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起源,不同的尊重
張佳林 于 2018.07.12 13:49:26 | 源自:彈鋼琴的張佳林的博客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過去讀西方音樂史關于古希臘戲劇與音樂一節時,只知道它們源自古希臘人對酒神狄俄尼索斯的祭祀儀式。既然是祭酒神,很自然就聯想到中國人對杜康的情感狀態,以及南美狂歡節的放縱肆意,想當然的就以為古希臘的戲劇是在狂歡與放縱狀態下誕生的。近日偶讀房龍的《人類的故事》,這本中學生科普讀物中很少有人關注到的一個歷史細節,才使我回到了古希臘當時的情景、以當時的視角審視西方音樂的緣起:古希臘人是不喝水的!他們認為水是用來游泳和航行的,飲水對身體有害,不到萬不得已是不能喝的。他們以葡萄酒(和現在醇濃的紅酒不同,應該類似于超市賣的塑料桶裝野山汁葡萄酒)為日常飲品和水分補充的來源。那么對酒神的祭祀可就不是一件簡單的娛樂狂歡活動了,當“陽光、空氣和水”變成了“陽光、空氣和酒”,那么對狄俄尼索斯的敬畏就和宙斯、阿波羅無異了。而且祭祀中后來直接演變為戲劇雛形的“山羊歌手(tragos-oidos)”合唱,也并非我原先以為的農場游戲,而是一種很嚴肅的、宗教性的祭祀游行,盡管其中并不缺少趣味。

由此可見,西方舞臺藝術,包括音樂藝術,從一開始就包含了豐富的宗教、政治、哲學內容,它不排斥娛樂性,但不以娛樂性為目的。所以時至今日,西方文化體系中的觀眾,仍然習慣以一種虔誠、尊重的態度和帶有儀式感的方式來對待各種藝術活動,包括他們并不理解和并不覺得有趣的藝術表演。這也是為什么各種奇思異想的先鋒派、晦澀的的學院派、原始的遠古民族藝術都會在西方藝術舞臺上有一席之地的原因。他們把藝術和娛樂分得很清楚,并不要求從藝術審美活動中同時得到娛樂快感。

中國的音樂藝術從周代禮樂制度產生以來,就一直是官方、民間兩個系統。官方系統的音樂主要是儀式音樂和宮廷樂舞,嚴禁民間仿學。中國古代的知識分子凡是留下名字的絕大多數都是官員,至少曾經是官員,因此屬于文人士大夫的文人音樂,也可以歸入官方音樂。這些音樂是中國皇家禮儀排場以及士人修養的一部分,更多的是一種符號性的象征意義,而非技藝與情感的表達。而民間音樂則是純粹的娛樂屬性,這從它的發源地、從業者的社會地位都可以一目了然。有些文人落魄時也會參與到民間音樂創作,但這些偶爾的升華并沒有改變它以娛樂為目的的屬性。二十世紀以后中國民族音樂才成為獨立的藝術門類,但是從業者社會地位的提升并沒有完全改變整個社會對音樂藝術的態度。

在一些場合我們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中外觀眾對于陌生(并不一定是新的)藝術作品截然不同的態度。同樣是對作品無法理解、沒有得到欣賞快感,西方觀眾會表示尊重和耐心,如果有機會他們還會再次嘗試,試圖去理解、欣賞。如果還是不行,就敬而遠之。而中國觀眾往往只要一開始沒有被“吸引住”,或者和自己的欣賞習慣有所不同,就拒絕繼續了解和嘗試——不能帶來“樂兒”的表演,有啥意思!有些人還要罵上一兩句,后悔浪費了自己寶貴的時間。當然,還有幾千年來傳承下來的官方藝術體系,對于這一體系中的作品,藝術性與娛樂性都不是第一性的,但其“藝術”效果往往比娛樂更娛樂。

由此帶來從業者創作態度的不同。中國的藝術工作者可能是全世界最有“緊迫感”的藝術家,他們面臨官方和市場的雙重“鞭策”。既要內容“正確”,還要人民大眾“喜聞樂見”,如此高標準嚴要求,最后只能以犧牲內心表達的由衷和藝術品味的前瞻性為代價。以至于“藝術家”這一在西方普普通通的職業稱謂,在中國變成了一種社會地位等級的“職稱”,或者老百姓諷刺挖苦精神病的代名詞。

但愿通往真正“尊重藝術”的道路,不要再走上兩千年。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03
我就是這種人,不好玩純粹浪費我時間
此帖使用G8232提交
發表于2018.07.12 21:52:51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458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