迪娜被內莫里諾的執著感動,有情人終成眷屬,而詠嘆調《偷灑一滴淚》,正正出現在兩人互明心跡的前夜,男主角內莫里諾月下傾訴相思之情的時候。

《偷灑一滴淚》一直是觀眾百聽不厭的作品。有些人進入劇院欣賞這部歌劇,不為別的,正為了這四分鐘的樂曲而來。在《邪不壓正》中,這首詠嘆調出現了兩次,一次在男主角李天然(彭于晏飾)在成片成片的青瓦屋頂上飛奔的時候,另一次是許晴飾演的女二號唐鳳儀從城樓上奮身躍下的時候。一次浪漫,另一次哀傷,可說是恰切應和原歌劇中“三角戀”的故事,亦表達出這段旋律于不同語境中呈現的不同心情。

《陽光燦爛的日子》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場景,是馬小軍在屋頂上的漫游。《邪不壓正》片中,李天然同樣執迷于在屋頂上跑動,一則不停打磨他身輕如燕的功夫,二來也讓整個畫面顯得開闊,引人想及舊日青瓦灰鴿的北京城。李天然為復仇而來,幸而遇到女主角關巧紅,鼓勵他、幫扶他,最終長成江湖上快意恩仇、自在逍遙的俠客。兩人的愛情,也在屋頂上一次次的相遇中,悄然生長出來。當《偷灑一滴淚》配合李天然奔跑的敞亮畫面出現時,觀眾宛若聽到愛情破土的浪漫聲響。

單戀李天然的交際花唐鳳儀,卻沒那么好運了。她混跡情場、生意場,本是“片葉不沾身”之人,卻不想遇見真愛,并為了這份難得的真情,財富、名聲甚至生命統統都不顧了,烈辣性感,既讓人銷魂,又讓人憐愛。當她在全片結尾從城樓上躍下了結生命的時候,《偷灑一滴淚》在此時重現,又何嘗不暗示著她深藏許久卻難說出口的心意呢?

愛情面前,總是有人歡喜,有人神傷。說到底,《邪不壓正》仍是至情至性的片子,想要給相愛的人一個交代,才會在那樣混亂焦灼的時代里,用這樣坦蕩直白、不管不顧的方法,落一滴淚,談兩場愛。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739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